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声2012年诗选

◎泉声



月下小村

他坐在门口的条石上,垫着月光
身边的老黄狗,偶尔,窜出几声火星似的叫

月亮在树枝间,摘着什么
或者被摘。他用方言,无声的

做着盘算。一块块堰滩地
在两坡之间递进,像宽大的台阶

他看到很多人就撂在那儿,也许
他是村子里唯一这样想的人
 
他的家族,多少有些神经质
这是他儿子的定语。他认为,那是不错的原动力

他望望三星,已经偏西
站起来,背着手朝堂屋走去

留下一张空无一人的水墨画
和,一款红泥钤印
2012.2.1


正月十六去蛤蟆泉寻泉不遇

风,吹在石墙上的感觉,
与我一样?我想起“风化”这个词。

发黑的麦秸垛,一群小虫儿
嘁嘁喳喳,曝光着我的童年。

中间,是漫长的混乱,
几乎插不进笔尖。

放弃绝对,离本质更近?
凄凉也是风景。

舌头,盛产谎言的半岛,
为何闭口不谈?面对,

养活不了一眼泉水的
万亩荒山。
2012.2.11


在上寺

栎林丛生,无一处闲山。
我们的目光,没有被灰色弄倦。
林隙间,
上寺村像倒退很多年。
这里没有,
你习惯的村街。
靠着碎石墙,她俩,
晒些错午的太阳;
他担的羊粪,差点被我叫成棉籽。
你用手机,把村口柿树上的
十三只麻野雀,拍成图片。
从此,
就会有共同的命运?
一个个泥瓦小院,
彤红的对联,更像是八分邮票。
我看到的舒服,
是躺在那块有着厚厚阳光的草窝儿里,
眯会眼睛。
可我不能。
倾斜的汽车,只剩下油平面。
他们,还想到
下寺去。
2012.2.23


春夜一刻

飞起一脚,踢他到
梦外。

一列火车驶过。

穿过村庄的铁路,难以愈合的
伤口。

真想把这个春夜划破,撒一把
冬虫夏草。
2012.3.18


转换

我在荔枝干与
面包片之间,淬取。

在钧瓷的土窑前,抽着一支
帝豪烟。在静物

非静物中,寻找
恰当的填空或补丁。

也许是,开花的油菜地;
消失的柿树园。
2012.4.7


湿地

在谐音间切换,没有你的刹车干脆。
戴墨镜的针槐,只顾自己。

一条泥河的断面,像舞台。
蚌翅,在幽暗的过道里,谁把玩谁?

一些高于我们的视线;一些
低于我们的生活。或者相反。

偶尔,我们也会望下对岸
明亮的夜晚。

吃草的牛羊。奔跑的雪狗。
除了凌乱的蹄印,并不准备接纳更多。

散游人,意欲把这个下午挽个结。
还不知道接不接受。

当然,你也不能用松鼠的尾巴
比喻黄昏,自我宽宥。

那个拎着鞋子去往下游的女人
在括号里。渐远,也是渐近。
2012.6.19


榆树

榆树下,一片清凉
仿佛置身庙宇
阴影外的秋阳,依然灼热
我就像他们
弄丢的词语

一群麻雀
落在柴堆上,它的上面
是空荡荡的天
倾斜着。依稀
有两只蝴蝶,在一公里外车站广场
的音箱中
反复缠绵

空空蛛网,没有拦下
丁点绿色
远远的公鸡,高调的宣布着
自然主义者的时间

这些都不影响我,去想一块风动石
柱础,断碑
去想一丛烧汤花,和
花椒树上,似乎麻木的残阳
略微变形
2012.10.2


洼地小村

像睡莲,躺在自己的影子上
有人仰望芦苇;有人嘲笑盲目

有人爬上缓坡,做一名逃逸者
但大多还是习惯于低处的生活

在盆景中玩味,节制
或空出

他们精于避让。情愿把日子过成一片片枸叶
重复的剪纸

情愿目睹,泥土里的根
哪怕有雾

也不想在风天里,看一棵尖叶草
变换角度和颜色
2012.10.14


模仿

假如石榴知道
我的注视,我就会放弃紫水晶的比喻
六只鸭梨也不再用
蜡黄;那把刀子
我会让它回到铁水,石头
让河水冲刷。《黑石摞在白石上》
是打印的,巴列霍诗选
第一首的题目
点一支烟,回到方格纸
背面的草稿
可笑的模仿,玻璃茶几上
是玻璃的,五瓣花果盘
里面放着半个石榴;六只鸭梨
一把刀。挨着他的
最后一句:还有
这孤独、这雨、这些路……
2012.11.6


回应
--给张永伟

又不见南山了。
你走以后,我在更远的地方逗留。

酒呀,还是要喝高度。
最好选在空心的时候。

省,可以再省,
也算是低飞的一种。

像那些坏天气里,村街上的燕子,
和,小河边的蜻蜓。

再低些,低出一个十年
飞过直线,也飞过弧。

又可见南山了。也许
这就是另一幕。

墨公路仿佛一条欲望谷,
太多的经典在青花瓷里渗漏。

信,与不信。
左右拐都行,间接到最高处。

等吧,等窗外的雪。
等卷帘人。等一个灵感突然逃走。
2012.11.15


过杉树林
--给森子

我的脚步比你更迟疑,踩着
卷毛虫似的落叶,好象踩着倾斜的石墙,
里面的水纹。

上个季节的某个黄昏。
我曾与你一样,在湖边观浪。
走神的那阵儿,看到一群白鹭,
飞进水杉林。

你说:“有西域的味道,或许更甚”
零星的雪花,飘入红草墩。
你们在看挺拔,弯曲。

这会儿,我不想拟人。
你说的时候,我独自寻觅,
一块儿能以安放帐篷的开阔地。
住与不住,是另一回事。
2012.12.2


夜幕下的捕猎者

他敏捷的
窜入树林。额头上的灯,
似剑。独眼兽。
吓呆了不少动物。

“坏就坏在它那双眼睛”你说兔子。
我说不,它们的传统,
强光,算什么?
譬如闪。

接受的教育也许只是警惕任何脚步
坏就坏在,没有进行
再教育。听,
鼓风机?

强光灯,勺网,
干扰器,是他们的主要工具。
野鸡,兔子,
合适集市的胃。

这些业余的猎人,
隔三差五的,在城乡结合部的树林,
干渠,铁道边,
有时也在墓地
出入。
2012.12.8


老猎人

那大概是个下午
他已经去世,我无法打探仔细
尽管我们原先是邻居
我仿佛个场景,山坡不大
就在埋着唐朝诗人元结的青条岭
日头偏西,你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调整角度
风微。如果你喜欢也可以让它再大些
我看到了,摇摆不定的黄背草
圪针,和,茅、白草
我甚至闻到,荆条棵的味道
栎树林就在不远的地方
像是飞播的那种。他先是扛着老笨炮
踩着种过花生的地边儿,细碎的
麻骨石土埂上,向正北的方向走
到了一棵老柿树,下到低一档的
收割后的黄豆地
开始提着枪。一只野兔
跑出斑茅丛,跑向山坡下的堰滩里
他半蹲。瞄准
砰!不知打中了哪里?
明显的,它奔跑的速度慢了许多
他冲过去,近了。大约30米
20米。他从半坡到了沟底
到了脚脖儿深浅的小麦地
看着那只野兔子,艰难的爬上一个半新不旧的小土坟
坟上的草,可能被烧纸的人拉过荒
它站在了顶端,突然
转过身,像人一样直立
环抱前爪,向老猎人作揖
(我见过小狗向人作揖,但没见过野兔。
当我从我父亲那里听到,是老猎人
亲口给他说时,我信了。)
他蹲下,不!
是从容的趴在幼嫩的麦苗上
砰!应声倒下的兔子。我想
是缓慢的,耷拉下了
双臂

三天后,他又一次扛着他的老笨炮
还是在青条岭,只不过是岭西
还是个下午,但那天阴的重
几乎没有风,整个田野很安静
他在打一只野鸡时,枪走了斜火
崩掉一颗门牙
2012.12.9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