诗五首

◎杨四五




◆修葺

愿道观拆解后,不留下我的坐台
愿我空空
退缩成虚妄中
无人瞧得的一点

绝壁当解除条索与栈道
如有人上来
便交于他想要的一切

市井尚不及江海低矮,却有千万处
置放于身后的门庭

我绝不接受退缩后留下的空隙
绝不接受这空隙被慕名而生者的塞填
绝不接受我端坐于
高处,却说出一些卑下的妄辞


◆不争

陷阱里有荡人心魄的香,一开始我不知道
我给予的
被拒绝,最后也被拿走

我失去的手,还在痛疼
我拒绝她送来的果盘
但我痴望
她曼妙的腰腹

她削好的梨,刚刚调和的奶昔
她在我背身的时候
将我抱住——我的期望,如幼年埋在足踝的钉子

现在我要离开,彻彻底底地。我知道它的跳出
是为了更好的进入


◆野花

那时候佛山的天色还不算晚,人们一个接一个
经过她小小的身体

她哭喊着,拖着零碎的部分
她不知道这座南方的小城
有十八个不用拐杖的盲人,有十八个充耳不闻的聋子

那时候佛山尚在远处的妈妈,停滞在徐徐的风中
那时候路面,空出一部分沥青,凝结着血色的黄昏


◆朝日

早晨的太阳算不得最好的太阳,至少
它没有强烈的光辉

但在早上,我更愿意看一看它
看它从遥远的地方升起

看它重复着一个又一个相似的日子
而这日子
轻微的变化着

有时候我更愿意日子是一条永不变更的长廊
太阳从来就是不同的一颗
像弹珠一样起起落落

像通红的铁球,一次次投入冰凉的水中
那时,升腾的雾气方有温度
升腾的雾气中,方有一个睡眼惺忪的人

 

◆乌镇

错误也可能是纠错的存在。比如乌镇
我一度认为
孔乙己先生寓居于此

写下孔乙己的人,也在此生活
他们在两个不同的时空
交错,别离

在同一块土地上诞生。成为一对遥远的
永不衰老的人。当我得知

乌镇不是鲁镇。没有咸丰酒店
也没有一个在冬日仰面乞讨的穷酸鬼

乌镇的天空,软绵绵的。仿佛江南
所有钟爱的事物都聚集于此

而鲁镇将其覆盖,承载着越来越熟悉的我们


2018年9月  于浙江永康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