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败之诗

◎丁丁



奥斯维辛


别说得那么好听
别唱得那么不要脸

故乡毫无美感
家庭于我是一种绝望

让母亲诅咒我吧
“我宁愿生下一条毒蛇
“也不生下你”

我要把家庭微信群
更名为奥斯维辛


*引文来自波德莱尔《恶之花•致读者》。 




我为我的语言感到羞耻


他们在电话那端扭打
他们为一些湮没的细节辩论
 
他们在月光下举起农药瓶子
他们为自己的愚蠢欢呼
 
这场战争在两个农民之间打响
一个是我爸  一个是我妈

劝解双方停火时  我所用的语言
竟是这个国家最扯蛋那一套

“别争  有什么矛盾坐下来协商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卖淫者


她穿过偏见的菜市
提篮逐渐塞满
新鲜的桔子和芹菜
似乎一切敌意聚为友善
这个绝对正确的世界
在强调它的正确
我们连绝望的权利也被消灭


*又看电影《西西里的美丽传说》,顺便写了这首诗。




移民搬迁


从往昔到未来
不过换一段泥泞承受恐惧

父亲召唤我
为我们的失败感恩万物

我超越父亲
成为一名先锋的嫖客

我们都热爱自己的黑暗
这泥沙俱下的马路便是铁证




非常诗


空气中溢满精液。似乎有一场雨水
刚刚停止,也可能是暮色
与昏暗带来的错觉。总之我激越的渴望
已经无可挽回地沉落
像一街挂满封条的卷帘门
所有的幻想
都被一件细小的事物拒绝
除了说操,我的任何表达都毫无意义




为暴走漫画而作


这次真的报废了
估值40亿的
娱乐机器

一群伟大的屌丝
背负着他们的低俗
死于一条
恶毒的法令

“触犯英雄保护法”
屠杀者宣称后
观者一片喝彩

多数人不相信
所谓“英雄”
不过是凶手的暗语




铁丝网


一个人内心布满概念的铁丝网
高压电般
拒绝任何危险的美
拒绝诱惑的美和美的诱惑

由于不信任铁丝网
在这拒绝中
他一边奔向概念之外
一边变成概念本身




低俗之诗


这里的人们
活得过于正确
那些美丽的女人
都已从善
真理在我体内
无从发泄
在丰源市场
我只是以巨大的努力
换取失败的快感




动荡


星空平庸
灯火辉煌
安全帽
向老街汹涌

强光手电挥舞
防弹背心在身
一场宏大的
拆迁盛宴

暴食者
要在天亮前吃掉
这座丰盛的
财富之城

从道路入口吃起
再吃水电和网
最后才是
那些紧闭的卷帘门

并没听见枪管怒吼
菜刀尖叫,甚至
没有汽油呜咽
我们有些失望

历史的拆迁如此平静
我们内心更加动荡不堪




失败之诗


当仇恨与爱欲的钢绳
已经扭成
抗拒多么徒劳
战栗  抽泣  咆哮
语言失控  暴力
占据头脑  重复着
生命这首诗
不过是一堆失败的堆砌



 


返回专栏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