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沙集1218-1229

◎冯青春



泥沙集1218:当我生命的最后几天

上午。我感觉到。右半边面壁
隐隐作痛。似乎是牙。又似乎不是
冷风吹着我的裤腿。以及
我正在摆弄着的。赚不了几块钱的
一只破鞋。使我做了最坏猜想――
这也许是我生命的最后几天
在我的修鞋铺子里。在秋寒的浸漫中
我将仍然瑟缩着。向往着
度过这几天

泥沙集1219:当我意识到

当我意识到。继续保持正直
和尊严。无法获得以后
我放弃了。从曲折产生的幽暗中
我退出来。像多年以前
有一天下午。我从矿洞中
退出来。拖着疲惫肮脏的身子
站在。明亮的地面上
风和阳光均匀地拂过我
舒服啊。使我顿悟
――做人当如此
然后去澡堂洗干净
毅然离开了这个鬼地方

泥沙集1220:天狼星上

天狼星上看地球是一粒尘埃
地球上看天狼星也是一样
那么。地球和天狼星都是尘埃吗
当然不是。它们都很大
至少人寄居其间。非常大
那么人是尘埃吗
也不是。人是个奇异的存在
它一会儿和星球比
一会儿又和尘埃比
但是它。既不是星球
也不是尘埃

泥沙集1221:酒有灵

酒有灵。饮下后
在百骸中涤荡翻腾
隐隐要取代我
我讲。不行。你退下吧
起身把残骸拖到床上
收拢。蜷起来
现在我要关闭国门
把你驱逐出去。我说
所谓关闭国门
就是呼呼大睡
酒之灵则不知何处去矣

泥沙集1222:下雨天我站在门口

下雨天我站在门口
呆呆地不知道看着什么
街上没有人。天上灰扑扑
那么我的心情。就要
这么暗淡下去吗
就要这么瑟缩着。立于门首
无端地任由冷风吹拂吗
凭什么。我抽身进屋
翘腿坐着。点一棵烟
心中豁然开朗

泥沙集1223:无聊的命运

有一个黄昏
平庸。暗淡
是他的无数个黄昏之一
不出意外。片刻后
这个黄昏将消失
如同他的无数个黄昏一样
将永逝于他的浩瀚之河
然而鬼使神差地
他突然眼皮一动
在这黄昏的身上注视了一会儿
然后念出一段咒文
――以诗歌的名义
――使你闪光
――使你永铭
――并赐汝名
――2018年
――11月5日
――黄昏

泥沙集1224:卧床听雨。又突起饮酒

夜深人静。秋雨涟涟
莫名想起寒雨连江夜入吴
在古代。这时我可能
正在古寺读书
也可能大字不识
但是突然推开大脚妻子
起床来到屋外
坐在漆黑的檐下
呆呆地不知道看着什么

泥沙集1225:如何修好一双鞋子

如何修好一双鞋子
我琢磨了整整一个下午
我反复查看它的伤情。反复推演
有几次。从禅定般的沉思中
我醒来。提出了大胆设想
但是天色渐渐暗了
鞋子依然摆在我的膝头
它的狰狞的伤口
依旧使我无力
疲累中我不禁有些愤怒
站起来。心里面对着自己咆哮
――你真是。枉为鞋匠

泥沙集1226:将进酒

7。8点钟是个尴尬的时候
下雨天。没有客人
打烊的话。天时尚早
继续枯坐又非常冷
踟蹰中。想起山上今日下雪了
由此又想到。很久没有喝白酒了
遂果断关门。打酒去
且借山上雪
饮它三五杯

泥沙集1227:昨天冷

昨天阴。非常冷
我坐在屋里筛糠一样的抖
开始以为身体出现毛病
后才恍悟。是没有穿棉袄的缘故
今日则晴了。金黄的阳光洒在门前
暖融融的照拂着大门
舒展中不禁忆起昨天的冷
似乎也不那么冷了
如同吃饱喝足
想起饥饿时的丑态
不禁有些好笑

泥沙集1228:洗了几双鞋。坐下来

洗了几双鞋。坐下来
坐下来也是抽烟。发呆
曾几何时。我多么兴奋啊
每日干着这些琐碎肮脏的活计
即使是乏累了。心里面也轻松快活
但是现在不行了。仿佛一下子
说不上是哪天。突然就萎靡下来
就像一个长跑运动员。冲过了终点
又向前奔跑了几步。终于慢慢停了下来

泥沙集1229:孽缘

想起她还在远方
还在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
我担心她。她也正在担心我
你为什么还不来
我这样问她。她也正在这样问我
我想你了。我说
我也想你。她说
我们会相见吗。我这样问她
她也正歪着头这样问我
整整一夜。一夜又一夜
我们就这样坐着
隔着遥远的虚空
相互看着


返回专栏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