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声2008-2009年诗选

◎泉声



无雪的腊月

那个无雪的腊月,在干燥的小村转悠
绕过村西的小河,紧皱着眉头

旷野上,不时窜进贼一样的风
偷走你身上那本来就单薄的衣服

因为没有日头,分不清
这灰灰的天,过没过晌午

娘在西屋纺花,高高低低的纺车声
在空廖的冬日里跳动。北边的墙根处

栎叶垛,干牛粪,一捆捆的玉米杆
加上最耐烧的圪针稞,温暖着

寒冷中的小院子,紧紧地簇拥
三十年前的家,挨过了那个无雪的腊月
2009.1.11


角角鸟

左邻病床上的胡老师
突然说,角角没了
至少有十年,没有在坡地里
或村小学附近见过
陪护我的父亲说
蚂蚱少了,山坡上到处是空了的
除草剂瓶子,墨绿色
塑料的,比死乌鸦还难看
换药的小护士,不知道什么是角角鸟
可她知道,新入院的脑血栓患者
只有三十二岁
唏嘘中,我右邻七十九岁的陶大娘
闺女哦,花园路南头
溜鸟人的笼子里,有一只“角角鸟”
她口齿不清
“说不了”也去住院了
爱开玩笑的胡老师学她
一屋子人的笑声后面,叠起了
角角鸟,说不了
说不了,角角鸟……
我分明看到,有一只
钻入我那截被堵的血管里
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它才能飞进春天
2009.4.6


野台子,女戏子

从上个台口到这儿
一场又一场戏,紧锣密鼓
你在野台子上,唱唐朝
唱宋朝,扮杨家女人……
你唱给四季,唱给小草
唱给树,五谷
远山;唱给蓝天白云
唱给风、雪、雨、雾
花、鸟、虫、鱼和空气 
唱给土坷拉一样多的农人
庙里的诸神,达官贵人
白天唱给太阳,夜晚唱给月亮或星星
从黄花闺女,唱成生活中的
“老旦”。唯独没有唱给
你自己。你说
野台子就是你的家,唱戏就是你的命
你说,唱戏人
没有自己。心里再苦再悲
在台上,该高兴不能不笑
再幸福也要哭泣......
2009.5.4


消失的栎树林

站在半坡羊北坡顶的
一溜柿树旁
夕阳中,我看到你眼睛里闪动着
一丝光亮
正配合你抬起的右手

指向不远处的一片栎树林
你说,在清晨或黄昏有阳光透过的地方
拣拾自然垂落
无人问津的细木棒

那里的树上有鸟
有蝴蝶飞,脚边有蚂蚱跳
还有一种大蚂蚁
你尝过它比醋还酸的尿……

我顺着你指的方向
尾随你的话
想和你一起躲过一场秋雨
或一阵风凉
那会是一件好玩的事儿
可我看到

它只是一块已经荒芜的沙土地
好像去年种过红薯
早年点过花生
怎么也找不到,钻进栎树林里的

那条小通道
你眼中的亮,渐渐消退
脸上的色调,被西坡没有收拢的余光
罩上了一层失望

而我闻到的甜
像是来自头顶的柿花
有一只蜜蜂,在你我之间
绕了一圈,又飞到树上
2009.6.17


瞧!那只小鹞

瞧!那只小鹞
逆着风
一动不动

——力量与力量的平衡

很多时候
我们像小鹞一样,寻找零的位置

如同这时的你我
正在桥上走
2009.7.11


路遇

一个道士,擓着
装满青草的萝头,从北坡的
小路上下来。到我身边时
脚步明显放缓
像是想和我搭腔,但我只是微笑着看他
他瞅见我车篮中
有几个涩柿子,找到了说话的由头
他说涩柿子能治病
听没听说过?我摇着头问他
薅草弄啥?这都是药
接着,他说他翻烂了本草纲目
人体的二百零六块骨头
三百六十一个经穴,都叫得出名
我见他炫耀本领
乜斜着山坡下,那个叫上洼的地方
顺风,有怪味让我后退几步
后来的话里,我知道了
一个种地的道人
能把本草纲目翻的烂熟
让我肃然起敬
他们村子里,有个叫永伟的诗人
很是著名,山坡的那一面
还有一个叫占才的作家
已经出了三本书。我在想
这遍地的草,说不了哪一棵
就能治疗人间大病
2009.9.13


柿树坡

远远望去,一棵棵柿子树
力透纸背,遒劲洒脱
整个山坡就是天然的
摩崖石刻
2009.9.19


桃园沟

那片云影停在半坡羊
河西的桃园里。我知道那上面
堆积过有苦有甜的雨
正是初秋,这个后晌
有明媚的阳光,酷似早年的春

铺在我眼前的是一块
堰滩地。掰了一半的玉米
恍惚成桃林,一棵棵桃树的轮廓
还很清晰。当年的桃堆
以及,咬出的汁液
都没有变味

这时候,我看到摘桃的
乡亲,他们的说说笑笑
暂时压住了,光景的困顿
生产队长,似乎
也染上了脂粉气
村子里,这稀有的热闹场面
随着我身后
飞出的一群灰喜鹊
翻过坡脊
2009.9.22


在清水河

只有一颗星,落入
我们仰视的眼睛

几丝薄云像行笔中
无意捎带的,飞白

晃动的山影、小河
唱着歌的石头

偶尔传来风摘树叶的响动
和支呀的开门声

添加了,小村的静
我们都踮起心尖……
2009.10.14


陪着月亮散步

南北路上,我靠西走
对过的高楼,矮了一截
让我能够,始终挽着你的手
你说过,十五前后
喜欢在月光里散步。把尘世
洗洗干净,想想清楚
其实,我和你一样
许多年前,深秋的半夜里
那时候,我还不懂
只是老想守着,院子中的那棵老柿树
老想听,冷风与树枝的交流
看,落在地上
斑驳的图影,不停的晃动
现在想来,应该是老柿树
在用手指,就着月光
写情书。偶尔
邻居家的猫,急急的
叫那么一两声,还有
狗……

这时候,按约定
我走你也在走。我走在古楚国的领土
你是在,繁华的长安城中
你投给银月的一瞥
恰好,被我接收
2009.11.5


在庙坡

雪在融化。我们说着的童年
也已走远。

你问我:不知是庙坡低了?还是
这脚下的路高了?

我说,你看——
老鸹窝,挂在鱼骨般的
杨树上。

在时间里游泳。
2009.11.16


在舞钢

停电吧,哪怕十分钟
让我看看这月光下的山,月光中的

湖,和这个小城
让我回到儿时的纯净

我让月亮挂在柳梢
我让月亮穿过杨树

我想整个夜晚就这样漫步
看月到中天,看照亮黎明

这样的夜晚,真的
我们不需要任何华灯
2009.12.6


对话

河滩上的一个人,一直在寻找什么
整整一个下午,他向卵石低头

他弯腰,蹲下,直到放牛者的出现
他们的对话,用的是当地方言

他说他中学时候唱过戏,是豫剧
栓保的,坚决在农村干它一百年

一列火车从河面升起,上面
装满了沙子的童年,大块的石头

他的坚决和他有着舞台上下的差距
他曾和他一样,牧羊而不是放牛

三十年前,在这条河不远的下游
他还说他娶的女人很漂亮,当然

那时年轻,他越过他不该苍老的脸
一座废弃的石桥,瞪着两只空洞的眼睛
2008.11.24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