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8年9月)之二

◎伊沙



《北京行》(组诗)


《送》

毎次离长安
送我者渭水


《画》

下雨天的车窗
雨滴爬过玻璃
老天爷的精虫


《插队》

我发现
爱插队的
都是肥仔
像出行的金三


《神秘》

飞机上
一个娃娃老在念叨:
"飞机吃药药
飞机吃药药"


《足迹》

一个人
生哪儿
呆哪儿
去哪儿
不去哪儿
去哪儿多
去哪儿少
从哪儿
搬哪儿
死哪儿
一生足迹
全是命运



《在北京之夜观影时想起胡宽》

胡宽的人
比其诗英俊
胡宽的话
比其诗精彩
他是天生口语诗人的料
却写着胡里八涂
乱发狠的诗
想当年
他说《红高粱》
为什么能得柏林金熊:
"老外吃腻了牛排
忽然一个中国农民
千里迢迢
送来了一碗凉皮
吃着那叫一个爽口
好,给赏一个!"



《歉意》

离开故乡时
故乡在下雨
异乡阳光灿烂
我的心中
满含歉意



《心之所系》

有一个记者
在采访中说
中国每天都有
诗歌活动
我还纠正人家
应该说毎周都有
看来我保守了
仅就这个周末来说
仅就我在我朋友圈中
观察:中国大地上
约有六七项诗歌活动
正同时举行
活动虽多
我只关心
其中两个
除了我来北京
将要度过的
这个超级诗歌日
阿娃对谈会+磨铁读诗会
我还心系江城武汉
马非这张老脸
正衬托着祖国诗歌的花骨朵
那些可爱的花骨朵
是我多年以来在百花园中
精心选择并栽培出来的


《气味》

在诗坛的森林中
在诗会的篝火旁
我一鼻子
就嗅出了我
诗疯子在哪堆
其中就有我



《喜感》

有一次
沈浩波
趁着安琪
会少期
在称呼上
将安会王
降为安会侯
安琪耿耿于怀
等下一个
会多期到来时
她自我平反道:
"现在又成安会王喽!"



《首都》

在北京
在任何地点
老能发现
比我更讨厌的人
嗓门巨大
咋咋唬唬



《反应》

昨日晚餐在草料厂
吃完我老打响鼻
还老想嘶鸣


《北马记忆》

对于北京马拉松赛
我仅有的记忆
是上大学时
父亲来京出差
顺便到校看我
我陪他去宣武门
新华社洗相馆
冲洗工作照片
途经长安街
在马路边
看见大队的选手
冲过来了
冲在最前面的
是一对日本兄弟
名字叫宗猛、宗茂



《异》

阿赫玛托娃的
外曾祖母是鞑靼人
我的曾祖母
是哈萨克
这一滴异族的血
让我们与众不同



《补漏》

有件事我忘了讲
帕斯捷尔纳克
写了一首
赞美星期六义务劳动的诗
发表之后
心虚打听:
"阿赫玛托娃怎么看?"



《北京人》

在地铁上
问了一个人
转机场线的方式
有三个人回答我
其中一位大姐
还在那一站
提醒我下车
咦,北京人
何时变得像外国人
不,北京人
本来就是这个样子



《歌与诗》

这个歌手上台时
我对自己说
听听吧
这是一个
可以把歌
唱好听的歌手
哦,很久以前
打一开始
我就是一个
能够把诗
写好读的诗人



《伟大的事业》

谁让北京秋天的下午
天空从浅蓝变成
深蓝的海

谁让空中响起
修女与妓女合一的声音
一半圣经语一半家常话

谁让阿赫玛托娃的诗篇
在中文世界里依然美仑美奂
美如她的灵魂与肉体

我和我的同行者
一直在从事着伟大的事业
别人知不知无所谓我们自知



《阿赫码托娃的刑》

独裁者用强权的铁链
把这个美巨人绑起来
用小刀割去她的眼皮
令其闭不上眼
去看丈夫被枪决
去看儿子被关押
去看朋友被流放
去看周遭的人群
出卖灵魂与肉体
去看俄罗斯大地
被涂满人血的红漆
剁掉其双手不许写
让她只能在心中苦吟
终于一口喷吐出
咬碎的舌头与牙齿


《安慰》

1989,风暴过后
我才知那一年
是阿赫玛托娃年
天空中有一颗
阿娃星

2018,我在北京
朗诵我和当年
一起撤退的同学——
我的妻共译的
阿娃的诗篇

我的灵魂得到安慰了



《对话》

"老在诗会的会讯中
见到这些诗人"
"你也只能在这儿见到
他们是中国诗坛离退办
组织的老龄驴友团
到各地参观参观"


《诗版图上强弱分明》

今夏去日本
六天时间
我没有想起
一位日本诗人
同行者也未谈起
一位日本诗人
明年去俄国
断无此可能
我会揣一本
与妻合译的
俄罗斯诗歌的月亮
阿赫玛托娃的诗集
焚于其墓前


《北京点滴》

你光知道女人
有旺夫与克夫之说
却不知朋友
有旺友与克友之分



这个角度太刁钻
要人命:你去观察
谁的朋友越写越差
谁的朋友越写越好
你就会知道:谁
是个什么东西



彼岸女特务不漂漂
此岸网友又不淡定料
有啥不淡定
人家床上运动专业啊



对于自愿参加的诗歌活动
侯马副局长老搞虚假报名
明明来不了还要报
在会上我等恍若大悟
他主要是在提醒同行:
"人在呢!诗在呢!"



现在就可以预见
退休后的侯马
一定疯狂地
参加诗会
争抢冠军
不过依然不能出国



在北京阿赫玛托娃对谈现场
当其诗之美译来到中文世界
想象中的译本控者并未出现
哦,我明白了:那个群体
不过是知识分子的一颗毒瘤
自有其要坚守的庸译的立场



他自己是现役诗人
但更爱跟下岗诗人玩
为什么呢?



你就是把你朋友
夸成一朵花
在我眼里
也就一枚差诗人
并且是个
有戾气的差诗人



《新诗典》做得越久
越没有人说我搞小圈子
从微信微博看
人人比我更小圈子



她进入不了现代诗
是因为活在流行文化里
活在诗坛文化中的
同样进入不了
还有活在地域文化中的



他的硬笔字
为其毛笔字
降了三格
烟火气太重了



北京最后一夜
所有活动结束以后
浩波陪我走回宾馆
又坐了一会儿
聊起各色江湖人等
结论是:开弓没有回头箭



如果你对诗本身的热情
大不过俗诗人
对名利的激情
你的失败就是活该
玩颓荡的文青就是这下场



于名于利针都要
诗一定粗制滥造



有些社会人儿
咋就觉得自个儿特牛逼
看诗人就是看弱势群体
我以小人之心百度其名
没找着
只找到一串同名同姓者



中国
在嘲笑国民一哭二闹三上吊
瑞典
臆造的社会主义童话灭灯了



他以为自己出身高贵
可是
他的文学出身
低到地狱的阴沟里去了



对于跟我和《新诗典》
注意保持适当距离者
好,我会分毫不差地
制造一个双倍的距离



从阿娃到父亲
我爱的人易得心梗



今天下机时
我听到一个白领妇人
(长得跟主管似的)
在打手机:
"把无人机开过来
我要上火星⋯⋯"



地铁冲上地面
转成城铁的瞬间
仿佛解放
仿佛灵魂出窍
仿佛一首诗的诞生



昨日谈
俄罗斯诗歌的月亮
安娜·阿赫玛托娃
又发明了一个词:
"美人人格"



住汉庭酒店
下楼吃早餐
我的早餐被人冒吃了
没关系
把快乐的蛋壳留给了我



在中国诗人中
普及民主意识
比登天还难
以名气大小论
已算最纯洁的



安会王没去开会
让我以为
全国人民在罢工



《新诗典》毎次
把00后派出去
中国诗坛都有点
没脾气



人忽然变得
生冷硬蹭
就是回西安了
这不是长安


中国的大诗人所担必然更多,如果他(她)没有承担从启蒙开始,面向世界,再造传统,锐意革新的全部责任,就不配妄被称"大"。


在中国启蒙无法停歇,我见证了爷爷蠢、爸爸蠢、孙子还是蠢的三世同蠢。




《北京行》(组诗)


《送》

毎次离长安
送我者渭水


《画》

下雨天的车窗
雨滴爬过玻璃
老天爷的精虫


《插队》

我发现
爱插队的
都是肥仔
像出行的金三


《神秘》

飞机上
一个娃娃老在念叨:
"飞机吃药药
飞机吃药药"


《足迹》

一个人
生哪儿
呆哪儿
去哪儿
不去哪儿
去哪儿多
去哪儿少
从哪儿
搬哪儿
死哪儿
一生足迹
全是命运



《在北京之夜观影时想起胡宽》

胡宽的人
比其诗英俊
胡宽的话
比其诗精彩
他是天生口语诗人的料
却写着胡里八涂
乱发狠的诗
想当年
他说《红高粱》
为什么能得柏林金熊:
"老外吃腻了牛排
忽然一个中国农民
千里迢迢
送来了一碗凉皮
吃着那叫一个爽口
好,给赏一个!"



《歉意》

离开故乡时
故乡在下雨
异乡阳光灿烂
我的心中
满含歉意



《心之所系》

有一个记者
在采访中说
中国每天都有
诗歌活动
我还纠正人家
应该说毎周都有
看来我保守了
仅就这个周末来说
仅就我在我朋友圈中
观察:中国大地上
约有六七项诗歌活动
正同时举行
活动虽多
我只关心
其中两个
除了我来北京
将要度过的
这个超级诗歌日
阿娃对谈会+磨铁读诗会
我还心系江城武汉
马非这张老脸
正衬托着祖国诗歌的花骨朵
那些可爱的花骨朵
是我多年以来在百花园中
精心选择并栽培出来的


《气味》

在诗坛的森林中
在诗会的篝火旁
我一鼻子
就嗅出了我
诗疯子在哪堆
其中就有我



《喜感》

有一次
沈浩波
趁着安琪
会少期
在称呼上
将安会王
降为安会侯
安琪耿耿于怀
等下一个
会多期到来时
她自我平反道:
"现在又成安会王喽!"



《首都》

在北京
在任何地点
老能发现
比我更讨厌的人
嗓门巨大
咋咋唬唬



《反应》

昨日晚餐在草料厂
吃完我老打响鼻
还老想嘶鸣


《北马记忆》

对于北京马拉松赛
我仅有的记忆
是上大学时
父亲来京出差
顺便到校看我
我陪他去宣武门
新华社洗相馆
冲洗工作照片
途经长安街
在马路边
看见大队的选手
冲过来了
冲在最前面的
是一对日本兄弟
名字叫宗猛、宗茂



《异》

阿赫玛托娃的
外曾祖母是鞑靼人
我的曾祖母
是哈萨克
这一滴异族的血
让我们与众不同



《补漏》

有件事我忘了讲
帕斯捷尔纳克
写了一首
赞美星期六义务劳动的诗
发表之后
心虚打听:
"阿赫玛托娃怎么看?"



《北京人》

在地铁上
问了一个人
转机场线的方式
有三个人回答我
其中一位大姐
还在那一站
提醒我下车
咦,北京人
何时变得像外国人
不,北京人
本来就是这个样子



《歌与诗》

这个歌手上台时
我对自己说
听听吧
这是一个
可以把歌
唱好听的歌手
哦,很久以前
打一开始
我就是一个
能够把诗
写好读的诗人



《伟大的事业》

谁让北京秋天的下午
天空从浅蓝变成
深蓝的海

谁让空中响起
修女与妓女合一的声音
一半圣经语一半家常话

谁让阿赫玛托娃的诗篇
在中文世界里依然美仑美奂
美如她的灵魂与肉体

我和我的同行者
一直在从事着伟大的事业
别人知不知无所谓我们自知



《阿赫码托娃的刑》

独裁者用强权的铁链
把这个美巨人绑起来
用小刀割去她的眼皮
令其闭不上眼
去看丈夫被枪决
去看儿子被关押
去看朋友被流放
去看周遭的人群
出卖灵魂与肉体
去看俄罗斯大地
被涂满人血的红漆
剁掉其双手不许写
让她只能在心中苦吟
终于一口喷吐出
咬碎的舌头与牙齿


《安慰》

1989,风暴过后
我才知那一年
是阿赫玛托娃年
天空中有一颗
阿娃星

2018,我在北京
朗诵我和当年
一起撤退的同学——
我的妻共译的
阿娃的诗篇

我的灵魂得到安慰了



《对话》

"老在诗会的会讯中
见到这些诗人"
"你也只能在这儿见到
他们是中国诗坛离退办
组织的老龄驴友团
到各地参观参观"


《诗版图上强弱分明》

今夏去日本
六天时间
我没有想起
一位日本诗人
同行者也未谈起
一位日本诗人
明年去俄国
断无此可能
我会揣一本
与妻合译的
俄罗斯诗歌的月亮
阿赫玛托娃的诗集
焚于其墓前


《北京点滴》

你光知道女人
有旺夫与克夫之说
却不知朋友
有旺友与克友之分



这个角度太刁钻
要人命:你去观察
谁的朋友越写越差
谁的朋友越写越好
你就会知道:谁
是个什么东西



彼岸女特务不漂漂
此岸网友又不淡定料
有啥不淡定
人家床上运动专业啊



对于自愿参加的诗歌活动
侯马副局长老搞虚假报名
明明来不了还要报
在会上我等恍若大悟
他主要是在提醒同行:
"人在呢!诗在呢!"



现在就可以预见
退休后的侯马
一定疯狂地
参加诗会
争抢冠军
不过依然不能出国



在北京阿赫玛托娃对谈现场
当其诗之美译来到中文世界
想象中的译本控者并未出现
哦,我明白了:那个群体
不过是知识分子的一颗毒瘤
自有其要坚守的庸译的立场



他自己是现役诗人
但更爱跟下岗诗人玩
为什么呢?



你就是把你朋友
夸成一朵花
在我眼里
也就一枚差诗人
并且是个
有戾气的差诗人



《新诗典》做得越久
越没有人说我搞小圈子
从微信微博看
人人比我更小圈子



她进入不了现代诗
是因为活在流行文化里
活在诗坛文化中的
同样进入不了
还有活在地域文化中的



他的硬笔字
为其毛笔字
降了三格
烟火气太重了



北京最后一夜
所有活动结束以后
浩波陪我走回宾馆
又坐了一会儿
聊起各色江湖人等
结论是:开弓没有回头箭



如果你对诗本身的热情
大不过俗诗人
对名利的激情
你的失败就是活该
玩颓荡的文青就是这下场



于名于利针都要
诗一定粗制滥造



有些社会人儿
咋就觉得自个儿特牛逼
看诗人就是看弱势群体
我以小人之心百度其名
没找着
只找到一串同名同姓者



中国
在嘲笑国民一哭二闹三上吊
瑞典
臆造的社会主义童话灭灯了



他以为自己出身高贵
可是
他的文学出身
低到地狱的阴沟里去了



对于跟我和《新诗典》
注意保持适当距离者
好,我会分毫不差地
制造一个双倍的距离



从阿娃到父亲
我爱的人易得心梗



今天下机时
我听到一个白领妇人
(长得跟主管似的)
在打手机:
"把无人机开过来
我要上火星⋯⋯"



地铁冲上地面
转成城铁的瞬间
仿佛解放
仿佛灵魂出窍
仿佛一首诗的诞生



昨日谈
俄罗斯诗歌的月亮
安娜·阿赫玛托娃
又发明了一个词:
"美人人格"



住汉庭酒店
下楼吃早餐
我的早餐被人冒吃了
没关系
把快乐的蛋壳留给了我



在中国诗人中
普及民主意识
比登天还难
以名气大小论
已算最纯洁的



安会王没去开会
让我以为
全国人民在罢工



《新诗典》毎次
把00后派出去
中国诗坛都有点
没脾气



人忽然变得
生冷硬蹭
就是回西安了
这不是长安


中国的大诗人所担必然更多,如果他(她)没有承担从启蒙开始,面向世界,再造传统,锐意革新的全部责任,就不配妄被称"大"。


在中国启蒙无法停歇,我见证了爷爷蠢、爸爸蠢、孙子还是蠢的三世同蠢。




《北京行》(组诗)


《送》

毎次离长安
送我者渭水


《画》

下雨天的车窗
雨滴爬过玻璃
老天爷的精虫


《插队》

我发现
爱插队的
都是肥仔
像出行的金三


《神秘》

飞机上
一个娃娃老在念叨:
"飞机吃药药
飞机吃药药"


《足迹》

一个人
生哪儿
呆哪儿
去哪儿
不去哪儿
去哪儿多
去哪儿少
从哪儿
搬哪儿
死哪儿
一生足迹
全是命运



《在北京之夜观影时想起胡宽》

胡宽的人
比其诗英俊
胡宽的话
比其诗精彩
他是天生口语诗人的料
却写着胡里八涂
乱发狠的诗
想当年
他说《红高粱》
为什么能得柏林金熊:
"老外吃腻了牛排
忽然一个中国农民
千里迢迢
送来了一碗凉皮
吃着那叫一个爽口
好,给赏一个!"



《歉意》

离开故乡时
故乡在下雨
异乡阳光灿烂
我的心中
满含歉意



《心之所系》

有一个记者
在采访中说
中国每天都有
诗歌活动
我还纠正人家
应该说毎周都有
看来我保守了
仅就这个周末来说
仅就我在我朋友圈中
观察:中国大地上
约有六七项诗歌活动
正同时举行
活动虽多
我只关心
其中两个
除了我来北京
将要度过的
这个超级诗歌日
阿娃对谈会+磨铁读诗会
我还心系江城武汉
马非这张老脸
正衬托着祖国诗歌的花骨朵
那些可爱的花骨朵
是我多年以来在百花园中
精心选择并栽培出来的


《气味》

在诗坛的森林中
在诗会的篝火旁
我一鼻子
就嗅出了我
诗疯子在哪堆
其中就有我



《喜感》

有一次
沈浩波
趁着安琪
会少期
在称呼上
将安会王
降为安会侯
安琪耿耿于怀
等下一个
会多期到来时
她自我平反道:
"现在又成安会王喽!"



《首都》

在北京
在任何地点
老能发现
比我更讨厌的人
嗓门巨大
咋咋唬唬



《反应》

昨日晚餐在草料厂
吃完我老打响鼻
还老想嘶鸣


《北马记忆》

对于北京马拉松赛
我仅有的记忆
是上大学时
父亲来京出差
顺便到校看我
我陪他去宣武门
新华社洗相馆
冲洗工作照片
途经长安街
在马路边
看见大队的选手
冲过来了
冲在最前面的
是一对日本兄弟
名字叫宗猛、宗茂



《异》

阿赫玛托娃的
外曾祖母是鞑靼人
我的曾祖母
是哈萨克
这一滴异族的血
让我们与众不同



《补漏》

有件事我忘了讲
帕斯捷尔纳克
写了一首
赞美星期六义务劳动的诗
发表之后
心虚打听:
"阿赫玛托娃怎么看?"



《北京人》

在地铁上
问了一个人
转机场线的方式
有三个人回答我
其中一位大姐
还在那一站
提醒我下车
咦,北京人
何时变得像外国人
不,北京人
本来就是这个样子



《歌与诗》

这个歌手上台时
我对自己说
听听吧
这是一个
可以把歌
唱好听的歌手
哦,很久以前
打一开始
我就是一个
能够把诗
写好读的诗人



《伟大的事业》

谁让北京秋天的下午
天空从浅蓝变成
深蓝的海

谁让空中响起
修女与妓女合一的声音
一半圣经语一半家常话

谁让阿赫玛托娃的诗篇
在中文世界里依然美仑美奂
美如她的灵魂与肉体

我和我的同行者
一直在从事着伟大的事业
别人知不知无所谓我们自知



《阿赫码托娃的刑》

独裁者用强权的铁链
把这个美巨人绑起来
用小刀割去她的眼皮
令其闭不上眼
去看丈夫被枪决
去看儿子被关押
去看朋友被流放
去看周遭的人群
出卖灵魂与肉体
去看俄罗斯大地
被涂满人血的红漆
剁掉其双手不许写
让她只能在心中苦吟
终于一口喷吐出
咬碎的舌头与牙齿


《安慰》

1989,风暴过后
我才知那一年
是阿赫玛托娃年
天空中有一颗
阿娃星

2018,我在北京
朗诵我和当年
一起撤退的同学——
我的妻共译的
阿娃的诗篇

我的灵魂得到安慰了



《对话》

"老在诗会的会讯中
见到这些诗人"
"你也只能在这儿见到
他们是中国诗坛离退办
组织的老龄驴友团
到各地参观参观"


《诗版图上强弱分明》

今夏去日本
六天时间
我没有想起
一位日本诗人
同行者也未谈起
一位日本诗人
明年去俄国
断无此可能
我会揣一本
与妻合译的
俄罗斯诗歌的月亮
阿赫玛托娃的诗集
焚于其墓前


《北京点滴》

你光知道女人
有旺夫与克夫之说
却不知朋友
有旺友与克友之分



这个角度太刁钻
要人命:你去观察
谁的朋友越写越差
谁的朋友越写越好
你就会知道:谁
是个什么东西



彼岸女特务不漂漂
此岸网友又不淡定料
有啥不淡定
人家床上运动专业啊



对于自愿参加的诗歌活动
侯马副局长老搞虚假报名
明明来不了还要报
在会上我等恍若大悟
他主要是在提醒同行:
"人在呢!诗在呢!"



现在就可以预见
退休后的侯马
一定疯狂地
参加诗会
争抢冠军
不过依然不能出国



在北京阿赫玛托娃对谈现场
当其诗之美译来到中文世界
想象中的译本控者并未出现
哦,我明白了:那个群体
不过是知识分子的一颗毒瘤
自有其要坚守的庸译的立场



他自己是现役诗人
但更爱跟下岗诗人玩
为什么呢?



你就是把你朋友
夸成一朵花
在我眼里
也就一枚差诗人
并且是个
有戾气的差诗人



《新诗典》做得越久
越没有人说我搞小圈子
从微信微博看
人人比我更小圈子



她进入不了现代诗
是因为活在流行文化里
活在诗坛文化中的
同样进入不了
还有活在地域文化中的



他的硬笔字
为其毛笔字
降了三格
烟火气太重了



北京最后一夜
所有活动结束以后
浩波陪我走回宾馆
又坐了一会儿
聊起各色江湖人等
结论是:开弓没有回头箭



如果你对诗本身的热情
大不过俗诗人
对名利的激情
你的失败就是活该
玩颓荡的文青就是这下场



于名于利针都要
诗一定粗制滥造



有些社会人儿
咋就觉得自个儿特牛逼
看诗人就是看弱势群体
我以小人之心百度其名
没找着
只找到一串同名同姓者



中国
在嘲笑国民一哭二闹三上吊
瑞典
臆造的社会主义童话灭灯了



他以为自己出身高贵
可是
他的文学出身
低到地狱的阴沟里去了



对于跟我和《新诗典》
注意保持适当距离者
好,我会分毫不差地
制造一个双倍的距离



从阿娃到父亲
我爱的人易得心梗



今天下机时
我听到一个白领妇人
(长得跟主管似的)
在打手机:
"把无人机开过来
我要上火星⋯⋯"



地铁冲上地面
转成城铁的瞬间
仿佛解放
仿佛灵魂出窍
仿佛一首诗的诞生



昨日谈
俄罗斯诗歌的月亮
安娜·阿赫玛托娃
又发明了一个词:
"美人人格"



住汉庭酒店
下楼吃早餐
我的早餐被人冒吃了
没关系
把快乐的蛋壳留给了我



在中国诗人中
普及民主意识
比登天还难
以名气大小论
已算最纯洁的



安会王没去开会
让我以为
全国人民在罢工



《新诗典》毎次
把00后派出去
中国诗坛都有点
没脾气



人忽然变得
生冷硬蹭
就是回西安了
这不是长安


中国的大诗人所担必然更多,如果他(她)没有承担从启蒙开始,面向世界,再造传统,锐意革新的全部责任,就不配妄被称"大"。


在中国启蒙无法停歇,我见证了爷爷蠢、爸爸蠢、孙子还是蠢的三世同蠢。




《北京行》(组诗)


《送》

毎次离长安
送我者渭水


《画》

下雨天的车窗
雨滴爬过玻璃
老天爷的精虫


《插队》

我发现
爱插队的
都是肥仔
像出行的金三


《神秘》

飞机上
一个娃娃老在念叨:
"飞机吃药药
飞机吃药药"


《足迹》

一个人
生哪儿
呆哪儿
去哪儿
不去哪儿
去哪儿多
去哪儿少
从哪儿
搬哪儿
死哪儿
一生足迹
全是命运



《在北京之夜观影时想起胡宽》

胡宽的人
比其诗英俊
胡宽的话
比其诗精彩
他是天生口语诗人的料
却写着胡里八涂
乱发狠的诗
想当年
他说《红高粱》
为什么能得柏林金熊:
"老外吃腻了牛排
忽然一个中国农民
千里迢迢
送来了一碗凉皮
吃着那叫一个爽口
好,给赏一个!"



《歉意》

离开故乡时
故乡在下雨
异乡阳光灿烂
我的心中
满含歉意



《心之所系》

有一个记者
在采访中说
中国每天都有
诗歌活动
我还纠正人家
应该说毎周都有
看来我保守了
仅就这个周末来说
仅就我在我朋友圈中
观察:中国大地上
约有六七项诗歌活动
正同时举行
活动虽多
我只关心
其中两个
除了我来北京
将要度过的
这个超级诗歌日
阿娃对谈会+磨铁读诗会
我还心系江城武汉
马非这张老脸
正衬托着祖国诗歌的花骨朵
那些可爱的花骨朵
是我多年以来在百花园中
精心选择并栽培出来的


《气味》

在诗坛的森林中
在诗会的篝火旁
我一鼻子
就嗅出了我
诗疯子在哪堆
其中就有我



《喜感》

有一次
沈浩波
趁着安琪
会少期
在称呼上
将安会王
降为安会侯
安琪耿耿于怀
等下一个
会多期到来时
她自我平反道:
"现在又成安会王喽!"



《首都》

在北京
在任何地点
老能发现
比我更讨厌的人
嗓门巨大
咋咋唬唬



《反应》

昨日晚餐在草料厂
吃完我老打响鼻
还老想嘶鸣


《北马记忆》

对于北京马拉松赛
我仅有的记忆
是上大学时
父亲来京出差
顺便到校看我
我陪他去宣武门
新华社洗相馆
冲洗工作照片
途经长安街
在马路边
看见大队的选手
冲过来了
冲在最前面的
是一对日本兄弟
名字叫宗猛、宗茂



《异》

阿赫玛托娃的
外曾祖母是鞑靼人
我的曾祖母
是哈萨克
这一滴异族的血
让我们与众不同



《补漏》

有件事我忘了讲
帕斯捷尔纳克
写了一首
赞美星期六义务劳动的诗
发表之后
心虚打听:
"阿赫玛托娃怎么看?"



《北京人》

在地铁上
问了一个人
转机场线的方式
有三个人回答我
其中一位大姐
还在那一站
提醒我下车
咦,北京人
何时变得像外国人
不,北京人
本来就是这个样子



《歌与诗》

这个歌手上台时
我对自己说
听听吧
这是一个
可以把歌
唱好听的歌手
哦,很久以前
打一开始
我就是一个
能够把诗
写好读的诗人



《伟大的事业》

谁让北京秋天的下午
天空从浅蓝变成
深蓝的海

谁让空中响起
修女与妓女合一的声音
一半圣经语一半家常话

谁让阿赫玛托娃的诗篇
在中文世界里依然美仑美奂
美如她的灵魂与肉体

我和我的同行者
一直在从事着伟大的事业
别人知不知无所谓我们自知



《阿赫码托娃的刑》

独裁者用强权的铁链
把这个美巨人绑起来
用小刀割去她的眼皮
令其闭不上眼
去看丈夫被枪决
去看儿子被关押
去看朋友被流放
去看周遭的人群
出卖灵魂与肉体
去看俄罗斯大地
被涂满人血的红漆
剁掉其双手不许写
让她只能在心中苦吟
终于一口喷吐出
咬碎的舌头与牙齿


《安慰》

1989,风暴过后
我才知那一年
是阿赫玛托娃年
天空中有一颗
阿娃星

2018,我在北京
朗诵我和当年
一起撤退的同学——
我的妻共译的
阿娃的诗篇

我的灵魂得到安慰了



《对话》

"老在诗会的会讯中
见到这些诗人"
"你也只能在这儿见到
他们是中国诗坛离退办
组织的老龄驴友团
到各地参观参观"


《诗版图上强弱分明》

今夏去日本
六天时间
我没有想起
一位日本诗人
同行者也未谈起
一位日本诗人
明年去俄国
断无此可能
我会揣一本
与妻合译的
俄罗斯诗歌的月亮
阿赫玛托娃的诗集
焚于其墓前


《北京点滴》

你光知道女人
有旺夫与克夫之说
却不知朋友
有旺友与克友之分



这个角度太刁钻
要人命:你去观察
谁的朋友越写越差
谁的朋友越写越好
你就会知道:谁
是个什么东西



彼岸女特务不漂漂
此岸网友又不淡定料
有啥不淡定
人家床上运动专业啊



对于自愿参加的诗歌活动
侯马副局长老搞虚假报名
明明来不了还要报
在会上我等恍若大悟
他主要是在提醒同行:
"人在呢!诗在呢!"



现在就可以预见
退休后的侯马
一定疯狂地
参加诗会
争抢冠军
不过依然不能出国



在北京阿赫玛托娃对谈现场
当其诗之美译来到中文世界
想象中的译本控者并未出现
哦,我明白了:那个群体
不过是知识分子的一颗毒瘤
自有其要坚守的庸译的立场



他自己是现役诗人
但更爱跟下岗诗人玩
为什么呢?



你就是把你朋友
夸成一朵花
在我眼里
也就一枚差诗人
并且是个
有戾气的差诗人



《新诗典》做得越久
越没有人说我搞小圈子
从微信微博看
人人比我更小圈子



她进入不了现代诗
是因为活在流行文化里
活在诗坛文化中的
同样进入不了
还有活在地域文化中的



他的硬笔字
为其毛笔字
降了三格
烟火气太重了



北京最后一夜
所有活动结束以后
浩波陪我走回宾馆
又坐了一会儿
聊起各色江湖人等
结论是:开弓没有回头箭



如果你对诗本身的热情
大不过俗诗人
对名利的激情
你的失败就是活该
玩颓荡的文青就是这下场



于名于利针都要
诗一定粗制滥造



有些社会人儿
咋就觉得自个儿特牛逼
看诗人就是看弱势群体
我以小人之心百度其名
没找着
只找到一串同名同姓者



中国
在嘲笑国民一哭二闹三上吊
瑞典
臆造的社会主义童话灭灯了



他以为自己出身高贵
可是
他的文学出身
低到地狱的阴沟里去了



对于跟我和《新诗典》
注意保持适当距离者
好,我会分毫不差地
制造一个双倍的距离



从阿娃到父亲
我爱的人易得心梗



今天下机时
我听到一个白领妇人
(长得跟主管似的)
在打手机:
"把无人机开过来
我要上火星⋯⋯"



地铁冲上地面
转成城铁的瞬间
仿佛解放
仿佛灵魂出窍
仿佛一首诗的诞生



昨日谈
俄罗斯诗歌的月亮
安娜·阿赫玛托娃
又发明了一个词:
"美人人格"



住汉庭酒店
下楼吃早餐
我的早餐被人冒吃了
没关系
把快乐的蛋壳留给了我



在中国诗人中
普及民主意识
比登天还难
以名气大小论
已算最纯洁的



安会王没去开会
让我以为
全国人民在罢工



《新诗典》毎次
把00后派出去
中国诗坛都有点
没脾气



人忽然变得
生冷硬蹭
就是回西安了
这不是长安


中国的大诗人所担必然更多,如果他(她)没有承担从启蒙开始,面向世界,再造传统,锐意革新的全部责任,就不配妄被称"大"。


在中国启蒙无法停歇,我见证了爷爷蠢、爸爸蠢、孙子还是蠢的三世同蠢。




《北京行》(组诗)


《送》

毎次离长安
送我者渭水


《画》

下雨天的车窗
雨滴爬过玻璃
老天爷的精虫


《插队》

我发现
爱插队的
都是肥仔
像出行的金三


《神秘》

飞机上
一个娃娃老在念叨:
"飞机吃药药
飞机吃药药"


《足迹》

一个人
生哪儿
呆哪儿
去哪儿
不去哪儿
去哪儿多
去哪儿少
从哪儿
搬哪儿
死哪儿
一生足迹
全是命运



《在北京之夜观影时想起胡宽》

胡宽的人
比其诗英俊
胡宽的话
比其诗精彩
他是天生口语诗人的料
却写着胡里八涂
乱发狠的诗
想当年
他说《红高粱》
为什么能得柏林金熊:
"老外吃腻了牛排
忽然一个中国农民
千里迢迢
送来了一碗凉皮
吃着那叫一个爽口
好,给赏一个!"



《歉意》

离开故乡时
故乡在下雨
异乡阳光灿烂
我的心中
满含歉意



《心之所系》

有一个记者
在采访中说
中国每天都有
诗歌活动
我还纠正人家
应该说毎周都有
看来我保守了
仅就这个周末来说
仅就我在我朋友圈中
观察:中国大地上
约有六七项诗歌活动
正同时举行
活动虽多
我只关心
其中两个
除了我来北京
将要度过的
这个超级诗歌日
阿娃对谈会+磨铁读诗会
我还心系江城武汉
马非这张老脸
正衬托着祖国诗歌的花骨朵
那些可爱的花骨朵
是我多年以来在百花园中
精心选择并栽培出来的


《气味》

在诗坛的森林中
在诗会的篝火旁
我一鼻子
就嗅出了我
诗疯子在哪堆
其中就有我



《喜感》

有一次
沈浩波
趁着安琪
会少期
在称呼上
将安会王
降为安会侯
安琪耿耿于怀
等下一个
会多期到来时
她自我平反道:
"现在又成安会王喽!"



《首都》

在北京
在任何地点
老能发现
比我更讨厌的人
嗓门巨大
咋咋唬唬



《反应》

昨日晚餐在草料厂
吃完我老打响鼻
还老想嘶鸣


《北马记忆》

对于北京马拉松赛
我仅有的记忆
是上大学时
父亲来京出差
顺便到校看我
我陪他去宣武门
新华社洗相馆
冲洗工作照片
途经长安街
在马路边
看见大队的选手
冲过来了
冲在最前面的
是一对日本兄弟
名字叫宗猛、宗茂



《异》

阿赫玛托娃的
外曾祖母是鞑靼人
我的曾祖母
是哈萨克
这一滴异族的血
让我们与众不同



《补漏》

有件事我忘了讲
帕斯捷尔纳克
写了一首
赞美星期六义务劳动的诗
发表之后
心虚打听:
"阿赫玛托娃怎么看?"



《北京人》

在地铁上
问了一个人
转机场线的方式
有三个人回答我
其中一位大姐
还在那一站
提醒我下车
咦,北京人
何时变得像外国人
不,北京人
本来就是这个样子



《歌与诗》

这个歌手上台时
我对自己说
听听吧
这是一个
可以把歌
唱好听的歌手
哦,很久以前
打一开始
我就是一个
能够把诗
写好读的诗人



《伟大的事业》

谁让北京秋天的下午
天空从浅蓝变成
深蓝的海

谁让空中响起
修女与妓女合一的声音
一半圣经语一半家常话

谁让阿赫玛托娃的诗篇
在中文世界里依然美仑美奂
美如她的灵魂与肉体

我和我的同行者
一直在从事着伟大的事业
别人知不知无所谓我们自知



《阿赫码托娃的刑》

独裁者用强权的铁链
把这个美巨人绑起来
用小刀割去她的眼皮
令其闭不上眼
去看丈夫被枪决
去看儿子被关押
去看朋友被流放
去看周遭的人群
出卖灵魂与肉体
去看俄罗斯大地
被涂满人血的红漆
剁掉其双手不许写
让她只能在心中苦吟
终于一口喷吐出
咬碎的舌头与牙齿


《安慰》

1989,风暴过后
我才知那一年
是阿赫玛托娃年
天空中有一颗
阿娃星

2018,我在北京
朗诵我和当年
一起撤退的同学——
我的妻共译的
阿娃的诗篇

我的灵魂得到安慰了



《对话》

"老在诗会的会讯中
见到这些诗人"
"你也只能在这儿见到
他们是中国诗坛离退办
组织的老龄驴友团
到各地参观参观"


《诗版图上强弱分明》

今夏去日本
六天时间
我没有想起
一位日本诗人
同行者也未谈起
一位日本诗人
明年去俄国
断无此可能
我会揣一本
与妻合译的
俄罗斯诗歌的月亮
阿赫玛托娃的诗集
焚于其墓前


《北京点滴》

你光知道女人
有旺夫与克夫之说
却不知朋友
有旺友与克友之分



这个角度太刁钻
要人命:你去观察
谁的朋友越写越差
谁的朋友越写越好
你就会知道:谁
是个什么东西



彼岸女特务不漂漂
此岸网友又不淡定料
有啥不淡定
人家床上运动专业啊



对于自愿参加的诗歌活动
侯马副局长老搞虚假报名
明明来不了还要报
在会上我等恍若大悟
他主要是在提醒同行:
"人在呢!诗在呢!"



现在就可以预见
退休后的侯马
一定疯狂地
参加诗会
争抢冠军
不过依然不能出国



在北京阿赫玛托娃对谈现场
当其诗之美译来到中文世界
想象中的译本控者并未出现
哦,我明白了:那个群体
不过是知识分子的一颗毒瘤
自有其要坚守的庸译的立场



他自己是现役诗人
但更爱跟下岗诗人玩
为什么呢?



你就是把你朋友
夸成一朵花
在我眼里
也就一枚差诗人
并且是个
有戾气的差诗人



《新诗典》做得越久
越没有人说我搞小圈子
从微信微博看
人人比我更小圈子



她进入不了现代诗
是因为活在流行文化里
活在诗坛文化中的
同样进入不了
还有活在地域文化中的



他的硬笔字
为其毛笔字
降了三格
烟火气太重了



北京最后一夜
所有活动结束以后
浩波陪我走回宾馆
又坐了一会儿
聊起各色江湖人等
结论是:开弓没有回头箭



如果你对诗本身的热情
大不过俗诗人
对名利的激情
你的失败就是活该
玩颓荡的文青就是这下场



于名于利针都要
诗一定粗制滥造



有些社会人儿
咋就觉得自个儿特牛逼
看诗人就是看弱势群体
我以小人之心百度其名
没找着
只找到一串同名同姓者



中国
在嘲笑国民一哭二闹三上吊
瑞典
臆造的社会主义童话灭灯了



他以为自己出身高贵
可是
他的文学出身
低到地狱的阴沟里去了



对于跟我和《新诗典》
注意保持适当距离者
好,我会分毫不差地
制造一个双倍的距离



从阿娃到父亲
我爱的人易得心梗



今天下机时
我听到一个白领妇人
(长得跟主管似的)
在打手机:
"把无人机开过来
我要上火星⋯⋯"



地铁冲上地面
转成城铁的瞬间
仿佛解放
仿佛灵魂出窍
仿佛一首诗的诞生



昨日谈
俄罗斯诗歌的月亮
安娜·阿赫玛托娃
又发明了一个词:
"美人人格"



住汉庭酒店
下楼吃早餐
我的早餐被人冒吃了
没关系
把快乐的蛋壳留给了我



在中国诗人中
普及民主意识
比登天还难
以名气大小论
已算最纯洁的



安会王没去开会
让我以为
全国人民在罢工



《新诗典》毎次
把00后派出去
中国诗坛都有点
没脾气



人忽然变得
生冷硬蹭
就是回西安了
这不是长安


中国的大诗人所担必然更多,如果他(她)没有承担从启蒙开始,面向世界,再造传统,锐意革新的全部责任,就不配妄被称"大"。


在中国启蒙无法停歇,我见证了爷爷蠢、爸爸蠢、孙子还是蠢的三世同蠢。




《北京行》(组诗)


《送》

毎次离长安
送我者渭水


《画》

下雨天的车窗
雨滴爬过玻璃
老天爷的精虫


《插队》

我发现
爱插队的
都是肥仔
像出行的金三


《神秘》

飞机上
一个娃娃老在念叨:
"飞机吃药药
飞机吃药药"


《足迹》

一个人
生哪儿
呆哪儿
去哪儿
不去哪儿
去哪儿多
去哪儿少
从哪儿
搬哪儿
死哪儿
一生足迹
全是命运



《在北京之夜观影时想起胡宽》

胡宽的人
比其诗英俊
胡宽的话
比其诗精彩
他是天生口语诗人的料
却写着胡里八涂
乱发狠的诗
想当年
他说《红高粱》
为什么能得柏林金熊:
"老外吃腻了牛排
忽然一个中国农民
千里迢迢
送来了一碗凉皮
吃着那叫一个爽口
好,给赏一个!"



《歉意》

离开故乡时
故乡在下雨
异乡阳光灿烂
我的心中
满含歉意



《心之所系》

有一个记者
在采访中说
中国每天都有
诗歌活动
我还纠正人家
应该说毎周都有
看来我保守了
仅就这个周末来说
仅就我在我朋友圈中
观察:中国大地上
约有六七项诗歌活动
正同时举行
活动虽多
我只关心
其中两个
除了我来北京
将要度过的
这个超级诗歌日
阿娃对谈会+磨铁读诗会
我还心系江城武汉
马非这张老脸
正衬托着祖国诗歌的花骨朵
那些可爱的花骨朵
是我多年以来在百花园中
精心选择并栽培出来的


《气味》

在诗坛的森林中
在诗会的篝火旁
我一鼻子
就嗅出了我
诗疯子在哪堆
其中就有我



《喜感》

有一次
沈浩波
趁着安琪
会少期
在称呼上
将安会王
降为安会侯
安琪耿耿于怀
等下一个
会多期到来时
她自我平反道:
"现在又成安会王喽!"



《首都》

在北京
在任何地点
老能发现
比我更讨厌的人
嗓门巨大
咋咋唬唬



《反应》

昨日晚餐在草料厂
吃完我老打响鼻
还老想嘶鸣


《北马记忆》

对于北京马拉松赛
我仅有的记忆
是上大学时
父亲来京出差
顺便到校看我
我陪他去宣武门
新华社洗相馆
冲洗工作照片
途经长安街
在马路边
看见大队的选手
冲过来了
冲在最前面的
是一对日本兄弟
名字叫宗猛、宗茂



《异》

阿赫玛托娃的
外曾祖母是鞑靼人
我的曾祖母
是哈萨克
这一滴异族的血
让我们与众不同



《补漏》

有件事我忘了讲
帕斯捷尔纳克
写了一首
赞美星期六义务劳动的诗
发表之后
心虚打听:
"阿赫玛托娃怎么看?"



《北京人》

在地铁上
问了一个人
转机场线的方式
有三个人回答我
其中一位大姐
还在那一站
提醒我下车
咦,北京人
何时变得像外国人
不,北京人
本来就是这个样子



《歌与诗》

这个歌手上台时
我对自己说
听听吧
这是一个
可以把歌
唱好听的歌手
哦,很久以前
打一开始
我就是一个
能够把诗
写好读的诗人



《伟大的事业》

谁让北京秋天的下午
天空从浅蓝变成
深蓝的海

谁让空中响起
修女与妓女合一的声音
一半圣经语一半家常话

谁让阿赫玛托娃的诗篇
在中文世界里依然美仑美奂
美如她的灵魂与肉体

我和我的同行者
一直在从事着伟大的事业
别人知不知无所谓我们自知



《阿赫码托娃的刑》

独裁者用强权的铁链
把这个美巨人绑起来
用小刀割去她的眼皮
令其闭不上眼
去看丈夫被枪决
去看儿子被关押
去看朋友被流放
去看周遭的人群
出卖灵魂与肉体
去看俄罗斯大地
被涂满人血的红漆
剁掉其双手不许写
让她只能在心中苦吟
终于一口喷吐出
咬碎的舌头与牙齿


《安慰》

1989,风暴过后
我才知那一年
是阿赫玛托娃年
天空中有一颗
阿娃星

2018,我在北京
朗诵我和当年
一起撤退的同学——
我的妻共译的
阿娃的诗篇

我的灵魂得到安慰了



《对话》

"老在诗会的会讯中
见到这些诗人"
"你也只能在这儿见到
他们是中国诗坛离退办
组织的老龄驴友团
到各地参观参观"


《诗版图上强弱分明》

今夏去日本
六天时间
我没有想起
一位日本诗人
同行者也未谈起
一位日本诗人
明年去俄国
断无此可能
我会揣一本
与妻合译的
俄罗斯诗歌的月亮
阿赫玛托娃的诗集
焚于其墓前


《北京点滴》

你光知道女人
有旺夫与克夫之说
却不知朋友
有旺友与克友之分



这个角度太刁钻
要人命:你去观察
谁的朋友越写越差
谁的朋友越写越好
你就会知道:谁
是个什么东西



彼岸女特务不漂漂
此岸网友又不淡定料
有啥不淡定
人家床上运动专业啊



对于自愿参加的诗歌活动
侯马副局长老搞虚假报名
明明来不了还要报
在会上我等恍若大悟
他主要是在提醒同行:
"人在呢!诗在呢!"



现在就可以预见
退休后的侯马
一定疯狂地
参加诗会
争抢冠军
不过依然不能出国



在北京阿赫玛托娃对谈现场
当其诗之美译来到中文世界
想象中的译本控者并未出现
哦,我明白了:那个群体
不过是知识分子的一颗毒瘤
自有其要坚守的庸译的立场



他自己是现役诗人
但更爱跟下岗诗人玩
为什么呢?



你就是把你朋友
夸成一朵花
在我眼里
也就一枚差诗人
并且是个
有戾气的差诗人



《新诗典》做得越久
越没有人说我搞小圈子
从微信微博看
人人比我更小圈子



她进入不了现代诗
是因为活在流行文化里
活在诗坛文化中的
同样进入不了
还有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