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阳 ⊙ 永远的南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低头》《秋将尽》

◎阳阳



《我低头》

越来越多的血液如水
倒流。时光收拢刀锋与岩尖
童年与故乡 ,稻米与土地
佛性与魔障, 你和他
都在身体内安插涟漪
我低头, 弯腰,甚至匍匐于地
只为在头颅正中开一个河口泄洪——

上善若水

秋风在黄叶上弹奏最后的琴声
一群细雨走得多么缓慢,多么柔情
你也一定会在前方的路口等我的
纱巾上的白云,径直步入冬天深处
我低头,谷子就熟了,山峰也远了
向日葵正昂着金色的头
与太阳对视
2018、10、30

《秋将尽》

秋将尽
早晚寒风生
通往城市的道路恪守堵车的恶习
天空下蜗牛遍野,看不到尽头
高耸的烟囱一点也没有白下来的意思
玩烧烤的人于河岸失手
让过火的芦苇沦入再生之境
有人手持A股一直绿下去
他们喜欢在黑夜里向远
将飘红的梦拉得细长
如同紧裹被窝的女人
塞不进一朵棉花
屋角蜷缩挖空心思者,眼露绿光
不停搜寻带刀的石头

秋将尽
风往冬天里吹
毒蛇在洞里点灯
为一个善良的群体庆生
穿短袖的人怀抱打铁的日子
踱步上山,裸露的双臂
每天记载着河流的温度
尚未红透的枫叶迎面而来
诉说许多意犹未尽的心愿
拐角处一种叫做枸骨的植物
历经几番揪心的疼痛
最终选择结满红籽
2018、1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