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鹭(15首)

◎东伦



花喜鹊,或灰皮杨
 
先是一只:观望,机警,在灰皮杨的树杈上。
那会儿,乡村公路返乡的人群,
仿佛季节一次小小的泄洪,向低洼的村子分流。
而这些惊扰,并未动摇
 
又一只相同的花喜鹊,来到这里。
你猜测,它们也许是一对恩爱的夫妻,
或者是翻越篱墙的有情人?)
在灰皮杨的枝桠间。两颗跳动的心。
 
伏波娃萨特的谈话中,
婚姻的意义:湿润。自由。具有争议。
又能怎样?无法理解,
但羡慕思想的共振。书读到这里,
 
花喜鹊的叫声从树枝上落下。
多天后,再次回到小村时,
湛蓝的天空下,在灰皮杨的高枝间
枯枝的巢房,摇摇,但没有欲坠的迹象。

2017.2.3

白鹭
 
 
更远的湖滩里,一只白鹭
脚步迟缓,环视着浑浊的水域
油菜花代理的河道
弯曲着后现代的修复术
 
年迈的沃尔科特
双眼迷离,仿佛整个世界
在不断地移动,扩大
停留在圣罗西亚的书桌上
 
此时,缩水的石漫滩
湖底干裂,石块儿和黄土
裸露出一个时代的真相
 
——哦,灰暗的一天
岸边翻书的人,捡一根枯枝
在地上画出天空,山丘
白鹭掀起的波涛
 
 
2017.3.20


木板
 
与其说,和你的讨论
是一场长久地说服,不如说
听你的解释,是木板
搭设在逻辑的桥面上
 
我们先后来到这里
停在对面的河岸。一条弯曲的河流
被一座穹桥赞美
顺从,绝望在夏季长满青苔
 
流水缠绕卵石,作为同行者
短暂的相互致意,是月亮从山顶坠入河中
欢动的河水,仿佛小小的
伤感,漫过落月
 
流动的不仅是远处
和弯曲,还有几个越来越清晰的面孔
从对岸上桥——
是的,就在你把书翻到389*
我们的谈话才刚刚开始
 
2017.5.17
 
——给果子、兰昔、西城、诗雨、梁梓
 
389*《美学》费里德里希黑格尔(德)第389页:诗是语言的艺术。
 

早晨
——鸟鸣晃动窗帘。想说些什么?
哦,应该是小路
铺设在瑞典的城市区
早晨剥削着苹果的香味
中风的外表不影响内心的思考?
特朗斯特罗姆裹着毛毯
望着窗外
几本书籍叠摞在角落
你从水房里取出盆子和肥皂
为孩子洗了一件被染色的短袖
2017.6.28早晨

在长沙
 
在长沙,白云浮动上空
我们的讨论还停留在水患的大堤上
 
是的,这个世界从不缺乏诗人
管涌从蚁穴中吹出水泡
 
被托起的,还有一些事
走进我们的谈话。中午时
 
你离开江岸和岳麓书院
在爱晚亭的小溪里,洗了一把脸
 
2017.7.11
 
寺门之外
 
两株银杏,仿佛拒绝受戒,
站在寺门之外——
 
此时,夏风弹奏松涛,
慈祥的僧人递来两枚青色的白果。
 
2017.7.11


衡山那些
 
 
——蝉鸣摇动山林。
在一棵树和另一棵之间,
我们惊讶如蜢虫
飞行。荡漾。坠落。
 
沿着弯曲的道路,
我们分辨虫孔的锯末,
和流水的倒叙。斑驳是青苔的石阶。
有人在松涛中磨着石头。
 
午夜时分,我们在院子里,
喝酒,争论——
想象理性的繁星。
还有什么可以仰望?
 
夜风空空的敲击山谷,
你想到,再向上走一走,
就是祝融峰。但词语的刀尖
只是确认了一下黑夜。
 
第二天,在回去的路上,
远处,山峰幻化薄雾,
我们的谈话犹如几粒蝉鸣,
丢在了阔大的山林中。
 
2017.7.11
 
对话
——给慧儿
 
生活的记事簿,不只是沉默的游动
还会有生命的叙事
像两个人的对话,不同的话题
一开始就败笔。但不妨碍
生活赋予的生活的美学
掌握在时间的沿途
 
这是角度,是审美本身的刀尖
划开的伤口。就如诗
被解构,推翻,重建
美好的不一定就能完美
唐突不一定就惊诧
 
这样的进入,也许是理性的阀门
过于晦涩。不如换个话题
比如你在大海边散步
海浪怂恿着海浪扑向海岸
我们看见,整个海岸线
 
扭动着世界的边
气泡充盈着,击打着远处的岛屿
海鸥在浪尖上呼叫
仿佛来到的人,打湿了脚踝
在沙滩上闪着光
 
2017.7.14

在长沙无名餐厅
——致肖歌
 
通透的落地玻璃窗上
白云为我们布置长沙的天空
烈日融化在窗外的树冠上
 
餐桌上的特色湘菜
渲染着白瓷杯和地域性
你只是选择西藏的山石和庙宇
调整谈话的慢。多么美
 
荒蛮的土地上,神秘是
信仰高于的额头?
走进的人,放低身体
仿佛一粒被佛祖摸顶的尘埃
 
此时,话题之外的湘江
水流拍打着沙袋筑起的防洪堤
经过的人,没有一丝不安
 
2017.7.23下午
 


弯曲的大河(组诗)
 
1
白露过后,秋天登上枝头。
暖色调的宜昌,一条弯曲的大河
推演浣纱石,以及白鹭移动的逗点。
 
来往的船只,浮动在水面。
仿佛辛劳的本地人,
运送着姓氏和生活的秘密。
 
哦,假设向水中丢一粒石子,
小小的荡漾里,会不会
翻出矜持的旧事?
 
比如,有位陌生的中年人
扶栏远眺;比如青涩的少女,
在水边,清洗着胸衣。
 
多么美,被江水搬运的
最柔软的部分,是江水轻敲河岸,
也是鹭鸟坠入水中
 
的呼喊。一定有什么
轻轻地解开水波的纽扣。
你深陷其中,而浑然不知。
 
2
沿着三峡人家栈道,
仿佛是一条通向祈祷的路。
来到的人,望着远处,
雾化的山峦和土家寨子,
 
在心里袅袅的升腾。
此时,你如一位虔诚的信徒,
等待被点化,被认领。
 
还有什么不被人知?
 
清澈的江面上,放鸭人
拨动着乌篷船,任凭水鸭
追逐,厮打,远离视线。
安静如上帝,他也不肯举起桨板。
 
在三峡人家,美好的事物
从不缺少修辞。比如
料峭的山石,薄雾中的小路。
我们登上观景亭——
 
开阔的水域,白云游动。
屈原。李白。杜甫……
一副长卷缓缓地展开。
3
作为画幕的点缀,
星星总是比圆月来得散碎。
如山野间的秋虫,
躲避着江岸的灯光。
 
江风诉说着夜晚。
凉,只是一个说明,
好似沿江酒馆收留的醉客。
你们游走,叙事更多的不在。
 
是的,一次想象,
大坝蓄满流动的水。
假设你用一首诗来表白,
那一定藏着
 
乡愁的外来客,
如一粒水珠,游动在
弯曲的大河之中,
不会被任何人发现。
 
2017.9.9-10日夜
 
 
饮马河速写
 ——给雨小朵,郑皖豫

下午,你们来到这里
在法桐和绿草中
交换兵刃。哲学。新城区
跑来打水的小孩子
 
使劲地把小铁桶抛入水中
你的心跟着沉了下去
当你们感到,危险如同饱满的
水珠,被拉出了水面
 
饮马河,未见马匹饮水
苲草在浅水区假寐。观景石压着河岸
不远处,习歌的青年
拍打着非洲鼓,忧伤的调子沿着水面扩散
 
此时,暗流冲击着矮石坝
翻卷的小瀑布,你几乎听到
口渴的马群
通过饮马桥时发出的震颤
 
你们走走停停。在河流的弯道
芦苇和菖蒲相互纠缠
争抢灰白的绒。在夜晚来临前
栾树把小红灯笼挂满树冠
 
2017.10.4

大雁
 
寒露过后,大雁,
在天空中借着云朵飞行。
那时,你总是仰着头,
挥动着双臂,如同它们的一员。
 
成群结队的农民工,
在破旧的火车站,焦急地
想象着驶来的绿皮火车,
喷着白气,惶恐的汽笛震颤着铁轨。
 
沿着温暖的路线,
大雁排着独特的队形;
仿佛一群离家务工的泥瓦匠,
搅动着生活的泥潭。
 
作为生存的理由,
迁徙仿佛一片温暖的湿地,
你们夫妻相拥,或兄弟为伴,
捕食。亲吻。嘎嘎的笑,
 
没有一丁点压力。此时
中年的窗外,灰蒙蒙的天空,
笼罩着工业区。几只大雁陷入迷雾,
你再也没有飞翔的信心。
2017.9.15
 
螃背山
——致父亲
 
沿着他手指的方向,我们争论
两座孤立相望的山峰,是一个名字?
螃背山,在他的叙述中
 
少年从几十公里外的小村
徒步来到这里
读书。吃红薯干。挑破脚上的泡。
 
哦,将要穿山而过的高速
在山腰中立下数米高的桥柱
多像年轻的他们,想象着远处的路?
 
相同的荆条,黄栌,散落的石块
布置在弯曲的沿途
开放的黄菊花,浸洗着肺叶
 
记忆的阀门,缓缓地松开
孤儿。饥饿。黄背草。时间的黑白胶片
阳光投身在古柏的树冠上
 
多年后,他再次来到这里
远处的石漫滩。旧址。沉入山坳的小径
生锈的风偶尔晃动着庙宇的檐角
 
轻松的语调,他和孙儿小声的交谈
多么亲切。回去的路上
凸起的路面,不时地敲击着汽车的腹部
 
2017.11.7
 
父与子:关于闪电和雷声
 
“爸爸,我为什么叫雨上呢?为什么又叫满满呢?”
“因为你是一个下雨的上午出生的呀!因为你,每一滴水都是饱满的。”
 
“雪可以挡住闪电吗?”
“不会,因为冬天没有闪电和炸雷;只有悄悄落下的雨和包容的雪。”
 
“为什么没有闪电,难道冬天的闪电都回家了吗?”
“对呀,像我们回到爷爷奶奶的老房子。”
 
“爸爸,闪电也有爷爷奶奶吗?”
“对,就是自然。因为自然有一个很大很大的手掌和肩膀。”
 
“雨可以浇灭闪电和雷声吗?”
“它们高于雨层,又低于天空,它们骨血相连,如同我们。还有
那雷声的每次震鸣,就是一次呼喊;闪电的每次降临就是一次照耀……”
 
“闪电厉害吗?它可以打败怪兽吗?”
“闪电?对!它按照上帝的安排,就像爸爸,借助雨的坠落,在你做错事情的时候,对你的宽容和提醒。而怪兽就如黑暗只会躲在夜晚,就像小心思……”
 
 2017.11.18和四岁儿子关于闪电和雷声的对话


血液科1203病室
 
七床,靠近窗户,阳光最先关照的
一个半岁女孩的年轻母亲
血小板偏低住院十多天的哺乳期女人
每天必做两件事:和自己不会叫妈妈的女儿视频,傻笑;背对着门口,挤出胀胸的奶水
她认真的样子,像对待自己的病因。
 
八床,三个病床中间
最安全的居住位置,一个十三岁八年级学生
又一次流了鼻血。
他快速地用药棉塞进鼻孔,熟练的如同一个大夫。
白血病。对于一个孩子,像高年级课本
但他每天都会提醒奶奶。马上要考试了……
 
九床,一个已到中年,常年奔波的外乡人
上有老下有小的个性女子
两次入院的溶血性贫血者
躺在靠近门口位置。就是我的妻子。
 
在十二楼的三人病房里
血液的颜色总是比阳光先抵达我们

2017.12.26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