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角(4首)

◎东伦



在南阳
 
说起南阳,就会想到玉器,
卧龙岗,新思维书店。没错,还有白河。
开阔的河道,水面平和、恬静。
像一个老实人,允许一些小动作,
翻卷河底的泥沙和鱼群——
你站在桥上,远处的事物,
总是无限的缩小、放大。而后流沙一样,
被淹没在河水中。
桥上站久了,总会使人想起许多。
比如那年,你们在河边散步。
抒写河水的人,捡起几粒石子,
向河水借要波纹。你仿佛一个多余的护栏,
无辜的留在河岸上。
回到岸边,绽放的月季,出让好心情。
一只白鹭向水中的自己,
挥了挥翅膀,花朵落在草滩。
那时,你曾担心排污口,
会不会染黑那只白鹤的生存?
光彩话。柳枝垂下身段。
回到理工大学,池塘边的小路
已经被夜读的蛙鸣铺满——
你们绕过去在香樟树布置里,
一对对小情侣,把香气摘走。
在和朋友的聊天中,他说:
从未看到过这么好的叙事。
辛波丝卡,你怎么看?
走出校园,陷进城市的白河,
已经沦为黑夜的排污口——
你们再也没有了,走近他的勇气。
 
2013.5.8
 
白河
 
再次来到南阳,
夜色已画出城市的懒腰。
途径的小雨,只证明白河的假寐,
会有一些什么。如同牙病,
让我们含在嘴里。费洛伊德,
关于人性,你的理论是对夜晚的开脱。
当然,这只是一个比喻。
就像我一直弄不清,横架在白河之上的
那些桥段,究竟谁是谁的路。
允许我把它们称为:一条条小溪,
行色匆匆。我们在心里装满水。
在桥上所看到的一切,
总觉得婉转,轻盈。带着欺骗。
比如白象公园,并未看到喷水的象鼻。
比如,喧嚣的城市,
在放空自己后,会不会再次充盈?
算了吧,好心情不要被影子砸了脚后跟。
此时,白天水中晃动的草滩,
观水的白鹤,当天空给河面蒙上黑纱,
它的飞行,将会被夜晚收留。
远处,两岸站立的灯光,
被视线串起之后,再一次证明,
两条弯曲平行的轨道上,
河流的列车,将默默地转运。
 
2013.5.25
 
吊床
 
你们在院子里聊天时
母亲从一堆旧衣服上摘下纽扣
一颗颗曾经明亮的小锁
如脱落的牙齿,松开了双唇
 
刺啦,刺啦……离开纽扣的衣服
开始破碎,疼痛。乌有的伤心
你曾质疑,旧时光不足以承载远方
她笑着,把它们团在手心
 
那天傍晚,当再次回到这里
一个布绳吊床——
母亲,你在两棵树之间悬着
一双手:柔软,温暖。
 
 
2013.5.26
 
触角

生活赋予生活的,要比想象
馈赠的更多。想到的时候
已是中年的深夜
窗外的黑,是零下的冷风
打扫着城市的街道
 
没有人。只有孤独的路灯
在微微地等待
 
布罗茨基,独自一人
在纽约大街上穿行
心里,装着俄罗斯的冬天
那里有几个牵挂的人
围着一堆木柴,写着书信
 
异乡的故乡,并不缺少伙伴
但这里并不适合久居
他要穿过这条路
来到威尼斯的圣米凯莱
把自己和俄罗斯,种在石碑上
 
命运是命运的试图
这样的谈话,显然是
一个人在说,一个人
取出词语的剪刀
修剪着枯枝,和生活的毛边
 
假设,这是一盏小灯的夜晚
那一定是生活赋予生活的
比想象的更多。比如一些文字
黑蚂蚁般排着队伍
你们相互碰撞着触角
 
2013.11.28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