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声2013年诗选

◎泉声



欲飞的阳台
--给ZQ

欲飞的阳台,消失在
暮色里。床上的腰封
古色的花瓣?又仿佛一声声夸张的感叹

半个月亮,在南窗
的一角。像她,手中的啤酒罐上的拉环

也像是一条盲鱼,在洞穴里
游向更深的水域
2013.1.18


拽犁

铁豌豆地
的边缘,几个掘墓人
在柏树的浓荫里,一边干活
一边说笑。我知道
他们是花钱雇来的
外乡人。明月已陪着先生回村
他们习惯用说说笑笑
缓解劳累?我有些不能容忍
山坡上一个人,倒退着
俩手拖个锄样的东西
做什么呢?半个冬天,还没有落一场像样的雪
或雨,脚下的土
一点不虚。我从稀稀拉拉的高粱杆间
斜过去,爬上杂草堰
已经听不到什么声音
回头望着,刨土
再把刨松了的土,从墓穴里铲出去
没有他们,谁来帮助我的亲戚
村子里除了老人和孩子
还有几个扛的起棺木的人
我的离开,也就消减了
微微的怨气。转过身
他还是那个姿势,倒走着
双臂直伸,脚跟用力
见我走近,停下来问:“明月家的客?”
我说是。“你用锄翻地?”
他说不是,我在犁
湿土上放着几根鲜红薯
酷似夏日里,浅河中几个赤肚的顽童
他说,这叫“拽犁”
我接过来,长长的把尾
是个小小的铧儿。我续着犁茬
拽了五六趟。期间
飞过一只鸟,说过两句话
在地角的一个蚕筐大的水窖中,有一半薄冰
照着太阳
2013.1.26


正月十二的傍晚
--读德里克/沃尔科特《世界之光》记

我在你的诗句里
钓鱼。请放心,我们不是同一水域
这里是正月十二的傍晚
中国内陆一个小城
没有卡亚,也没有从维基海岬照来的橙黄色灯光
更没有雕刻似的乌木嘴巴
我一个人,半坐沙发
身体前倾,伏在玻璃茶几上能以书写的角度
没有你十六座位的小巴舒服
听不到马利的歌
也没有你想像的那股浓烈而香甜的味道
帝豪烟我知道,与卡亚相去甚远
但我还是抽了一支。明天
我将在第一时间,上网搜出
维基海岬,和橙黄色灯光里的小巴
再看看那个,凸显的脸颊
和她整个的,结实的轮廓
我在你的暗想里暗想
多么准确无比的
世界之光
2013.2.22


乌鸦

成群的乌鸦飞过
落地窗。我坐在与我性格相仿的
阳光里,如果没有错
它们是从云山
飞出来,它们不知道
下面就是万寿路,也不知道一个外省人
叫着它黑鸟
五层的云山当然,没有从后窗看到的西山
真实。持续不断
的向东,像电影中
逃荒的难民?又不像
满月般的桌子上
一副围棋,那些白色的棋子
似乎越来越少
西南方向,落日
在继续。直到满窗灯火
扰乱彼此的视线
2013.3.3


蛇年正月二十八下午在岳村遇山火

我们站在山口
一座微缩的,龙王庙前
已经看到,翻过数座山脊的火
到了,我们刚刚离开
有着三户人家的,屋后山峰
整个山谷浓烟喧天
除了劈叭、劈叭,我们似乎还听到
成千上万的,动物嚎叫
她不住的,用搭在头上的湿毛巾
擦拭眼角
我们已经被流烟和飞烬包裹
对面东山,一处明火
从山顶滚落
孤独的狗叫,丝毫阻止不了火的疯狂
瞬时,从山顶到山脚
一条火浪向南翻卷
犹如一群烈马。风紧处
数丈高的火焰,似钱塘江的回头潮
风向的改变,让我们彻底放弃了“火攻”的打算
看!他们跳跃着前进
他们在落叶和枯草
及一切可燃之物的身体上
吞噬。西边山巅
那个放羊的妇女,迎风了望的侧影
仿佛又让我们回到了
史前人类,面对灾难
的束手无策。我们不希望他快点过来
又希望他快点过去
2013.3.10


在焦山

错午的阳光里
他们指认着,蒲公英、茵陈、萸肉
去年的牛抵头棵
他们也看了看,干涸的河谷
和灰黑的石头

短暂的无语之后,几个人
围住一棵毛桃,看
一串串殷红的蕾。他们说梨
桐油、紫花地丁
过漫水桥

当他站在小麦场的石磙上,对着野山
喊他自己时,听不见他们说笑
眼前一直闪烁着,旧土墙前拍照的一瞬
她右手捏着的桃枝顶端
那块古玉般的
白瓷碎片
2013.3.17


亮点

“你越来越像渔夫了”
我在看一只山雀的快速俯冲
你是说我?瞧你的发型
要不就是一句诗。说到你的诗
剖开一首,断裂处
总会有麝香散出。别不承认
桂花的枝叶还在颤动
让她颤动吧。再乱一回
不嫌恶,也不羡慕
酒瓶常常破碎于床头,不用管它
你知道吗?一块石头
就是一座山,托在我手上
几乎没有人否认
过桥以后,走的是上坡路
有人摇下车窗,这么多的噪音来自什么样的喉咙
那时,还不认识弄芽虫
你不知道。你的阔额
已经习惯硬词软用,当然不似铁匠铺
睡吧,暂时离开
我要用大网捕些小鱼
不做下酒用
2013.4.8


荫影

你越来越习惯
一个人,走出一些事物的荫影
比如现在,不去想
一个被家人封锁了死亡消息的朋友
就这样,在荒郊的小路上
用你手中的柳枝,做成一个又一个短笛
吹些单调的音,不招惹喜鹊
也不打扰啃草的绵羊。就这样
和脖子上搭个烟袋的老乡搭话
装成懂行的庄稼汉,回一趟
多年没回的半坡羊。要不蹲下来
抽一袋烟?转念间
你看到的山影,在麦田中
已消退了一大半
2013.4.20


喝茶

妻子被她妹妹约去
赶春会。留下我一人
看了会儿雅安,不是滋味
“让逝者安息!”我默念着去厨房烧水
返回客厅,随手翻阅
圣经里的女性。信仰
在不同语言和不同民族间忙碌
能救赎多少灵魂?
(主哦,宽恕我的追问
还有佛)我看了眼“波提乏的妻子”
她的内心也有着劣等毛尖一样的苦涩
或许更甚。安息吧
给我时间,在喝透一杯茶水之后
有一首诗,站立在
这个上午的顶端
2013.4.21


深井

扎满碎玻璃的墙头,一只花猫
踏着斑鸠的节奏

第一趟几乎没有引起我的关注
不等于没有观众

飘窗里,椰子树的背后
坐着的白熊,盘旋着的一群灰鸽

我不知道转身后还是不是她。顺着
那道墙的光,躲过一棵香春

一棵石榴。我站在包厢似的阳台
站在,看,与被看中

墙的尽头,有个篆书的巨“福”
它的后面,是一眼深井
2013.5.3--9


理想村

你还是喜欢坡地的中庸
当然,有一条伴河的谷,通往没有人烟的深处
离时代出口,大约
十华里左右
整个村子找不到新物件
光滑的石渠,截面
木斗般大小,长年不断的泉水
绕过每家每户
村子里少不了一间铁匠铺
一盘碾,石磨
数百年的皂角,树阴下卧着几头老黄牛
少不了一眼辘轳井
一座土地庙
少不了一家杂货店
卖些盐、醋、纸张和煤油
散装的纯粮白酒,还有针线和黑白色的棉布
少不了一口钟,挂在村口
的黄楝树上,紧要关口用
少不了半坑莲藕
十几处的土墙灰瓦,结实够住
小小的敞院,除了菜园
就是一个“T”型的空
有一棵桂花树,一丛月月红
一只小狗,一只猫
一头黑猪,十多只芦花鸡
唯一的村街,铺满石头
两边长着水桶粗的倒栽柳。你数一数
是不是三十六
村子的三个方向
几乎没有路,仅有一个
正南的出口
2013.5.12


折扇

你在一把折扇的
开合中,往前走着
目前,灰黑一片
不时有风,从山水间刮来
走进树林
只是你的欲望
无中生有的惧怯,使你在林边停下
无数星轨,拖挂在树冠上
顿时的明亮让你看到
林下小路,多么合适你此时徘徊
可他是虚象
再往前走
是一道与扇面一样的峡谷
你无法进入
断桥上,你听
他的下面,一会儿是流水
一会儿是行人
5013.5.26


梦,或放排者

仿佛竹排,你坐在
一首诗上,滑行在不清不明的
街道。每一个词语
如同轮子,按需求变幻着方向与颜色
始终在左侧

我与你保持不清不明的距离
突然,你似乎厌倦了
惯性。穿越黑障
拖着响亮的尾巴,驶向遥远的
自己
2013.6.5


有时候

有时候我不太敢面对
尖锐,退缩到世故的保险箱里
并不保险;有时候
我疏远自己,扮成一个陌生人
超越或尾随
有时候,我会用很多的时间回忆
偶尔展望一下前景,可值得展望的越来越少
有时候我不停作答
成绩总是夹裹在59与60分之间
有时候,不吃不喝
也在发胖;有时候
我横过街道,企图弄出一条裂纹
有时候
就这样静止,在时间的骨盆里
等待。可现实是
谷茬满地
2013.7.5


烟囱

这是一个欲雨的早晨
不到六点,我就坐在阳台一角
复读着
雅各布森有关诗的言论
对“垂直”说,和“选择轴”颇感兴趣
我总是这样,怕理论缠绕
即使感兴趣的
西边树林,竖着一根废烟囱
像鸡群中站着一只鹤。一个年代的荣耀
楼上的播音,在说拆迁
之后不久,是男女声对唱
大理三月……
哦,洱海,白塔
白塔,烟囱
一个精神,一个物质
大地的骄傲,也许永远攀缠着他俩
我佩服,那些不恐高的人
此时,又看到我
的小伙伴,爬了上去
它的背景,是十七层高的病房大楼
还矮十多米
一个时代的胎痣
一个多余的隆起,一个钙化点
我在尾音里
设计着烟囱广场
我不想让它坍塌,死亡
不能让小城断代,不能少了这一根须
哪怕是个有污点的人
活下去
让它每天面对夕阳
晚祷。有时我会去坐在里面
如坐井底,抽烟,发呆,仰望星辰
过路的风,雨
2013.7.22


一个独居老人的家

一位过世多年的亲戚
我叫他外爷,他是我婶的父亲
我吃过他种的甜瓜
也去过他家,一间草房
一个很小很小的灶伙
灶边整整齐齐码放着粗细不一的树枝
泥灶,风箱,水缸
一对生锈的铁皮水桶
扁担。半人高的土墙上挖了个一尺见方的橱
搁着盐罐,油瓶,碗
白色的半旧搪瓷茶缸已经发黄
插几双筷子
进到上屋靠西墙是他的床
被子叠的方方正正
粗布蓝格子床单铺的平平展展
一个黑木箱,箱盖上放着一盏马提灯
柳条编的小馍筐,外壳是S型孔眼排列的铁皮暖水瓶
东墙上挂着一盘旧麻绳,一兜干了的芝麻叶
一个雨淋帽,两辫蒜
一串红辣椒,麦秸编的新草帽
后墙的正中是一幅伟人像
门后有一双胶鞋,上头一米多的地方
贴着观音坐在莲花上
平整瓷实的黄土地。靠墙角堆放的红薯
没有藤蔓,根须
也没有一个伤
2013.7.20


没有人限制你

没有人限制你
把废电池、三角形的西瓜皮
已经尿湿了的
尿不湿,扔进
画中的河水里
没有人限制你,停电后
在你蒸笼似的小屋,诅咒天气
老化了的,输电设备
豪华宴席上
一个个橡皮树叶般的嘴
没有人限制你
站在十八层楼下
的影子里,让热风吹
如果你情绪饱满,可以在这一行诗句中
痛哭或狂笑
也不会有人限制你
2013.7.28


灯笼

当我无所事事的在阳台上溜达
楼下一个门洞
挂的一对旧灯笼,让我眼前一亮
而此时,人民路传来
一声又一声喜炮,炮声渐远
我在地球仪前,听
撒哈拉沙漠的驼铃
阳光下,它泛黄
也泛白。我知道那是一对新人去年留下的
里面的灯泡早已摘走
完成了喜庆、引导、指认的功能
在微风中轻摇
好像驼铃。好像提前步入了某种漫长的平静
失去光源的灯笼
“宝石脱落的戒指”①
我反复默念着以上两句
企图让他们黏合的更紧密些,成为一体
但很快我发现
我陷入了一个,充了气的
城堡。几个孩子在里面玩耍

注:①引自但丁《神曲》
2013.8.4


在果木沟

稍一斜视,即可看到
那一个个裹着裘皮大衣的贵夫人
辛夷树上,仿佛
安坐秋千
仿佛也在听他讲着的果木沟
与南蛮子
谁都喜欢那些美妙的传说发生在自己的故乡
他细致的讲着
生怕漏掉一个环节。像说一个馒头
须从种麦开始,不然
就跑了味道。他讲着
有那么一会儿
我盯着他挖的两个小水塘:一个浑黄
一个幽绿
如同开封府的潘杨湖
他继续在讲
那个失败的盗宝者
半小时前,在他一个人修建的“天狮公园”
我们曾聊到,稍远点的鹰兔山
再远点的燕子岭
被团城山环绕着
差一点忽略了
眼前那一棵棵板栗树上,挂着的
狮子头
2013.9.7


红河谷

形同一条旧拉链
苇园——茶庵。我们是拉环

重游,不断的印证
水泥树桩上坐着上次来的人

斜出玉米地的你,不类似
滑越公路的月亮。据说

嫩丝瓜不宜男人,而老丝瓜
壮阳?谁知道在哪个点相悖

对植物的判断:灵芝或毒菌
一群诗人,不如一位村夫

如果有需要呵护的女性
就可以治愈你的恐高症

消失的船石,在悬崖边
跳水是唯一出路。停住吧

像上次一样,不是挡门石
也不是头顶的太阳

癸巳年八月十二与艾先、永伟、魔头贝贝、吕征、苏仪、春林、森子、鹏举、易寒重游红河谷
2013.9.19


八月十五前在苇园后山公路看月

当你看到半个月亮
在山颠,你就想念颂些什么
但漫无边际
有一会儿,虫鸣
孤鸟,充当着祷文
一颗流星划过,某一方向也许
夜殡刚刚开始
而“啪”的一声,正是你断定的
橡子脱落
飞来的萤火虫,绝不是寻找
你的眼睛。突然
你的思绪顺从了
没有原由的对抗

 
癸巳年八月十一与艾先、永伟、魔头贝贝、吕征、苏仪、春林、森子、鹏举、易寒在苇园后山公路看月
2013.10.1


岭西
--给简单

借你半日
去岭西,看看多天不见的山
“在山中,你会感到舒畅” ①
真的是这样
一旦具体,有些东西就会逃离
不比喻,也好
稀疏林木的背后,那个独门小院
有寂寞长期居住
好大的一场雪,出现在短暂的无语中
走神,偏离了方向
继续前行的面包车,在返回的路上
路旁有红斑茅,落叶树
干了一半的草
你在说远唐的一个县令
我却想着,那三声钟响
已先于我们
抵达谷底

注:①引自T.S.艾略特《荒原》
2013.10.5


九曲桥

站在这里
一切都变的柔和

就连木栏杆
也贴切掌心

你忽略了被污染的倒影
专注于柳丝间一对舞者

甚至,不希望他们是夫妻
揣测着有一段相互吸引的距离

一只豆娘飞过的一瞬
我们看见她飘闪的蕾丝长裙

“在山里,
那晚的月下少了一把胡琴”

你说。而我在想
似乎仅有九曲桥是不够的

幸好还有“风雨亭”
空无一人
2013.10.19


农历九月十八夜酒后与森子一起城郊散步

走出小酒馆
三两句话功夫,就到了
地边。借助浑黄月亮
和,建筑工地的散光
一条略微泛白的路,向东延伸

走吧,我们凭直觉
走着。不用去在乎
脚下枯草间有什么阻挡
你说,这地方真好!

除了杨林透出的几点灯火
能否把其余的全部删掉,包裹
六个彤红的字
一列火车,省略了我们的谈话

丁字路口,你不知道
我伸展双臂,触动些什么
我也不知道,你看着被切割的月亮
是否有趣

返回时,你提起我的灯笼
有些许的光。小酒馆二楼的一扇窗
恰好对着路的方向
2013.10.25


阴历:九月二十九

离开祭奠的人群
我一个人,站在稍远点的
母亲坟前
就那么站着,想不起要对她说些什么
一如过去,看着她
做事情。九年了
我已不再悲伤,有时甚至还有一丝埋怨
抛下我们。被浅雾包裹
感觉凉凉的
北坡上,已经开始发黄的栎树林
挨着村庄。死亡
从没有走远,那一群人的面前
就是一座新坟
2013.11.5


霾与风
——给张永伟

河堤上的风,让一切变的清晰
透明。我愿意再次使用“美好”

尽管多年来我极力拒绝;尽管
仰脸看到的天幕,像没有擦净的黑板

酒后的语言必须打折扣。但想到“金镶玉”时
扫落叶的人刚刚燃起一堆火

信号灯,在露山坡顶闪烁
那是好多年前,如今只是一座庙

你一直在牛郎织女的传说中生活
缺少的是一座很小的桥

突然,我幻想似的走进雾霾
一片落满法桐,木蜡,和

柳叶的草坪,不像是举行某种祭祀活动
当路过银行门口,太湖石上

那条鲤鱼,仍然呈跳跃状
我使劲的摇头,仿佛

又误入了黑白之间,一时却难以找到
合适的出口

西山,在人民路尽头堵着
希望他再近些,也好尽快翻越
2013.11.26-29


11月30日中午与罗羽、张永伟在鲁山顺城路羊肉面馆

不是你喜欢的
靠窗位置,不必计较
小厅里人来人往
一锅乱炖,被酒精加热
多好,低诉与倾听
平衡着一次午餐
是的,我也一直在寻找
那些患“散光症”的诗句
邻桌的卷发熟女
离开前,没有忘记再给我们一个奇怪的眼神
门外阳光
在街道的另一半走着
2013.12.1


长夜

准时的晚餐
结束在,天气预报之后
接下来是散步
去村东的南北路上,来回六趟
足以维持健康的
长度。风冷
不想与月亮比孤独
我要回家
把小树林里的杂草
写给圈中的山羊
不让它揪心的叫
再记下,昼夜的天平上
寒冷的重量
2013.12.12


旧城

拐进旧城,无意中
放缓脚步

久违的邮箱,诱使你
虚拟了一个投信动作

有时候整个世界也填不满的内心空旷
占据他的,也许只是一封书信

一个眼神。书店的门半掩着
面朝斜阳取暖的老人,坐在一堆铁器前

表情平静的,仿佛
可以再等一个世纪

黄发少妇,从照相馆出来
去了膏子铺

修秤人抄着手,看中药房阴坡
冷风中的瓦松,像智叟

一个个深远的
胡同,酷似大锅里正在煮沸着的羊架骨

你走进去,晚祷声里
品一品老味道
2013.12.15


白蜡树

每次我路过街角游园
总想在那四棵白蜡树下面的
米黄色条椅上坐会儿

我喜欢他细碎的枝
如雾的冠。在合适的风里
我坐着。新生的太阳像小伙伴手中的一面镜子
恍我眼睛

他蜡质的子粒,常常被我们用来做子弹
放入半开口木棍
使劲挤压,射向最好的玩伴
假想的敌人

这时候,我看着树冠
仿佛智者的大脑,他们的密谋
一定是下一个真理
2013.12.27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