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使

◎蟋蟀





从今后只往返于黑夜,
天色未明,或天色已晚。
如此,我感激那些
付足邮资,却不再催促的人
感激那些因为等待而逝去的人,
连同我自己,毫无保留
要去相认的陌生人。
黄昏那被掀落的草帽,露出里面的秃顶
明月下弯腰,废弃不用的礼节
还有春风在晾衣架上
轻咬,戏谑,淡淡辜负。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