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水在控制我

◎蟋蟀





是水在控制我。
冲涮着木梳的黑头发控制着我。

树枝长出早安的形状,
而它的根部在说晚安。

建筑物是白痴,那些进进出出的
表情的剪纸

是路灯的开关在控制我,
是烧焦、熄灭的眼瞳

反复鉴别,是清晨切开了
多汁的窗户

划伤了整条街道,
和破漏的下水管

我们转动着嘴唇的车轮,
我们开着焦急的店铺。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