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五首

◎杨四五



●软管

对接之前它从一处来到此处,它的蓝色
非常具体。它的空洞
容纳一部分白昼,也容纳我闭上双目后飞翔的眼睛:

在环形包裹的内部,白昼该有如何的形容?
我穿过它在它未存之时
我呼吸它现在呼吸的凉风

我从未有过担忧如现在这样,面对一段近距
必须迂回,而这迂回
成就着城市最为寡淡的风景
 
我不能轻易跨过,正如它的沉默。它的蓝色
环环相扣,在我之后塑造着有形的空虚


●偶得

衰老时有暴裂的外壳。但暴裂
是无声的。有声的
为了继续打开

犹如胡桃之内,沟壑纵横的桃仁
在无声中分解
又在有声中碎裂

我相信毁灭之后,还有可以拆解的存在
我因为用耳过度
忽略了无处不在的瞳孔

我相信通体晶莹是形容的不足
流水是象征的不足。它一直在我的体内
也在无数个异名者的体内,反反复复


●星空辽远

我们是土地上失重的一群,有过浮力
与液体环抱的木塞

我们倾倒的一些,在桌面形成奔腾的马匹
也有断裂的一些,在桌面上攫取我们的眼睛

如果疼痛能够忍受,并且成为习惯
我们圈养的马匹便会流失,我们摩挲的一面
便会成为荒芜的背景

星空辽远,丛生之物潜伏其中
我们隔着瓶子,用命名的方式将其占据


●夜半

这声音近似于哀嚎又像是无风而至低吼
每一扇可能的窗户都在夜色下
紧紧地关着

开着的一扇,仍然亮着灯
照着年轻人父的手臂和婴儿清澈的啼声

他一定不是因为饥饿
他听见的声音来自于对面阳台两只失眠的猫咪
——这源于我的分辨
但他不懂。他更不知道樱桃

挂在人们熟睡的墙外。在无人消殒的夜晚
一对情侣,折下过沉重的条枝


●经典的诞生

死亡之前总是看见她褶皱横生的脸
她不一定
能向我诉说或
倾听我的询问

她也曾感受到我的厌弃
在无人知晓的角落
但一切终是“过去”了

一切在浓烈的黑暗中流失
仿佛缓缓稀释的黄金
余下的微小的一点,在语言的边界上
又如夺目的钻石

旋转中她将生前的空气与落叶吸附
她犯下的过错
在伤口上被明亮的钢铁燃烧

我仍能感觉到她在抵抗时受到的撞击
而灼热
荡然无存,以至于我甘愿跳入无风的熔炉
原谅她永难修复的时代
原谅她在死后获取的谬误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