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  鹭

◎蟋蟀





我们比池塘更矮。
在淤泥深处我们拆穿皮肤,
拆开名字的我也拆开你。

灰暗比黑暗更久。
细雨毁掉了坟墓
也毁掉字典的目录,无从检索。

原野从沟渠两边裂开。
小草衔起骨头。
耕牛驮着屋檐,在坡上走:
它的腹部,两扇磨槽转动
它的眼,两束蓝色烛光闪烁

树在村庄之外才能站立,捧着鸟巢。
以倒影为食,它来了。
一只盛着面条的碗

拍打着翅膀,一只飞翔的碗
掠过头顶——
在风中,它的线条熟了。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