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白

◎白卷



 

夜白

我的朋友,你可明白?
当夜已过半,群鸟都已栖林,
连乞丐也已进入了梦乡时,
再也没有人,流离失所, 
孤苦伶仃,在街头徘徊,
岁月静好如斯——
可靠的全是黑暗,
而光明空空如也。

我临渊作别的朋友,
点点梅花,一唱三叹,
不过灌铅的骰子而已。
当舞台缓缓落下帷幕,
观众纷纷起立,散场回家。

记住昨夜,小小
无量的酒杯。
别在梦里,忘情地期待,
也别置气。当一夜将尽,
城市的轮廓渐渐清晰,
街灯弃灭,
已不再将你欢迎时。

我醉态可掬的朋友啊,
当年华已逝,夜摇星散,
这一切都没什么了不起。
就算轮回的大地已吐出了
永恒的一条边儿,
那也不算什么——
来自至高的厌恶,彻夜飘降,
为了赐福于你,洁白的姑娘,
必厚厚地堆积,终年地覆盖
在崇山峻岭之上。



断章,无题

自由地踏上
喜极而泣的山巅,
穿过逼仄的走廊
步下深渊——
就像大雪纷飞的一天,
最后的斗争便是这样:
不可思议的雪花降在心头,
道尽无限深寒。



咏夏。湖畔倒影

百无聊赖的盛夏,
好想看你被人欺辱。
无缘无故
挨人齿冷,
连老实人都教你
倍受欺凌。
在百无聊赖的盛夏,
成群结队的敌人破门而入,
一个接一个被你全部耗光。
在这风花雪月的季节,
你背过身,悄无声息,
追星赶月——
打开门,毫发无伤。





唉,好想再见你
聚来散去……

那天,福波斯冷眼旁观,
夏日之王无声
坠下凌霄——
他来至阶前,出声
向你求援。你聚来散去……
我好恨你。

今天,在弗拉基米尔道上想起了你,
笑了整整一路。

想跟你说,又不想,
好在你也不会知道。
怕你一去不返,
从此变了模样。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