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苇渡海 ⊙ 诗无大道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近作选:乌西诺的初神(13首)

◎一苇渡海




一苇渡海  近作选:乌西诺的初神


过竹林


竹林里鸟儿们欢叫,像是知道光景底细。
它们不打算休息就会飞走,不一定广阔但足够
兴奋的阅历
就是这么回事儿。
年轻时我站在高楼上想,终点是虚无吗?阅人
无数将促使人趋向沉默?
这世间,尚可静下来片刻,
止于风动。有闲止于墨。
看得见竹青上湘妃的泪斑可曾见竹下贤
进化成竹子?
板桥的竹生于霜,倘若他暗叫“奈何奈何”
就生于窝囊;古典情结
让我一度爱李安,竹海真美呀,悠悠舞太极,
顺竿子往下摸,孕育这美的写真集是杀机。
遵循美是软的,把翡翠做成果冻,耶! 遵循美
是脆的,让笛音往时间深处吹,让剑影浮出
竹涛。
我其实 不爱竹子,它是我身体里的过客。
我曾把灵魂比作竹膜,那么白,那么薄,且
褶皱。像德里达说的 膜。
竹膜配笛孔,管乐出深山,死竹子还魂。
竹叶修长,鸟语短促,光阴是物质的。分解
记忆的容库,微末止于光阴。
我写下这些,止于婆娑于地的竹影。
竹影是物质的,它多像一份简稿,写在时间
反面。
用鸟鸣还不够,用世间的“复活”拨动它。

2018、11、16


行止与涂抹

“我们只有在涂掉它(符号)时才能使用它”(德里达)


丰富的野生地带
我想选取一样东西
这不太可能
可能的是我身边散开去的
野外,整体,熟悉,为我所用
但到底笼统成什么样子
我边走边脱掉外衣
这直接经验脱离了我
事物进入了冬天,经过我的眼睛
它们已消除一部分特征
瞧瞧它们那枯索模样,还在勾勒自我
如是观,仿佛我与它们零距离
但水面一下子照出
除了我这个旁观者,景致
不能自行深下去
我回转身,这是辜负自己的假动作
我是我直接经验的天敌
描述皆为毁弃

2018、11、15


糜有时


无所事事像罪恶一样
浸沁了

周末腐朽的老根

抠进自助餐的,诗艺的手
带着白蚁的信息素穿过雨雾

2018、11、11


读古罗马僧侣呼名之术
(兼致流年)


失去的数十年
不能轻易说垮掉
我宁可说居留之地:那循环着
从陌生到熟悉再到陌生
的地址,分摊了我
那总也不能穷尽的地貌,那
草木和草木之上掠过的光影
那无尽分岔的路和它的走兽
那聚拢着人烟的抛荒和收成,阴阳
转换调配中的冷面和热心
不在任何公议的体制中 也外在于
我的意愿,得体地分摊了我
我如此宽心:我肥瘦相宜的锦衣
将散逸的我覆于有名无名的地址
我的韶华不是招领的失物,它如此
实有,像我在乡间畦垄见识的
金色麦草覆着的温润籽实
我在一把虚岁里惊异这年华之实
我屏息凝神,我行在途中,从
欲念到行止的换季里我看到
我的身形没有一点破损,我有了
新的交谊,我想起那些被分摊出去
的我,泥草一般在泥胎的总和里
幸存下来;神,有了寄居的规格

2018、11、7


乌西诺的初神


如果一棵树救了你
它就是神

如果一刀砍向地面,冒出
血红色水柱,你饮了提神
水柱就是神

这瞬息,这片断
如闪电击中云的鼓,不带人格

方生即灭,令人惊诧
那时语言还不是土地,还
没有同情的素质

2018、11、5


上岸
——向人类学家伊莲-摩根致意


陆地生活久了
以致我们不知道从哪里来
我们脱毛了,脚蹼消失
皮下有了脂肪。我们的泪腺
像大象的哈氏腺,从海鸥的
鼻腺中认出泪状液体,都有咸味
我们直立时抖落了海魂,在后退中
看见海洋澎湃着最深的恐怖
而巨浪之下曾是我们广阔的猎场
是我们嬉闹撒欢的故乡
我们无法还原那永逝幸福的离别
就像大象,一经返道陆地丛林
就不会与它最近的表亲海牛相认
我们惊异于人与猪的相似度
伊莲-摩根说人皮与猪皮的厚度
相当,都有丰富的弹性组织
温斯坦提到二者所含蛋白质
基本相同,似乎要公正地揭示
人与猪曾来自同一片水域
合计了在某个神圣时刻上岸
当我们看到食人者把人肉称作
“Long pig”,我们会意地笑了
我们从来不知道自己是谁,为何
脱毛、直立,为何有泪腺
勉强品出猪肉的味道和人肉相似
没有什么野蛮值得我们深深敌意

2018、10、31


横断山脉
——向赫伯特及克里特岛考古致意


从前我在山脉上追逐神
像一只母羊

追逐它养子
从前,羊先于神涌出山川

神在石洞里冰冷瑟缩的模样
令人唏嘘海底隆起过一轮胎教

旷日持久的剩余
直至巨石下山

祭司出现
每个祭司都呈现山脉的横断面

我以母羊的眼神厌恶祭司
看见幼年神

擦过祭司那面颊的双刃斧
除了巨石阵幸存别无下文

2018、10、17,10、29修订


杂诗其一


价值结成球体联盟
球体就是你身外的寂寞

球体自动解散
外部的你,得以重新估量

2018、10、9


生津诀


无数时代我已走过
深蹲的石狮布满刀伤

一个提气王朝的孔雀拼图
你体内芦荟的三声欸乃

2018、9、10


夜露


黑夜,睁开眼睛的夜露
躲过雾霾,来到地面上

地面冷却得快,古老多么容易
信息素的丝弦上,露水的身子颤动在罔顾中

2018、5、15





鸦在雪中洗澡
怎样的欢乐,一身黑蹭雪

雪沃黑泽
看不透雪是天国的雪 因而羽毛就是本质

2018、5、11


致敬 -波德里亚


当我落单
“上帝因偶数而愉悦”
当我寻找一个玩伴
他已属于昨天,或新的一天
的心经
当我实在富力,男性的身体
急于生产
应和着不远处加工厂的暴脾气
你,让-波德里亚先生
从原始的等价交换中走来
出示镜子中的耗材
告诉我最充分的价值
就是不留残渣

注:引言出自索绪尔。
2018、8、13


致敬 保罗-策兰


不能与你们共语
这是语言留给我的遗产


鸟烧焦的痕迹
也是丛林狂欢的形式
那时,你自由了,拖着疲惫的身子
看交通地图,丢失了双亲和祖籍
你为上一口气和下一口气的停顿
而写诗,音节总是羞愧难当
仿佛一旦物如所是,每一个音准
都将斩断一个词根之乡
靠近栅栏,风就是唯一的耳语
但已闻不到荷尔德林那神圣祭司的口气
倘若栅栏有一个
把光撑得像棉线的内侧
向着亲爱的你放长的身影,风
或许也是我的助听器
不要说时间过去了五十年,或更久
不要说保罗又加了一条子午线:毕希纳
给德语的预言是确切而不幸的——
女士们先生们:“这个造物‘什么也没穿’”
作为一个等式,它也是东方的,我的
并终究是诗的:“这一次
艺术以一只猴子的形状出现”
在丛林出于对野蛮致敬的生长中
钟表和日历是什么?哦
是禁忌

注:引文出自策兰《子午线》。
2018、8

作者简介:一苇渡海,本名查耿,生于六十年代,中国当代诗人。八十年代开始诗歌写作,新世纪兼写诗歌评论,发表作品近四十万字,入选多个选本。著有诗论集《万籁诗话》、诗集《再见,诗歌史》。曾编辑国际合作诗刊《诗东西》2013年度论坛年选(见《诗东西》九、十期合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