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木 ⊙ 川木的磨房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关于公园的一些诗

◎川木



致2013

 
马蹄兰,蔷薇,带滚珠的荷叶,格桑花残骸。
月份奉送出无言的事物
池塘半壁冰封,另一半,被微风轻轻触动

生活从未离题过。当每一天的光
率先通过早上6:00的镜面到达眼睑,远处的墓碑
和近处的柳树就会被重塑

依旧是那条路,依旧是通向不可知
的下一秒。脸孔是心胸的写照,与饮酒后
略有出入——但,生并且活

毕竟是需要胆略的,因为
春水面前,花枝更高。每个早上,不可教化的舌头
都准时启程,抵销高音C之王*的过度笼罩


*,指帕瓦罗蒂。家庭扫除时启动高音C,洁净程度一定会不同以往。






 

早上,在公园


酒器吗?大雨洗过天空
秋分后,清晨的公园送出

一两个中酒者。之后,是
三个、四个、五六个、七八个

淡黑的云,宿醉的混沌,
不完全坦白、透明的酒瓶。

湿润的亲情,干燥的恋爱
“她脚拇趾太大”,靠步行获取灵感?

秋叶飘坠,斜风散淡,到处夏末的苦味。
湖水中,深井般的小径升起来:

“泛青的格陵兰”呀,
你纷纷的相遇之灰……






 

公园里的SHU先生



 
在早上,一群人
横穿过三棱镜公园
在树林、草地和
湖面上
疾走如飞
其中,有些人由于走得过快
不小心露出了昨晚的梦境
在雾霾重重的人间
他不得不反复擦拭脚底
的淤泥,以便
在下个夜晚
继续飞
 
 

 
那个走得不快不慢的
四十岁男人身后
总跟着一个
穿风衣,裹着厚重围巾
只露出眼睛的女人
一架看不见的尺子丈量着他们。
他们从不交谈
也不互看
 
在树林比较茂密的地方
沉默的空气
化身杀戮,震下簌簌的露水
而绿色的湖水边上
有人高声
朗诵,听不清
什么诗句。更多的时候
公务员与清洁工
同时出现在
某个拐角
让整个早上为之一变
 
 

 
不远处,是金融大厦
许多人间的遗留物
将被送到这儿。
增加质量。减少焦虑。
(银行正是造梦的好地方)
金融中心的大厅
有舒服的宽大沙发和
一脸懵懂的保安人员。
也许因为武装的压抑,他们从不随便聊天
连面前经过的长腿美女
也不溜上一眼
 
 

 
许多时候
旋转的小道代表我们进入
一个分化的中心,出路就像密集
的书页,较劲于暮春的樱花
那时候,刚巧认识的两个人
如果能够碰面
他们就会立刻变成亲人
相互疏远
并启动警备装置
 
 

 
公园里有许多花和“会所”
花常常开,“会所”相反
从不对外开放。
 
当我刚说出这两个字:“会所”
他们就会将右手食指
竖在嘴唇上
警告我要提防,别乱说话
 
远处的海边
一群人将船
打造得结结实实
等到霜降、冬至、大雪等等
凉得嘣脆的时候
就推进大海,随便它飘到哪儿
 
 

 
有时候
SHU先生管雨天的太阳叫“长春花儿”
因为只有它有权利
迟到早退,也不害怕月度报表。
他还管那假面一样的人工湖
叫“仙湖”,并为她写了一首
情深意笃的诗
 
人和人之间
寂静有时候只会
摩擦起火,不会跳舞。
但那天穿过湖边蓼花时SHU先生
忽然无师自通地明白
那不是两个偷情者
而是一对夫妻
 
 

 
赤裸上身
奔跑的男人、三五成群的女人
一人倨于前,数人亦步亦趋的游击队员
每周几次
他们像公园的皮肤上
泛着的隔夜叆叇的水汽
二十分钟后,他们纷纷
从几个岔道上
重新出现一次
一种真菌,长在时间的菌床上
又快,又朝不保夕
 
有时候
SHU先生对着他们
偷偷拍照。他装作拍一朵花
事实上镜头反转
正好捉住上他们的脸
他和他们
我和我
我和我们
众多的身份其实是同一个
鬼脸
 
有只喜鹊知道这些。
它立在道旁的栏杆上,驻足
片刻,突然展开翅膀
慢慢飞向高处
的树梢,心事重重的影子
旋即被风吹散
 
 

 
这是北方。
水面无法改变
树木的悲剧角色
红色,轻佻。
绿色,不安。
蓝色,诡计多端的狗熊
雾霾色,响当当的公务员
赭石色,欲望;
青色,寂静。
 
水是最好的老师
耐心等待人们举手
回答,或是弃权
 
 

 
树林里的雄性达尔文甲虫
是好斗的。要是想获得
姑娘的青睐,它必须要冲锋陷阵
两只鳌钳,高高地将敌人举起来
扔到几丈高的树下
(战败者也有必死的决心
他为什么不飞呢)
 
战胜者一路攻城掠地
得意洋洋……
可是羞怯的达尔文姑娘
除了在树叶上练练芭蕾,并没有做好
嫁人的准备
勇士,拦在她面前……
一番表白并付诸实施后,被胜利冲昏头脑的
达尔文,高高举起了它的姑娘!
 
对达尔文甲虫的事
SHU先生决定三缄其口。
如果要表明立场
就用快步和慢步。
快快快
慢慢快
慢慢慢
快快慢
总之作为信号
一定得巧妙,不能让人看出
愚昧和仓皇;妇人之仁
这淡粉色的软骨病更要不得
 
 

 
鲜花和蘑菇
步调并不一致
草地和浓荫
也不是对仗关系
公园三缄其口
但含氧量的确多,好在岔道也多
让人足以避开
晃晃荡荡的、熟人蜂群
嗡嗡嗡地不说话,你说
该多尴尬
(但有一次听人说,有人因为坚持不懈地跟上司
邂逅而获得了升迁的机会这让他就十分听不懂了
难道他的上司就这么喜欢他们的嗡嗡嗡的叫声么)
 
 
拾壹
 
当SHU先生到达
并换好丈量公园的鞋子
他发现
左边树林里,冷杉又高了一尺
格桑花拧着细长的脖颈
头都晃晕了
 
接下来
又会遇到瘦削而疾走的
肥胖而踱步的
亦步亦趋肥瘦相杂的
男人,女人。
衣服覆盖在身体上。
面目模糊,方向不明。
四十分钟,
两次狭路相逢
及早避让——小径不但擅长养马陆
也是社交说明书
 
SHU先生想,不必害怕
也不要窃喜
没有人会注意
一个昨夜起飞的人
鞋底的沙子
 
船走到哪里
渔夫会记得,风景却不会。
游人只负责呻吟。像是
终获治愈的的高潮
最后来临。
 
海很大。公园缩在
城市小小一隅
只能屈居第二。要是所有的人
都涌向公园
必然有更多的小径
涌出来:金融中心、金字塔、通天塔、松塔。
 
沉默必以实相告:
“我来过多次都没找你,只是随随便便地过了一生”
 
 
拾贰
 
再见。再见。
再见。再见。
早安之后就是再见。
再见就是驶入大海。






 

一片叶子


      ——有一个自然界在吸纳各种暗喻的混合*

很多时候,一幅风景,不仅是风景,
它维度抽象的CMYK数值精确地向
你我解析:尽管这世界看上去黑白
分明,仍保留其他侧面。而墙头上
永不凋落的那片绿叶子却相对偏颇:

它中了数学魔法,实相掩盖了虚幻,
这是由数字引发的视觉革命:一种
以停顿状态规范的终结,一种空无,
未完成的完成。我的祖母深谙此道。
爱虽以怅惘之名离职,也深谙此道。

要替它布置上虫斑、晒伤斑和其他
命运中必要的瘢痕,证实活着不仅
是一项本能;无数强劲的外力告诉
我们不管明智还是疯狂,狎邪还是
单纯,污浊还是透明,四位发明家
赋予万物的初心是平等的,没给谁
特别的恩宠。尽管我母亲看法不同。


*史蒂文斯:《徐缓篇》,张枣译






 

在公园


对于优美事物最好
先经过暗夜般暌隔
才能获得更加微妙
的味蕾,更卓越的
辨认。漫游的中途
一定要常坐下休息
才能发现更多蚂蚁
花香如针刺,健康
神经绑架叮叮咚咚。
在公园,再次印证
这个直觉:往高坡
疾行之后,有秋千
一样的酸楚失落感,
舌头同时复活于此
愉悦:沙沙作响声
并没清除某次烫伤
经验,反而更闪亮,
虚荣因此难以避免





 

白露


轻霜遍布的公园暂时隐居
于越来越多的人群

湖水宛转上升,似有怜悯。被脚步
锁住的钟声同时开放钟声:布满爱与被爱的

荡漾像一个困境:甘醇而凛冽
它选择在白露之后前来,晃动一棵树,一个人

晨曦是轻的。青苔那么滑,也是轻的。
侧身躲开一朵斜逸的花,那一刻也是轻的

当你侧身,微微质疑的风正大而微妙。
你伸手说“你好”,却好像什么也没握住



 

秋日


波动的鱼群显示
诗歌作为哲学思想的不确定性
但花确实又开了,在这

不可思议的季节。你看到了,
并深深被震撼。而前一秒钟
中文的意象还曾用大雁和黄芦

洞穿你对所视之物的认知,散布令人
上瘾的气味: “对隐喻的依赖”
的确,你忽略了隐喻之外,自成一体的生活

耿直而且傲慢,值得
配备新的飞行器,以不可能的速度
瓦解你对于未来速度的恐慌。
 

 

 

 

冬日


夏日曾经漫长,而现在
已是冬天了。
每天,公园提示我要用愉快的
步伐,替换整夜的
离散。我照着做了,基本
不抱什么偏见。但我

如此孤独——呃,这话
一旦说出,就是交给你了
一个羞耻。每天,我在必然
遇到的人中间,
找到早间新闻的蛛丝马迹,
却无从通感。

某位同行者看了看我
又把视线移到别处,仿佛已察觉
我是个拒绝新闻的人,却
保持了见解的偏颇。一只小野鸭
独自在水面上
滑雪,与我一同历险。

多完美呀,这个缺憾。
环形岛屿曾是一个局限,
但现在,一只鸟轻易就可以
打破它。它是我的小光源,
形象并不年轻,但依旧
很美,甚至更美。

铁丝的枝桠日益呈现。
几朵小花躲在语义的暗部
练习修辞。落叶正与
看不见的藩篱,展开骄傲的竞逐。
与你一样,它也是美德;
但你应该更美,或者更痛一点。

我跟你说:明天见。

 

 

板桥霜记


不可测的轻霜已
染上木栈道、草尖和
柳叶眉梢,为冬季言辞
增加分量。而生活中的轻霜

更像被主妇青睐的
糖霜,苦味被剔除,增加
更为轻盈的甜。这不为你所
喜欢,却是真的体验。

从生活的杂乱中,找点线迷宫
的布设技巧。缘此便可
环游世界,从中古渡头,到茫茫无际的
北波罗的海。轻霜跟随着我们,

这忠心耿耿的异己者
会代你疼痛,并且带你
迂回于环形道路不可割裂
的围合之恙

短暂的、狂喜的熙照后,我们会
接着经历乌云和晴雪,我们会
展开不可调合的辩驳与争吵——遵从爱的
无意识宗教

旨趣各异的公园昆虫
身怀不同的飞行绝技,教我们
学会为自身的加速;然后
我们会一起衰老,像跃过某条沟壑

轻霜用轻盈的历险记
证明命运有时的确轻薄。或者说,
轻霜仅出于对轻盈事物的
轻度逼迫

观点在旋转,为日复一日的盐粒做
环形注脚。今天,你看见
板桥遍布霜迹,连早安课都为之延迟;
突然你发现一只凸显的戴胜

正停在你的正前方,与你
面面相觑,仿佛被牢牢钉住,并伴着
轻微的震颤。裂纹般的湖水荡漾开这个瞬间:
我们,一定程度上说,已就此献身给某种永远。






 

冬雪



冬好深,寒冷
驾着雪花赶路。茂密的草与
稀疏的草,穿透风的指掌。

前些日子,两张鲜艳的
叶子,一前一后坠下。
茂盛的草与稀疏的草疏忽离岗,

没有丝毫愧疚。贫穷
而听着风声也是好的——*1
也没有贫穷。

失去草的庇护,我们在岩石间
穿行,磕磕绊绊,受些小伤。
风的刀刃,刻下不可名状的梅花

有些人从水路而来,有些人
在沙漠。死灰吹不起*2 的楼头之絮
止于浮荡。冬雪迟早再次降下,

沾满梅花,渲染它惊人的老年。
亟待宽恕的雪野空有其白——
像永远那样白,并无沙丘将其移动。


*1《反对英国人之诗》,罗伯特·勃莱,王佐良译
*2《寒食帖》苏轼
2015-12-13

 

 

与不确定者XX同游公园


来自夜晚的明月潜行到清晨,
在每天的木栈道上洒下青霜。

凉而虚无,远胜弥漫的雾霾。
混沌入睡眠后,模糊为记忆。

日子,聚合中反复分崩离析;
我们,无枝可依的两块石头。

于飞行中崩散,须臾里燃烧。
霾太重,看不清彼此的眼眉。

而又从天才的少年公园这里
学习衰老;矫正没通知到的。

看上去漠然,实际是向你我
打开一面小窗,细微而清晰。

你几乎同意了?虚无的真实:
公园就是海、山;无需意义。

甚至连“真实”—这个暗词。
唯物论患者真实么?然也非?


2015-12-15




 

从湖开始


从湖开始
你由九曲的岔道
转上一条更隐蔽的路
竖着衣领,双手
插到口袋里,两条
接通的细线摩挲
各种声音:各种浩大
但不为人知的声音。
总是响着:
在湖东、湖西、湖南、湖北;
在山南、山北、山东、山西。
仿佛你的口袋
是一只全世界的口袋
你看不见,但知道这世界
迟早会蹦出来,像
久陷雾霾的第一道光
这光亮太好了,
简直不忍心期待——
你走着,自始至终
顺着一个大圈






 

春风有掌故


庭前花始放,
阁下李先生。*

倦怠与懒慢一一
窗外扎堆的鞭炮,
沒头没脑地乱响。

倏然又三月,春风再次向旧年
追索一位老人。青梅须以盐渍
才可消入口之苦?

气温回升,接近焦糖义理。
熬入不明所以的空茫,
似节日真能缓解永渴。

那声响在某处按捺不动。
一旦释放,将势如春水
浩荡,或者渺茫。

雀阵腾起于广场静谧处的矮树丛。
当他们逼近,一个消点透过他们
永远地朝后退去,几欲穿透某种极限。






 

游园者说


——兼致马雁

春来了,花苞压痛枝条,
公园率先长出篱笆

寒潮一旦过去,冷就没存在过。
记忆与时间,在双重遗忘

云层下沉,宿霭上升。
此时,理应沉沉思念某个人

那究竟是什么人?
风声隐约,远在天边近在耳边

存在一种浩荡么,纵使脱俗,
人,也难免虚无一死

用心审视:这春意何为?风声,
洗劫完一冬的尘埃,又送来新的尘埃

日子飞快,公园轻率得像个草图。
我将与繁花一道,艰难涉过甜美

 

 

 

涓滴记

一一致未明君


散步,探索公园每天
的新鲜:无穷而意外的

公园,在夜间再次升起,
于清晨时分,到达秩序顶点。

露水里:井水、河水、湖水,涓滴
汇集艰涩海洋。锁链衔接的世界

肉感而富有弹性,似猫爪
在妙论,山喜鹊在反驳。

见解并无新意,但弧线渐趋完美:
藉此可以滑入春天的核心。

耳机接通在阻绝与断裂之后,
大海将重组内部倒影,并闪耀它。

在湖心,城市的另一端口,小鹈鹕
稳驾水波,与云彩一道,练习弥漫。

垂柳率先启动春天的震动机:
此处,请冒险垂钓,“一波生处即江湖”

好山好水等在我们前面,看花朵们
次第突围。那率先到来的篱笆,

正化身潮水,朝成真的
树荫深处愉快地撤退。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