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阳 ⊙ 永远的南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疯狂的作物》《民间》

◎阳阳



<疯狂的作物>

很难想象我会心甘情愿吊在一棵树上
非求速死或俗世间的移情别恋
是突破粗糙时光的星辰,送来晚到的珊瑚

一颗钉子在移植的黄土扎根
光吸水不施肥,释放的铁屑有着河流的雏形
船行鸟飞,荷锄者穿梭日夜

这些一丘田又一丘田的作物
由小向大,凸显的个性绿得发烫
秋天的岸堤,天空散落村庄的眼线

如果一万年太久
生命里至少需要空出一条小巷
活着,与疯狂的作物对视
2018、10、22

<民间>

正是霜降时节
秋风吹走城墙的胃
深藏骨头的人身子臃肿
开始收获清晨的白毛
白毛有甜呢,太阳一碰就碎,顺眼眶直抵骨髓
菜籽露头,望望人间秋色
上身残留草木斑斓的幽香

我与它隔河相治
暗地里偶尔相见,互通有无
小儿在里屋熟睡,陪蜘蛛织网
他手提一篮子梦想
从陌生的屋檐开始,直到挂满桂花树
树下的蜗牛守望被开发的日子
拽紧马鞭草一样的童年

烽火熄灭两岸
四梁八柱的庙堂中间
镌刻的一个语词明辨可见:散落
民间的绸缎与歌谣塞满河道
船载月,顺流,国王跨界酩酊
战马沿南山一路飞奔
悠然捡拾着失重的黄叶
2018、10、2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