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秋

◎蟋蟀





躲在谷草垛里,进进出出的露珠歇下来
双手歉意地在抹腰上擦拭
 
寒霜的客人轻手轻脚,来了。
他不走平路,只走陡坡
 
在长港河的上游,拱桥一言不发。
首尾相衔的孩子的冤魂,不敢断开。
 
你的大衣挂在衣橱外,有着你的轮廓。
在口袋里还揣着我冻裂的小手,呵着热气。
 
来,把你的喃喃絮语吐尽,我在听。
背着这些行李我好去往我的晚年。
 
当我把双脚放进木盆,
你弯腰,低下额头
 
挖了一锹的泥土
低下多年的伤口。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