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峙·贰(十首)

◎德乾恒美



镇静剂
 
马戏团的印度象被激怒了
几个驯兽师
手持碗口粗的铁链围着它团团乱转
看台上的达官贵妇发出连连嘘声
嘲笑狼狈不堪的驯兽师
也为发了疯的象有如此漫长的
不依不饶的反抗而虚惊一场
这头象似乎已经忘记
像数不清的上一次一样
被皮鞭抽打得血痕累累的记忆
 
马戏团的铁链差不多
都捆绑在它孔武有力的四肢上
耷拉下来的耳朵和树一样粗的鼻子
也被链子一匝又一匝密密捆绑
算上团里的伙夫和洗衣工
杂七杂八十来人也没能驯服住
这头满身是血的畜生
人们嘘声不断,孩童的尖叫声
快要把篷顶掀翻
 
慌乱之际
在观众席的斜梯上
跑下来一行保安模样的矮子
他们欠身端着来复枪
在人群的最前面站成一排
颤巍巍地朝向舞台的中央
扣动扳机
砰砰砰……
几声枪响
那头刚刚发了疯的印度象应声倒地
 
广播里传来节目司仪
慷慨激昂的声音:
“大象已经被麻醉枪击倒
请各位观众遵守会场秩序
文明有序地依次退出
对今天带来的失误
我谨代表团长表示由衷的歉意
我们发誓,下次为大家带来
更为美妙的来自南亚丛林的
巨象风采
场外我们还为每一位观众
准备了一份精美的礼品
是的!一盒精雕细琢的象牙饰品
那是我们不远万里从南亚热带丛林带给你们的
希望你们喜欢,谢谢!”
 
说完话,人群渐去
男司仪在舞台的中央
礼貌性地环顾四周,并一一鞠躬
 
 
抵达
 
现代人通过技术抵达了印度
我所说的技术无外乎
拉维·香卡弹奏西塔尔的纷繁音阶被程式化
戴黑框眼镜的蜜桃臀女士
手持印有呼吸频率和深度
影响心肺功能各项理化数值的健康手册
而蜷缩在我们脊柱内的蛇吐露红信子
在季雨和香蕉将要落下与成熟时惊蛰而起
 
我搓完澡,打开窗,再打开唱机
在这个闷热的下午,一身湿漉漉
对着和煦的风怀想负笈经卷的僧人消失在辽远处
 


果壳
 
轮椅上
耷拉的脑袋
像教堂
高悬的时钟
除了睡觉
他的子民
分秒必争
轮椅下
藤蔓分蘖
聚合的能量
向上攀缘
直指天空之核
他虚构的肉身
像热带丛林里
精致的佛龛
安置在菩提树下
专事冥想
 
 
垃圾场
 
起初
你扔了一块
割下来的肉
它们围着它
营营逐逐
直到腐臭
弥漫开来
招来更远处
更多的
它的同伴
腐肉化为
蛆虫一滩
仍有无数
黑暗里的
暧昧关系
向它靠拢
  

繁殖
 
题记:他们的危险,具有从共生客体的“视角”得才能看得出的悖论特质和矛盾性。
 
1
 
他们过度繁育
不同的物种
起初是番茄洋葱胡萝卜
后来还可能是
棉花大豆和鸦片
 
2
 
面对越来越多的
五花八门的动植物
鬼和精灵
他们选择山羊小麦
和倾斜的风
把对黑夜和高山的
敬畏与恐惧
通通堆积在
某个物种的体内
对它膜拜
甚至
另辟蹊径
抟造出
人魔鬼样的偶像
 
3
 
他们按照
密令般的标准
繁衍的后代
被疾病和无休止的意外所困扰
直到发现家庭——
精神的原乡
身体的庙宇
宗教的种子
道德的嫩芽
这人类受困于
现代重重雾霾里的和风雨露
它有它的地方标准
也有国家标准

4
 
混沌之后
他们开始自觉地进化
他们身体的
不同器官
在不同时代
不同程度的
变得硕大
或藐小
人类上万年的
思考和多虑
带来了
为盛满脑浆
胀得肿大的
脑袋和生殖器
他们厌倦劳作的四肢
枯藤一般
徒有其表
 
5
 
因为拒绝生育
她们腾出阔绰的时间
开始学习
熬制草药
缝制衣服
纳鞋底
炖老母鸡汤
读经习字
临摹文人画
再豢养一群猫狗
还有——
她们越来越老
就会越来越记不清的事儿
 
6
 
古代的星河
盖住孤零零的屋子
一条绿鬣蜥
夜色下爬行
它发现自己的眼球
被移植在
闪烁不停的房间死角
 
7
 
大湖泛滟
柏油路滚烫
铁丝网被拆得稀巴烂
 
骨瘦的欧拉羊
低头啃草,它们不时抬起头颅
望向远处,眼神孤恐
 
风吹草低
一条南美鬣蜥爬出高地草丛
伺机划入湖岸浅水

 
普通话
 
在帝都待久了
竟然忘记了乡音
他得努力往上爬呀
就得学一口
字正腔圆的北京话
皇城根脚下
就要会讲一口
流利的北京乡下方言
最好带一点儿
周口店山顶洞
附近村落的调调
让人以为他就是本地人
让人实在看不出
任何南方或者
大西北的蛛丝马迹
如果再细问
他还会杜撰出
正黄旗人士的龙脉
不是黄金家族
就是叶赫那拉氏


欧冠球迷
 
果羌1:0
夏加2:0
马可2:1
黑人3:1
以上是2018年欧冠决赛赌球比分
当然,我们赌皇马赢
在场上比分还是3:1
比赛就剩一分钟时
C罗跑入对方禁区
正欲轮脚射门
旁边却跑来一球迷
我说:“那个跑进来的球迷是不是黑人?”
 
 
碎片
 
有些歌
破锣嗓
不堪入耳
就像Bob Dylan
嘴里饮弹
忽而不在音准
惟其如此
才知歌手沧桑
那刀片划过喉的痛
是歌手的呼吸
是对远去恋人撕心裂肺的哭腔

 
惯于隐藏

因为追逐
狼落入猎人精心设计的洞
为了防止人类投毒
它们训练牙齿,训练胆量
在暗无天日里,学会吃草根
成为草原庞大的分解者
它们适应天地,解析人类的权谋 
避开老天的锋芒
当霜落草叶,大地苦寒
它们钻进土里
在地下沉睡


苦难的故事

一路顺畅
念完国民教育体系的孩子
这些粉嫩脸上长满胡须的巨婴 
在探讨黑叔叔苦难的布鲁斯音阶
改良黑姐姐递给黑弟弟的宽大衣裤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