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声2015年诗选

◎泉声



二月二,或双头山
一一给森子

春分,我们却相聚
丁字路口。一个少年站在耙梁上
他父亲牵着牛,旋转指纹
打麦场西,两只小羊羔
真想亲,它粉艳的唇
跟着老寒羊很快也会吃草
后来去的山坡
很小,路都没有
可我俩继续走。少了局限
就要为自由付出
一片长满白草的斜坡,合适坐卧
回望,聊过天的夫妻
女人又在撒肥,男人蹲着看犁
吸烟,时淡时浓
的油菜花香。在山顶
我们取走美丽,也搀杂一些败笔
田园哦,若干年后
不会是终止于遗忘
石凹里的水,好少
但谁说那些皱纹不是波澜
在小跳虫眼里
别把远拉近,所有的大美都具有包容
下山时,我们回头
看到一棵老柿树
逆光中,如同你在生宣上
刚刚画就
2015.3.22


阅读

办公室没有了别人
我开始读布罗茨基
这可是违规的事。读他《喝茶》
完了又看“……浴室瓷砖
包围你的软问题。”
我在想管它哪来的瓷砖
都可以。隔几行看到“中国佬”
呵呵,这老头
知不知道我们称他们“俄国佬”
报复心理?门开着
沙发上不能久躺
42页打印纸举一会有点累
想起有人说再棒的人也不可能把一根羽毛举二里
有些东西需要慢慢品
不急。放下又拿起
黄灿然:好诗实际上没有标准
好诗与坏诗纠缠的
满有趣味,借杜甫说了一段事
文章不长,精彩处在
结束语
2015.4.20


缆车上的谈话
一一给雪封

也许你不知道
上山时,我一个人乘坐缆车
和谁说话?还记得
有一只山雀,很小
飞走后,我的心随着岩石上的枝叶弹跳
怕呀,怕被悬空
唉,我一个人
看天,或平视
也许默念过“主保佑!”
“阿弥陀佛!”
记不得了。但一定诅咒过“万一”
排斥过,总是适时出现的
“命悬一线”
安慰过自已。据说
能承受一吨的钢丝绳
只让它负担一公斤
你知道吗?我前面的玻璃罐
是两个女人的背影
她们的头发
一长一短。平衡,互补
看样子在交谈
但我听不到,也猜不着
所有的话语其实都已跌入峡谷
即使撞击到岩石上的
对了,你说那历史墙
像不像回音壁
2015.5.2


五月山中

这首诗的结尾
应该是一处悬崖。而他目前
可能是一条斜路
一片迅速滑擦山脊的暗影
起伏的绿色
众多的词语
深潭,老树,古寺,垭口
可能是正午或黄昏
瘦石上蹲着的一只鹰
可能是青苔一块,形似某张地图
天阴,天晴
可能是风声也可能是雨声
可能仅仅是无聊的一瞥
两个空洞。可能喧哗可能宁静
可能是花椒刺上的吊死虫
可能是一只边飞边叫的斑鸠
(这不可能
你看到的时候,是在下洼村东快走)
可能是一个空腹的蜜蜂
可能是折光
斜视在金柴上。可能
一平方米范围
两棵枝叶越过领空的栎树
窜出边境的刺玫或野葡萄
蚂蚱串,节节草
尚未腐烂的陈叶
可能在看山,动?或不动
变幻,不止在这首诗中
哦。即将悬空
2015.5.17


在郊外的夜色里

多年来,我在小城的散光中
忍耐。时间脱落
逐渐露出平淡

如今,像听不太标准的普通话
任他在纯粹间
如墙头草

我半躺着
一堆新收的油菜棵
听夜布谷,很容易倒回些时光

捣乱的小虫正好
让我往返
月芽待的云窝不一定比我自在

我已坦然,面对一束
骑大功率摩托车的盗猎者,头盔上的光
仅仅是以手遮挡
2015.5.24


花瓷

这是一处烧炭场
正午的阳光下,三个鼻子型泥窑
其中两个冒着烟
是的,不见卖炭翁
“伐薪烧炭南山中”
环境有点像,但这里是挨着小村的堰滩地
不大也不规矩
胡乱的堆积些树段、根
靠山脚,搭一顶帐篷
帐篷口有个塑料桶
不好意思去看,里面有没有人住
整个炭场确实
“满面尘灰烟火色”
场地正中,折叠着的新纸箱
足有一人高
上面的韩语,有几处酷似涂着口红的唇
一圈子围着火锅的嘴
哦,那地方与这儿反差有点大
但也用不着
“可怜身上衣正单”
因为麦收季节
也不全因为。不会有“晓驾炭车辗冰辙”
那样的年景已经错过好远
好远。烧炭
出口,换外汇
要不了多久,也许他们就能开上“现代”
“牛困人饥日已高,
市南门外泥中歇。”
的画面,不可能重现
“翩翩两骑来是谁?”呵
我们只是两个散游人,巧遇
结果相似而
过程,却有着不一样的搀杂
这或许像我们之前看到的
花瓷的窑变
2015.6.9


观鲁山花瓷

我停留在一个四系罐前,
直到三天后的今天。我相信他的旁边,
是一小岛,因为我看到白沙,
和黑色的岩石。

我不懂音乐,但是我喜欢,
击鼓女人的舞蹈,和她露出裙裾的小脚。
刹那,一只喜鹊落在梅瓶上,
等待着,伸出枝叶。

意外,叠加着意外。
我一个个的看着,底座、上口、腰身。
看着脱陶之象。重新掂量,
笨拙、古朴、典雅。几个词语。

(给留福)
2015.6.10


哑巴桥

他从之字型的山路上下来
放下十齿耙子,双齿撅头
和我们一样坐在水泥桥栏上
一个哑巴

哇啦哇啦,比比画画
先是用两个食指在脖子下画一根绳子
上吊?接着双手刨挖
掩埋。看似动作简单
但内容好象复杂

等到三遍,我们猜
十有八九是他亲人,要不就是邻居的事情
其实我们更像
不会说话。一个哑巴
如干沟里的风,漫过了桥
2015.6.11


吊桥

散步回来,我把吊桥写在纸的背面
不加符号,他还要延伸
“我要通过他,选择无风时候
真想绕道,可是太远”
妻子手握遥控,但不怎么用
“假如山体。像一对舞动跳绳的人
突然松手”。她拿起我的手机
听张火丁、于魁智的《武家坡》
那拉琴的和王宝钏像姐妹。有点
都是短头发。她叫王佑君
天津人。张火丁是白城的
于魁智呢?她问
我说不知道。“山盟海誓多去了
谁能保证,那山体不会突然松手”
停住吧,妻子说
看会儿《出轨时代》。她过完生日烧完照片
坐在外国街边,大排档点菜
一张弹吉他的大胡子洋脸
占了整个屏幕。然后
是模糊的世界。“我要通过他
选择无风的时候”
那旋律只是背景。大概
十多年零十多天的婚内生活。闪
再闪,一些片段
每一个值得逮住的过去的镜头
好象她说,也许是画外音
消解痛苦,最好的办法是混迹于陌生人间
后来在沙滩上,她遭遇突然一击
的幸福。大概
熄灯以后,我接着想
“假如山体,像一对舞动跳绳的人
而某一方,突然松手
我真想绕道,可是太远”
2015.7.12


去仓头途遇四川女人
一一给森子、永伟

这是个没有阴影的下午
三岔口的凉棚里,一张柴床
坐着一个四川女人

她来这里应该是上世纪七十年代
她的回答印证了我的猜测
富也远流,穷也远流
的婚姻,让这位头发全白的老人
大半辈子没有回去

床头的电子秤,等会儿
要称你们采摘的灰子
而这时能否称一称,她的艰辛
思念。竹席上的薄被
全部的苦难,是否可以捂严
挂在横梁上,厚厚的一打红色塑料袋
装得下所有日子吗?

越来越潮闷的空气
她说,像老家的梅雨天
我顺着小路望过去
一层浑浊裹着坡地,花生、玉米
树木、野草

几里之外,有一条大船
真想把她送回
可惜上面装满了文字,再也捎不上一个
四川女人

注:河南省鲁山县仓头街,形似轮船地貌。上有仓颉祠。
2015.7.24


盘扣

车轮碾过白云
浑黄的水坑便没有了可看之处
如果遇到下一个
我就会绕着它走,实在躲不过
还可以搬起自行车
踩着路边的杂草
不能再扰乱小小的一方平静
我有的是路可走
已经过了三个十字路口
之所以一次比一次选择更窄的路
是期望能给我带来
宽泛的回应。就像上次
几只蚰蜓
盘成一个美丽的扣
2015.8.2


露水集上

在集市的末端
我遇到个女人。她的面前
一个朱红色仿泥塑料盆
轻蠕着脱去羽衣的蝉

太阳还没有出来
我却看到它们一个个在小片的亮地儿
紧紧的抱住自己
没有了尖叫,或已过去
只剩下数不清的无望
疲惫、敌意

此刻,我就像一只野蜂
用复眼盯着她
指望从她脸上找到些什么
除了未退干净的夜色
和,浑身的露水味

我只好跳向另一端
带着她,一起飞离
去往一个类似冬天的村庄
去往一个阳坡,老柿树上
朝北的一枝
2015.8.11


七夕后的第一个早晨

我蹲靠着一块
类似神秘插图的卵石
燕子在电视信号线上
不断的调谱
笼中鸟语,好听
但不懂。与新诗有着经典的共性
知了,像
只剩下一根细弦的小提琴
始终在高音部
这么多云朵,没有一块雷同
如我做过的梦
一只麻雀,石子般从五楼坠落
好久没有看到
喜鹊了。应该在返回途中
等吧,等到冬天
它们会在积雪的麦田里
到时候,我就重走
一条灰色的路
2015.8.21


菜香园夜话

在封闭的包厢里
我们自由出入
内心的栅栏。任时间调度
可以逆行,可以纵横
可以一直晃荡在搓板上
尤其是半斤二锅头过后
就那么几个人,每人都有一张无聊的票
最好的菜,说
还有排毒、醒脑的功效
醋焖茄子,一时开不了窍
追不上冻跑的驴
石磙在烙饼上碾压
萝卜、莲菜,布罗茨基
被时间挤扁后。只剩印象
一群土鸡,迷失于自己的竹林
前边小巷,延伸出虚线
帮你找到诗的韵脚
车灯扫过,你让蓖麻认出
已经是隔年以后。这时传来
醉心花压低了的
几声咳嗽
2015.8.27


9月15日下午在沙河北岸

宽阔的河道,更像是沼泽
一条几乎断流的河。羊群在浅草区
轻移。芦苇和水草
往纵深处交错,看似相安无事
任由白鹭、斑鸠、燕子们
来来去去

秋天了。一些事情开始明朗
需要一次清空
疯长了一个季节,也该收拢
平复

落叶,衰草
有时会有一两滴显得无奈的露珠
但仅仅是无奈,不是妥协
是一时找不到支点的间歇
犹如被石块压住根茎的草,在泛黄的下半身之上
依然争取到墨绿

落日中的河道
要不了多久,水面就会不断抬升
最终像一张白纸,端放在
空无一物的写字台上
2015.9.16


临沣寨
一一给臧棣

你们走后,朱家老宅更空了。
比,从拴马扣上解开缰绳的最后那匹马
走的还远;比羽状的烟排
散的还快。

你们没有走圆的寨墙
还等着你们。它不是“c”字形缺口
永远无法弥补。

整个村寨会越读越厚。
那么多的门窗,豁口
不是一方红石或几块青砖样的书
就能封堵。

你放心,已经没有敌意的寨墙
不在乎你一次又一次投枳,反弹
一首首不错的诗
期待着从洞开的正门再一次进入。
2015.9.22


菜园

坍塌的老宅恰好
做了围墙
四周是些丝瓜、梅豆
紫色和青色的月芽
压井,小水沟
均等的长方形
辣椒、茄子、葱
前些时还有花生和芋头
空着的松软的土
某种期待。仿佛不是为了种菜
而是展示
而是证明他的手艺。或者
还有某种隐秘的情结
或者只是喜欢无中生有
如果他写诗,一定会
准确、新颖、干净
他甚至用几片镜子
让阴影享受折光
在乡村,房前屋后种菜的不少
可像他这样
痴迷于精细的不多
我时常见他坐着小凳
拿着挖铲
除草、松土、捉虫
旧草帽挡着他的脸
看不清年龄
也许他无力复原
只能在老宅中不停地劳作
做到极致
给自己一个虚妄的交代
2015.9.28


仰望与俯视

我在苏轼的一首词中
看明月。米沃什却不停地在耳边念叨:
“人不应该喜爱月亮“。

我一直习惯仰望。唯有昨天
从山坡上下来,
在一座七星庙前,俯视过一眼老井。
2015.10.1


梨园
一一给永伟、罗羽

一个空了的梨园
更让我喜欢。安静地等着冬天
时间,不紧不慢
陪着我们,陪着每一根细枝
像园主一样
但我会用另一种方式
包裹,每一个梨
不让它褪去黄色,香气泄漏
虫蛀,和倾刻间苍老
不让它远离。模仿他们
约三五知己
在园中的空地上。饮酒
漫谈。如微尘般扬起
落下,话外之音
偶尔像潜游者,不时地把头昂出
对着内心的山谷狂喊
倾听受伤的方言
好了。酒杯不停的外溢
踩着梯子的横梁,爬上去
只是我的意念
2015.10.7


鲁山西部行(二)
一一10月17一18日与森子同游

阳光照在桐油树上
籽粒的火把。年纪尚小
黎明前的那条路并不宽敞
坡度与弯度,合适徒步
线杆顶端的麻野鹊
能否看出或听到,你河南省的东北话
或者它可以作证
这山水树木是2015年的深秋
不是唐宋元明清
或者麻木如我的右腿
如散文。而诗是腰椎间盘突出

搭车的少女,在十多分钟以后
语言节俭、干净
略微的翘舌音,像一朵野菊花
而玫瑰园,只是路过
那儿不是水坝,不是高速
不是省道,县道,可能是便道
土堰上三棵老柿树
分别是牛心、羊奶、树杈红

铁栅栏外,还有一片葡萄叶
被月牙吃掉
2015.10.21


10月25日,下午

在南沙河的长堤上。
我借助雨雾,隐身了四十二分钟。

与多年前风雪中的朋友打了个照面,
随他们去吧,槐树林外的村庄。

之后,我看见几个人赤裸在沙堆上。
哦,塑料的。

他们已经多次死亡。一处靶场。
其实还活着。突然

从黄杨丛里飞出的野鸡,
是否有告密倾向?

它飞往对岸,我视线以外。
羊群的祥和足以冲淡牧羊人的孤单。

众多卵石,
放心地安卧于深秋的河床。
2015.10.27


沙桐
一一给程一身

那晚,你犹如一棵沙桐
任由我们把光亮燃烧干净

那晚,暂且忘记拖着麻木右腿的下午
以单侧的力度,踩实某种心情

那晚,水灯没有上岸
一只夜鸟盘旋在窗外

那晚,许多的岔口被黑暗利用
几次误入,语言的空洞

那晚,不能靠左
离75.8太近,但也不能靠右

那晚,可以说也可以不说
几乎所有的纪念碑都是痛心的堆积物

那晚,一只白鹭飞成了黑鹭
尽管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那晚,你腼腆的微笑
始终在几个朋友视线的末端等候
2015.11.16


双层广场

午后,我在细雨中的小广场散步
一条落满水珠的长凳
空无一人。西边的湖堤上
一排灯杆,两行白鹭

错落着,试探着
接近水边的双层广场
好像还有着某种守望。只不过这时
一片迷茫

走过防滑带,如读了一首先锋诗
回过头来,爬向山坡的城市
某一小巷的拐角,会不会遇到去鱼屋的毕肖普
或,在花园里干活的米沃什

迎宾石上,写足了江南风度
一只踩水的油葫芦
快速地向我扑来,又快速地消失于
灰色的水面
2015.11.21


下午四点,雪

下午四点,雪
在阳光和风中加速融化
我喝着绿茶。听得到房檐滴水
有一会儿与墙表上的秒针同步

“没有什么能够与时间抗衡”
在它面前,似乎
只有忍气吞声。这个下午
能不能进入内心的平静

拿一本诗集
细读。博纳富瓦的《雪》
我第一次看到。短短八行
就铺天盖地

又不缺乏细节。第四句
“她通过寂静战胜时间"。哦
我抬头看到“竹影清风”的条幅
那夹在中间的“乱”字是否有意去掉
2015.11.25


一个晒暖的老人

他坐在院墙的拐角
下午四点左右的阳光里
脚前的柴灰中
一缕轻烟
如同他并不明确的思想
面无表情
好像没有憧憬也没有回忆
他不可能读过
《当我老了》
一只公鸡,突然让他双目圆睁
并放出刹那的光
顺手摸到身边的木棍
一个虚势的追赶
连带含糊的方言
很快,又归于原状
他的头顶,有一块土坯
闪着无数的星点
他的脸上,带着完成承前启后使命般的安详
仿佛只是等着
某一日
生命终结时的那一声炸响
2015.12.17


滑过……

下午的阳光滑过书脊
滑过感性与理性如同滑过山坡
沟壑;滑过修剪后的
梨树、麦田、岭上公路
滑过书柜的边框
长白山的红松林,老木匠
前额的汗珠;滑过
墙壁,青石板上的羊蹄印
风化图;滑过长河
流水中的沙,逆行的鱼群
滑过窗帘,井架
棉花地,纺织女工溜出帽子的一缕烟发
经纬的孔;草原
雪山脚下,唐三彩
滑过一匹马,赶在日落之前
划上句号
2015.12.31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