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沙集1230-1247

◎秦匹夫



泥沙集1230:出于热爱光芒的本性

下午一点多。我决定去买米。自己造饭
两点。在阴沉沉的厨房里
这里也兼操作间。在一堆破烂皮鞋中间。我闷头淘米
突然地。太阳出来了。金黄色的光射进来
鬼使神差地我竟抬起了灰败的头。浸进光里
长久的站立后。发出了一声模糊的呻吟

泥沙集1231:生活让我不得不严肃

生活让我不得不紧绷起来
双手各持一件粗重的家什。日夜提防着
早年还好些。手里随便操起一件
扁担或者锄头。随便挥舞两下都能将它赶跑
现在则不行了。现在我替人修鞋
手持一柄小锤子和一根亮晶晶的针
从早忙碌到晚。依然不能把它击退半步
因此。我不得不严肃起来
不得不认真地。沉着地
紧紧地盯着它。思考一些对付它的计策

泥沙集1232:启示录

河里涨大水时
很多人到河边捞木柴
有一种捞木柴的工具叫抛钩
有一次一个人把抛钩扔出去
勾住了一根大木头
但是水太大了
他自己反而被木头拉着跑
后来拉到了水边上
他想把抛钩扔掉
可是由于事先把绳子绑在手腕上
绑得太死了。一时解不开
结果被拉进了河里淹死了

泥沙集1233:正直的人只能和正直的人来往

有的人很曲折
不能一下子说出心中所想
一个念头在心里面千徊百转
急得他面前正直的人双脚直跳
还有的人一走上来
二话不说。劈手就抢
正直的人茫然摊着双手
――你这是做什么
这些人都不能交往
正直的人要和正直的人交往
两个人见面
既不客气也不抢夺
非但如此
其中一个人遇到了危险
另一个立马飞身前去抢救

泥沙集1234:光棍节之万事不求人

伸了个懒腰
头摆动时瞥见
自己露出的一截腰
光滑。紧致
并且颇有曲线
忍不住摸了一把
产生异样感觉

泥沙集1235:为了活下去。人们默默地摧残着自己

人们默默地摧残着自己
用砖头用水泥用矿石
把自己笔挺的身子压弯曲
用汗水用喘息甚至用血
把自己搞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为什么啊。我曾经也这样摧残着自己
一遍一遍地。慢慢明白了
仅仅是为了活着。尽量
有尊严地活着

泥沙集1236:呷啤酒

干完了一天的活
坐下来时。天色已是黑沉沉
街道上偶尔传来的
车声和人声。遥远又轻飘
但总的来说。还是活干完了
无负累了。轻松下来了
且又举着一罐啤酒
呷一口。又呷一口
啤酒真好呷呀
边呷边打嗝

泥沙集1237:一个人孤单久了

一个人孤单久了
在外援久久不至的情况下
在求生的本能的驱使下
就会激发沉睡的潜力
就会莫须有地创造出一些东西
因此他。身形萧索
甚至是。蓬头垢面
但是并不难受
反而是挥舞着手臂
眼里闪烁着喜悦的光芒
对着一块石头
激昂地发表演说

泥沙集1238:每天有许多的事情要干

每天。有许多的事情要干
但是一坐下来。这些事情又慢慢地消失了
它们曾经围绕着你。纠缠你
但是现在。你生气了。去你妈的
你一屁股坐下来。你不想再和它们玩了
结果就出现以上。这些事情
悻悻地消失了

泥沙集1239:有些人八点就来拍门

天气越来越冷了
常常一觉睡醒日头已高照
在日头刚升起时
也就是八点来钟
有人就来拍门
啪啪啪。老鞋匠快开门
我缩在被窝里迷迷糊糊
睁眼看见金黄的阳光洒满屋
恍惚听成了咚咚咚
皇上快早朝

泥沙集1240:丰收者的下午

连续工作三小时
灵巧和勤奋为我赢得了
不菲的金钱
看着抽屉里蓬松的纸币
如同农民高高的谷垛
丰收了。我感叹道
不顾手上的油污
我抽出一枝烟点上
青色烟雾从我头顶袅袅升起
多么祥和呀。多么安宁
我想唱一首歌
作为丰收者
我有资格放声歌唱

泥沙集1241:哆啰啰。冷啊冷啊。去搞白酒喝

冬天刚到
我还不适应穿
太厚的衣服
也还没有生火
非常非常冷时
站在门口。抄着手
剁一会儿脚
突然灵感一动
转身关门
一边关门一边嗑着牙巴
嘴里念念有词――
哆啰啰
冷啊冷啊
去搞白酒喝

泥沙集1245:我已经慢慢有了中年男人的沉稳

听从母亲和妹妹的教导
我开始务实。干活。赚钱
在夜里我早早地睡去。以积蓄
第二天干活所需的精力
我只饮少量的酒。以缓解
膀子和腿键上的酸痛
密集的劳动使我根本没办法胡思乱想
因此。我的话越来越少
傍晚。当我停下来。坐在那里
我还不能够完全舒展。我的身上
还携带着劳动时的余威

泥沙集1246:深秋景色

十月初的这几天。天一直阴沉着
我整天坐在昏暗的店堂里。干活
有时也直起腰。看看外面
外面的山上已是深秋景色
一些树木已经光秃秃
一些还披挂着薄薄的一层黄叶
傍晚。一些吹过它们的风从山上下来
涌进我的店里
当我直起腰。站起来
这些风过来吹着我的裤管
发出吹动黄叶时的
簌簌之音

泥沙集1247:故事

小时候问妈妈。什么最好吃
她说饥饿时。然后讲了一个故事
故事里帝王年幼时为丐
某日黄昏。饿倒在农妇门前
农妇熬了一碗苞米粥喂他。丐如食仙珍
后为帝。思此粥。往寻
农妇复煮之。则无往昔之味矣
不解。问。答。彼时饥饿。故好吃
妈妈讲完。我还不太信
直到后来出门受苦
有一次困倒在马路上饿了三天
第四天去吃一碗白水面条
香甜无比。果然人生大享受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