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

◎白卷



盘旋

好怕这一切,我们的不死……
还说着话,你还在厨房里,还没听清
电视还开着,猫在小板桌上吃饭
有时候,你在沙发里打盹儿,我想着
突然好怕!
好像现在,你睡了,我还醒着。
不是怕黑,不——是的,说到底
还是怕黑——可毕竟不是
不是这一切,不是
这里的每分每秒 鹰的盘旋
却就是在离别




五百年后

哲学家斯宾诺莎自愿躺在这里,
为了自由,他什么也不要,
情愿搬到终日不见阳光的
石碑底下,靠身体的余温过活。
慕名前来的仰慕者络绎不绝,
为五百年没吃没喝的人献上花束,
他们不为同样的命途叫苦,
却为不同的命运黯自神伤。



清晨物语

没有叮咛,没有托付,
没有祝福的话语,
疲倦的眼睛。
没踩响一根枯枝,
没震动一副翅羽。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迈着圣洁的步履,
远大的星辰
轻轻退下
曙光初生的天际。



罪与罚

有什么用?——
连个像样儿的梦都没有,
瞪着通红的眼睛,跋山涉水,
生以锒铛,死以不语,
宁是阶下囚,难为犬中犬,
做一个人,
既不伟大,又不可怜。



姐姐

我亲爱的姐姐,今夜
不要吻              
让我用你的眼睛看
用你的耳听
在你忘步的片刻漆黑中
驻足凝思,浪花悉数抛至脚下的
傲慢的嘴唇

姐姐呀,今夜
不能吻——
你扬起的下颌抬起大理石
平静的面庞,在雪白的颈上投下
刀刻般的黑暗

噢,爱琴海今夜
多么恼火——
惊愕的眼睛呀,任汹涌的巨浪拍击
高岸,席卷你——
黑大衣上的
香甜

快瞧啊,姐姐——
真是笑死人了!
瞧那个倚在后门口儿脏兮兮
瞧热闹的家伙呀——今夜是
多么地吊儿郎当——
醉眼乜斜!……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