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阳 ⊙ 永远的南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一封检讨书》《人心》

◎阳阳



《一封检讨书》

时光在大风中耳语
喷吐岩浆,刀光闪烁
白雪呼啸尖细,绵绵不绝
打在一公里外黄昏粗糙的脸庞上
蚂蚁脖颈僵硬,坐立不安
有的怀抱分娩的信息
过冬。一只接一只
爬向墙的正中
等死

我愈来愈发现一件事多么紧迫
有必要召集村庄、山林、河流与天空
开一次深刻的民主生活会
至少要用上一整夜时间
我必须从抽屉拿出最锋利的剪刀
剪开心上的死结,从骨子根上
作出深度剖析:在追求与它们
一体化融合的伟大工程中
本人目光呆滞,步履沉重,进展缓慢耽误工期
本人一无是处,甚至日渐消极,堕落……

比如离开村庄几十年了
亲人们死的死,老的老,病的病
田野中日夜挥舞杂草的手掌
本人却思想深处早已忘却铁犁铧与锄头
鲜有回家的乡愁炊烟一样升起
致使村口那颗无奈的老樟
宛如向老的母亲
形单影只,不断在寒风中往下
落叶千年。打去的电话
时常无人接听……

比如山林中放牧的那些日子
栀子花如一根结实的缰绳
跟随独轮车上的微风
从五月疯狂开到八月,一路稻谷飘香
青蛙吹着走调的竹笛,斜身跃入山塘
而本人却是如此铁石心肠
一笔一划抹杀着记忆的画册
每天骑在高铁上啃食面包……

再比如本人死树一样的十指
已捞不起沙石与淤泥,没有丝毫气力
去抚平河水日渐上涨的皱纹
目光也被一座重症室千度近视
难以分解出微弱的一缕余光
去安慰天空不再湛蓝的心房……

以上是本人发至内心的一封检讨书
恳请同志们用带血的语言批评指正
2018、10、26


《人心》

昨天下午我找不到一对钥匙
我记得是打河里游泳回家
开门后过一会就不见了
妻不相信,为我设计了各种可能
反正都是与我犯错
或他人心怀不轨有关
妻组织人马
趁夜翻遍了河岸、菜地、房间
我可能留下足迹的每一个地方,均是徒劳
于是她一顿臭骂
至少两个小时,甚至花费整个晚上的梦
因为第二天骂声还在零星地继续
我想这肯定是她在梦中就计划好的
因为在她看来
丢钥匙是件天大的事
涉及太多不确定因素
与安全有关:这个社会什么样的坏人都有
而我从来就认为人性本善
坏人坏事都是个体,不具普遍性
我虽然是个法官和诗人
可我总也说服不了她——
关于人心
需要怎样的一种药、医疗术或保健品
才能安静下来,夜不闭户
2018、10、2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