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声2010年诗选

◎泉声



傍晚小村

日头斜进小街的时候,月台上
几个晒暖的老人,起身回家了
不一会,村子里到处能闻到柴草的烟味
我看到了一天结束的恰到好处

有人扛着长锄,走过小街
拐进自家的院子。有人从家里出来担水
影壁墙前,踢毽子的孩子也踢着尘土
一群麻雀飞过她们的头顶

村子里的人即使见面
没什么事情,不微笑也不点头
乡邻乡亲的,那家有几颗钉子谁都清楚
语言被磨到了最低限度
2010.3.10


在母亲墓前

母亲的坟,孤伶在二月的麦田里
我和弟弟无言的,顺着麦垄
向她走去。五年了
我们来了十几次,我们还要
继续的来,那怕在墓前坐上一会

很多个风雨之夜,我站在阳台上
想起母亲,想着她的坟
是否灌风、漏雨;很多个
月圆之夜,我想起母亲
想着她是否也在,惦记家人

很多次,想母亲的时候
面朝她坟墓的方向,呆呆的
站会。有时候双膝跪地
和母亲说说,她生前
最关心的一些人和事,在她走后
有什么变化和转机

我也知道,阴阳两隔
生死已分。但她是我的母亲
我情愿混淆是非,不讲道理
就像这时,我和弟弟
蹲在坟前,把她不可能听到的话
固执的说下去
2010.4.2


听戏

从下洼村口,飘来一场
夜戏。我闻到了脂粉味
他就像一只蜂箱,搁在那儿

戏台的墙根处,一丛丛
马耳朵草,和我一样。而猫猫眼们
是否借助星辉,读懂了戏文

一千个人,有一千出戏
——灯光里,那飞溅着的无数火花
有明有暗,有远有近

邻村的乡亲,刹戏后
把弯曲的土路,也弯曲成
戏剧……
2010.5.2


1960年的某一天

他在衣服下面,看了会
水珠滴落。趔趄的一瞬
扶住了晾衣架的竖铁管。走了两步
蹲下去拾起一粒小黑扣
展开手看。很短的时间
就把目光投向了,曾经和小黑扣在一起的
那片树叶。然后小心地移动到
兰草前,抓住一条叶子
这时,手拿毛巾的女人进入画面
给他擦脸。他用左手
胡乱的拒绝着,还发出嗷嗷的叫喊
一点用没有。我看到他的右手
狠狠的,把篡着的兰叶扯断
两寸左右的样子。此刻
我站在四楼的阳台
看着这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孩子
——1960年的某一天
2010.5.8


西屋的影子,很快翻过东屋的房脊

土墙上
柿叶的影子,荡秋千
娘在院子里铺着的苇席上
缝被子。这头到那头
一次次地拐着
像犁地
奶奶和五婶
拽着一条棉被里,折叠
也折叠进许多的欢声笑语
一群鸡
在弟弟趴着读课文的
石桌前,排起队
我故意把风箱拉出陡峭的韵律
让灶堂里的火
忽明忽暗,时高时低
西屋的影子
很快翻过东屋的房脊
2010.5.29


弹弓

去了,还要回来
暗合你的名字
我们走完了“Y”型,放弃的那些
如皮筋。虚线
慢慢延伸,在以后的日子里
顶端是梦,或一粒糖豆

——我们说到钓鱼,渔竿
就架好了。接下来
不仅仅是靠着那几个词语
支撑
2010.6.7


巡演

似乎是一切在重复

昨天的赵聚才,8点30分
包二奶。今天是8点32
昨天的赵聚才9点差1分想通了
这“活”不划算,今天稍早点
昨天没停电,镇上的电工把电源线
接到“老孙修车铺”,财税所长
给人家100元。而今天
乡里的电工,非要把电缆
直接搭到电线上,不花一分钱
包公正要打銮驾,舞台上下
漆黑一团。昨天,候场的
赵聚才把半张白铁皮,使劲地摇晃出
雷鸣电闪,头顶满天星斗
红月亮高悬。而今天,戏里戏外
都在下雨,大小差不离
2010.6.25


达石

借助外省的月亮
与王维、杜甫,唐时的贵妃
楚国的大夫,与走在雨中的
孤独美人和永伟,一起举杯
我们轮流把周武正王的汉字
拉长、挤扁、抬高、压低
小村的那只狗叫,在夜里
应该是渐低音。我们说到的
达石,我想把它摆放在这里
恰好六块,就让它代表那个
符号,尽管不是那么地均匀
也可以到对岸去
2010.7.7


这个有雨的早晨

蜻蜓低飞,在半坡羊
寨墙外的土路上,村西的
小河边,那么多

一场雨在下着,从这个清晨
到东屋的房檐下,一溜小沙窝
不像河水中的,有小鱼

坐在门里,我揉了
揉眼睛,朝灶伙望去
那里的烟,一直没有散尽

透过窗外杨树的枝叶,天
灰的很均匀
2010.7.10


最近的历史

我的昨夜,是我的近代史。
我在人民路上快走,我快走,
是想让身体慢下来。给你说这话的时候,

窗外像斗牛场。我在想
小城真好,喜欢他眯起眼睛,
让熟悉陌生。使我的钩机
不至于找不到活路。

那一条道真会在另一面重逢?
脚步是最小的词。平路中,
上或下的感觉不明显。在这多尘的年月,
林间还有夜鸟走动。

一粒沙也许就是一座山。
我快走,能否让身体慢下来,是个未知数。
院子里的雨,一夜没停。
2010.8.5


九月四日

清晨,雨雾打消了
散步的念头
空椅子就在对面
“独饮”只是个题目
我想在秋天里,到山里去看秋
还没有选择好路
读了几首外国诗,感觉平庸
或许没有悟透
高脚杯,像我一样
空了的时候,很空
两只青梨放在一个盘子里,谁也不理谁
只有新沏的毛尖,相互鼓励着回到过去
提起过去,那些被山坡挤窄的日子
大多快要忘记
才几天功夫,将相河桥头
又有卖柿子的人
2010.9.4


给你写信

我已经看不清,地图上
蚂蚁般的地名。这是下午
窗子里的天,是那种单调的灰蓝
像杯中喝淡了的茶水。时针
将要抵达五点,日头不毒
到了快要收网的时候。斜对岸的
打鱼人,我又一次
在同一地点遇见,网
还是撒不圆。你不必担心
即使杨树的叶子落尽,它还是杨树
我在地图上找你,是我想你
的习惯。你我熟悉的那条路
没有变,变的只是路两边
平均主义的梯田,更加等级森严
我说过,只要你前脚走
他即刻就背对着你上路,没有永恒
永恒的也许只是花喜鹊的打扮
和灰斑鸠叫声里的茫然
你喜欢,把自己认知的事物
发酵后拿给我们看
面对你,我常常站在地图前
想象着一个人究竟能够走多远
这些谁也说不准的问题,已经困惑我
很长一段时间。现在好些
现在,我只关心
身边的秋天
2010.9.13


初秋的早晨在小城散步

早六点,在花园路
先是看到一车鸽子,后是一车鸡
我问了问,鸽子要拉到四里店
再放飞。它们的双腿都有一个箍
箍上有号码,有没有哨
没去注意。正在心里
给它们接个小铁链,被关在网箱里的样子
你也会。而那车鸡
只是从我身边过去,向西
再向西。钱柜大门前
有几只奶羊,这是额外的话题
该吃早饭了,到对面去
对面,是老杨家的浆面条店
掏一块钱,能盛一大碗
接下来的日子里,会不会再想起
那些鸽子和鸡
2010.9.27


剥毛栗

一个下午
我没有剥开一只毛栗。
在小欣家的院子里,在应山的
那条土路上。用心剥。
我放不下,又拿不起,
这些小刺猬,表里不一
酱红的果子,油光滑亮,
大多还是对半的。如兄弟?
像姐妹?抑或是夫妻。
我吃不准,能吃准的
是他们的近亲,挨着的栎树林。
一把剪子,就能剥开你,
可没有。我一直在寻找
替代的工具。已经把这个下午
耗尽。
2010.10.6


看河

面对河面,我们没有
提到鱼。满河的碎银
贴满倒映的楼宇。你说的梦中梦
如同涟漪,越满越接近破碎
是不是这样?我的身体里
缺少水份,如露出河面的桥墩
挺立在不属于自己的天地。我担心
钙的流失,更担心无草的
稻田,和那些乱麦地
重复的话,不牵扯牢记
看似漫无目的,其实
是在挑拣,刺激穴位的针
能不能治病,是另一回事
千万不能让麻木接近
站在楼角的那只喜鹊,模仿播音
听他的语气,好像我们的日子
很单纯。说到一些秘密
最好的破解,是彻底放弃
请允许我在你发现猴头的对面
寻找另一颗。你说一杯酒
胜过一河水,我信
先不管穹起的桥下
是否有鱼。
2010.10.18--21


玉白菜

做为摆件,她
已不能站立。就让她躺着吧
躺在盒子里。多好的盒子
碎花,缎面,红色的
只是有点虚。一棵破碎的玉白菜
据说来自一个破碎的国家
这就给我的不慎,找到了可靠的依据
破碎是应该的。你看
她躺着的样儿,比完整
还完整。如同物象
完成指涉后,悄然隐退
持久的能量,往往躲进事物的深处
即使化为乌有
2010.11.7


独坐

院子不大,仅有
一半秋阳,照着
椅子上的我,尽力拒绝四周的声音
这心情,不适应鸟鸣
更别说零星的爆竹。呵
明天又有人走进围城
去吧,应该的
我只想借助手中书,求一会静
静,如画皮中的人物
哦,换个方向
想到一些碎片,像脚边的落叶
我仰脸看看,院子里
唯一的树,他
注定享受,季节给予的
孤独
2010.11.18


月光下的杨树

叶子还没有落尽。
挂着等谁?
你说过:“我们都挂在生活里”
风不凉,冬天不纯粹。
日历上的小雪,只是把小脚伸向我们。
什么时候落地?
有些事,经过秋季,
才可能清晰。
天地间,那条随物赋形的线,
能说出生活的真谛?
不远处有火车驶过,
狗叫声里,一片杨叶的影子,
被我弯腰拣起。
2010.11.26-29


最后的目光

那时我小,站在人群后面,
通过身体间的缝隙,看到一只眼睛
朝着天,泪水濡湿了它褐色的短毛。

当主人伸出粗糙的手,捂住它的时候
泪,很快地沾满指头。
好脏的一只手,动作却那么轻柔。

有一会,提刀人让他再去紧一紧绑蹄子的麻绳,
我又一次看到,那只灵活的眼睛
还在转动,看阴冷的天。

围观者头发上的风,缠绕着云朵。
一个少年,紧盯它的眼睛,
提刀人,使劲地往手心吐着吐沫。
2010.12.29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