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沙集1191-1205

◎冯青春



泥沙集1191:挑担老者

路遇挑担老者
臭气刺鼻
睁目一看
挑着桶也
桶内浊物翻滚
我说你这老者
他说怎地
我说你也不让一让
他说闪开闪开
大摇大摆
一起一伏
扬长而去

泥沙集1192:女权主义

女人已俨然形成了一个阶级。这非常不好
要让她们重新裹脚。住在阁楼上等待婚配

泥沙集1193:深巷

大街上住不下时。一些人就到巷子里去住
挑担的。捡破烂的。炸油条的。各行各业
巷子非常之深。在那幽暗深处。甚至有刀客和窑姐儿
我也曾寄身其中。和一对在五金厂上班的夫妻做邻居
我那时是个流浪汉。每日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工作还是抢劫。尽是思考这类问题
也有安静的时候。吃饱喝足趴在窗台上
夕阳淡金色的光辉洒在深巷中

泥沙集1194:中国穷人

在中国。我曾看见过真正的穷人
甚至是。他们不是人
是一种类似于人的。直立生物
他们住在远离人类的贫脊地区
栖息在窝棚和废弃的房子里
和所有低等动物一样
他们每日所追求就是如何填饱肚子
夜里。在又脏又乱的窝里。他们交配
和所有低等动物一样
并不是所有雄性都可以交配
大部分只能发出闷啍。昏沉地睡去
冬天。因为皮毛并不耐寒
他们则终日围坐在火堆边
漫长的烘烤。发出模糊的呻吟

泥沙集1195:中国病人

精神病不算病
大不了发发疯。死不了人
身体上的病最吓人
一个不好就死翘翘
于是人们争相去医院
把精神病儿子锁在家中
一家人抬着患癌的老爹
从山坡上冲下来往城里赶
一边赶一边举起电话
――喂喂喂。大表哥
――喂喂喂。堂姐夫
借钱啊。救命啊。快快快
杀猪一样的嚎
老爹已经白发苍苍
自知来日已无多
却也舍不下短暂时光
躺在担架上
咬紧腮帮子
滚落两滴浊泪

泥沙集1196:中国光棍

在中国。光棍们从南方打工回来
回到层层叠叠的深山里面
回到浑浊老迈的父母膝下
回到烟熏火燎的土墙矮房里
回到长满荒草的几亩坡地里
回到女性只有老妪和女童的村庄里
光棍觉得无望。觉得这算什么东西
但是有什么办法。外面更阴险
光棍苦涩着个脸。走到小时候放牛的山上
到那棵树下。抽烟。站立良久


泥沙集1198:中国田园

在二十年前。在中国。在黄昏
农村里面尚可看见炊烟
树木掩映的房屋的。周围的田地里
在金色的秋之黄昏里。尚可看见
秸秆燃烧产生的火光和青烟
但是现在都无了。青色的袅袅的烟无了
黄昏里的影影绰绰和喧闹无了
现如今。我站在五楼的阳台上
看见长满荒草的田园上。道路笔直
摩托车和汽车发光。冒烟。代替人们发出声音

泥沙集1199:中国女人

中国的女人。长着一个小屁股
被旗袍或者碎花裙子包裹着
在结婚之前。这个女人叫做姑娘
羞涩又狡黠地坐在家中。等待着高额聘礼
是的。这个时候她是个姑娘
但是也不一定。说不定她已在学校
或者是打工途中。已与另外男人行了好事
但是。总之来说。她还是个姑娘
你需要花很多钱才能把她娶回家中
用鲜花扎就的车辆和锣鼓。把她迎回家中
在酒席和鞭炮声中。把她变成女人
多么美好。这个被旗袍或者是碎花裙子
包裹着小屁股的女人多么美好
灰暗的天空下。蓬荜突然生辉。多么美好

泥沙集1200:中国人民

中国人民期望有个好皇帝
盼望着上面的大人物能有个好政策
所谓好政策就是能多搞些钱
现在靠勤劳已经搞不到钱了。只能靠政策
大人物站在高台上。云雾漂渺如同神仙
大人物说。赏。即是好政策下来了
即是主人高坐。向匍匐的翘臀撒出钱币
即是向着颤栗的。眼里闪着狡诈的菜色者
发出福音。阿弥陀佛。即是如此

泥沙集1201:小诗歌

我会种地。我种地
你画画。多好
种玫瑰花还是大麻叶
种春药。每天让你兴奋鬼叫

泥沙集1202:零点三十五分

0点过后。街上除了酒鬼的呼啸空荡荡
到三十五分。酒鬼也疲倦了消失了
我把耳朵垂下来。把烟头捻灭在桶里
桶。嗬。桶哦桶。我朝它里面吐了几口口水
我的口水里有烟味。和酒味
在之前。它们盘踞在我的嘴里
现在。我把它们吐出来
把它们从我清秀的牙齿间飊射出去

泥沙集1203:清晨的献祭

醒来时。天还没亮。既然再也睡不着
就索性大睁着眼睛。看这天还要黑多久
那些光天化日的事物。还要瑟缩多久
就这样躺啊躺啊。看啊看啊
果然。忽然间。天开始麻麻亮
许多潜伏者开始蠢蠢欲动
它们已经隐忍很久很久啦
似乎这样的日子再也过不下去了
它们全部从弓伏中站立起来。露出铿锵的身形
此时天已大亮。我披衣下床。心里一片明亮

泥沙集1204:蓝色广告牌

不知何时。那里挂了一个广告牌
蓝色的。被两个铁箍挂在电线杆上
那根电线杆我也是第一次看见
白色油漆剥落了。布满了流淌的锈迹
说明它站立在这儿已经很久了
曾经有一场又一场的大雨冲刷过它
至于那个广告牌。蓝色也已泛白了
上面画了个窈窕的女性。她的
丝质的长裙。这个时候也已失去了颜色
这些残破之物啊。这些曾经的干净鲜艳
现在衰败了才让我看见

泥沙集1205:寒风中的大腿

天黑了后
紧绷的大腿上空气流动的速度陡然加快了
这是起风了。是风带着寒气大军在腿上前进
然而腿并没有惊慌。或者说它只是
紧缩抽搐了一下。就像到河里去洗澡
刚入水时一惊。立马又放松下来
甚至是。就像两个人并排坐了很久
他终于伸手摸了一下她。她虽然期待已久
但是也如受惊一般抖了一下
 


返回专栏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