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光线透入的小室

◎白卷



墓志铭

请为他添上
一副角,
一根灵巧的尾巴,
穷凶极恶的眼睛。
已经很难看出来了。
自由之法典他归还,
泪水也遭之嫌弃。
除了回首从前,
再也不知悔改。



有光线透入的小室

欢迎!啊,远道而来的光。
还有您,奔走的红娘。
也欢迎您。
多亏了您,
但更要感谢——
您扬起的尘埃。

指引我们的是天使,
她等候的是狱卒。

请勿拘束。
哦,请坐,听我说
没必要在家里
就是说在石头、碳和矿物质面前
谨小慎微。
人的直立行走
想必还另有缘故。

庄严地歌唱爱情,
美惠三女神都去。
那样的传闻并不可信。
而这样的事大可不必:
为了敬神,不惜
用女灶神的乳汁
研墨。

不借被子,
也不是来化缘。
请坐,让我们举杯!
——哦对不起,没有酒了
以水代酒,请勿嫌弃。
啊,光秃的四壁
和发霉的指纹,以及
小女孩儿的魔法书——尽管只能夜间,
是我们的高脚果盘、水晶杯和太阳的
籽粒。

爱神与死神同请
(——众神中数两位爱笑)
光线才充足而明媚。
吹着口哨儿,席地而坐,
草地才柔软宽阔。
这样的人家呀,
只管大胆前往,最是
好客!




牛蒡草

是的,我知道我的现实。
我毫无所觉,就像死人
生出牛蒡草来
想及着而忘却了一切。
我追逐的都是幻影,
我捉住的都化成空白一片。
要不是我是错的,
就根本没有什么实在。
我的一切都是短暂,
无物永驻,
包括我的心。




海难

那以后,遇难者的残骸
分崩离析,被冲上陆地。
在鸥鸟觅食的
无意识的海岸上生出新的
脏腑和肌群。

已是如此地疲惫
因而又不知疲惫地
去耗尽、去是——

拖曳于身后的绳索
系住了一只停驶于大海深处的
大木船,与一只无从脱卸的
密密麻麻
随波鼓荡的死结。




最晴朗的日子

在一年中最晴朗的日子
踏着黎明的曙光
踏着清晨
草地露水的哀怨
步过田野,渐行渐远
犹如一团最后的迷雾
消散

蔚蓝的天空上偶有
几朵白云,投下一片
轻柔的影子,盖向
一只安眠在五指摇叶里的
青虫,树林,宁静的山谷

尽管如此,不远处,被遗忘在
空中的电线上的一个黑点儿
无动于衷地注视着
发生的一切
已经有一阵子了。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