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俊 ⊙ 红墙之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行走与雕冰》

◎陈俊



《行走与雕冰》
1、
大雪漫天。这真是一个悖论,越是刻骨的,越是浅白的。
有一个痴心,用脚印在大地上写碑。
越是有个性的,越走荒径,越容易被忽视和掩埋。
2、
我把自己内心的蝴蝶赶出去,它们缤纷。我就忘了它们流落民间草泽,或者假装不知,我学着想用脚印去踩出不朽之痕。蝴蝶或飞走,或被踏死。
我深陷自己的柔软和纯洁。
3、
只要有雕刻之心,暗影一定为了衬托,眉毛也有表情,胡子挂出时间器具。
冰在刀锋之下圆润,那些通透之思都是从表面深入内部。
最后刻一双眼睛,那是一生杰作。
眼睛拘留了生命的魂。那扇窗户通向春天。
眼神里看出水和光芒。
4、
一生要做两件重要的事:行走和读书。
留在行走中一定是自己的模样。
只经历纸上的风雪,一定让自己变得惶惑,模糊。在行走中强化自己,一一了然于胸。唯如此,纸上塑下的自己才是按自己的模样雕刻的。
然后有了生命。活在纸上的是热血和惊慌。
5、
抚摸都有冰凉的肌肤。内心的热收得越紧越结实。
6、
把路雕成许多模样。脸模子很重要。枯叶也有完整的脸。
7、
一个人走在孤独的野地,我听到雪被踩得咯吱咯吱疼痛的声音。因为有这声音我没有滑倒。
而许多人走的路上是听不到雪的呻吟声的,许多人走后,脚印模糊不清。雪矮下去,失去了顿挫的节奏。反而容易结冰。让人悄不留神便被自身的重心不稳滑倒。
8、
一走进那间屋子,我就换了一副脸孔,豪气干云。
一离开那间屋子,我就被冰镇,后悔得瑟瑟发抖。
到后来,那间纸上的屋子神密莫测。
自己给自己火焰,又给自己冰雪。
9、
不断把自己内心的水份挤干,把自己挤成毫无杂质的蒸汽,才打开上升通道。
飘然而至自由自在之境。天空深邃,壮阔。
即使再遭变故,遇冷。心灵更加通透。
飘舞如蝶,一场雪的行走,修成正果。
万千的冰雕是你的骨头和血肉。
(发表于2018年第2期《未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3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