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杰 ⊙ 张杰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沉默》(1-3)

◎张杰





《沉默》(一)

你常对着灯火沉默
暴风雪盲目走着
千万野兽的利爪,碎屑旋飞
你不会像钟表平稳地运行

桂月的心,在闪闪发光
在追悔的池塘,化为一颗彩石
机器隆隆迅速扑向明天
像暴风雪盲目飞着

你见到变幻毁灭的沉沦
最后的大街布满暗礁
千万利爪,对着灯火
毁灭,沉沦,像钟表沉稳

暗礁已是透明,荡在城堡上空
可见的一切,皆是磨盘的幻影


《沉默》(二)

每天你要强力插入现实
那是一条乱如野蒿的路

逆行的车,胡乱横穿的人群
堵塞的学生,在快车道上飞奔的家长

为申请卫生城,为压尘
洒水车直到暴雨天,仍在洒水

这是荒诞,无序而有趣的风格
有时却是哈哈一笑中的泪滴


《沉默》(三)

铁藜寨小刺,吹着风的箫
小蜂探着地上绿虫
死去的虫,像卷缩的童装
慢慢的死,慢慢循环的春风

变成微型火炬,点燃荒野
铁藜寨的钮扣果实,用绿色小锤
锤着柳絮和蒲公英,我们在飞
像透明白鹳升起,那圆形

向西方滚轮的,太烫的
爱的时刻,沉于阴影
像小雀旋在黑褐菜地
花椒带刺的小果,延伸

诸物奉献的眼神
不锈钢信号刺入夕阳
雪松向我们倾倒幻觉
春天的真,赛车般漂移着我们



一只手臂,领带样飘起
脸色苍白,愿为你效劳
高脚杯指纹,在等老相识
好似忘了活着

胸针环视着河流
闪闪宝石胸针环视着
一座城市看不见的重负
秋雨使树木披上鲜嫩的浮肿

秋风放下混浊的玻璃
不知不觉,夕阳通往车站
土路内心沉重,却搬来
一群被黑色暂存,领工资的矿工

像意外的目击者,站在塌陷的地下
矿井不被理解,在深处嗡嗡低语
一无所有的眼睛,放出特异的放射
告解,忏悔,像即将消殒的煤层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