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狐 ⊙ 明暗世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莫浓

◎火狐



冬天这么好,何来的悲苦

燕子,看不见了

落花也看不见

风吹进胸膛就有了曲子

该不该告诉你,那风

是冬天给我的

就像你,时而涌现

腊月,火树银花

我不知道该责怪什么

幸福,年年都有

不稀奇了,不让人心动了

 

     缓绿

 

竹林深处的声音撕了绿

昨天,今天和明天

我多么想忘记啊

绸缎般弯曲的流水

云雾的腰,那么柔软折断

定是我迷惑了亲切

万般琢磨一个薄雾的早晨

白鹭横飞过,远又无声

竹林下我轻敲了相思

清脆伴着丝弦

那是我说不出来的了

撕开的绿,修长又缓缓

 

     如雾

 

我尽是低头,忘了

一个人,漂到雾中央

哪有花好月圆,笛短萧长

一个人,一步一舞

怎说难当

长袖可以随风去,不泪不语

心池微澜,想当年摸样

似泉滴,绿苔铺路

最怕红妆

那人如雾,那人如迷

驱亦不尽,唤亦不出

我尽是低头,忘了红妆旧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