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趣与美人之约

◎一树



智趣与美人之约

文/成都锦瑟


诗人一树的诗歌继承了传统现代汉语诗歌的精髓,并在长期的写作过程中形成了极具个人特质的诗歌风格。其诗匠心独具、布局技巧、语言大胆辛辣、意象奇崛。这得益于他对传统的重新挖掘和现实生活入微的发现和萃取。

在汉语诗歌写作同质化、散文化、口水化泛滥的当下,一树坚守一个优秀诗人的骄傲与操守,自觉维护诗歌写作应有的高度与难度,令其文本在现下广大诗人作品中高出来。

曾有人问我:诗歌与散文的区别到底是什么?其实,不少诗歌理论家(如“学院派”)早已给出相对明晰的概念式答案。但我还是想用最简单的一句话回答:诗歌与散文的区别就是难度!关于此点,在一树诗歌中,不仅体现于诗歌语言的浓缩与精炼,更体现于其诗的“智趣”上。“智趣”即智性与趣味。智性是思想的火花,理性的光芒。趣味是生活的智慧。记得曾与宛西衙内谈起有关诗歌的趣味性问题。他说“趣”是人的真性情,是生命的体验,是诗歌必须的。

一树之诗所涉内容广泛,可谓王侯将相才子佳人尽入其囊中。同时,我也注意到,在浪漫主义诗人一树诗中,似乎一直有位“美人”若隐若现贯穿始末。有时她是桃花,有时是露水,有时是山峦与薄雾……

我想,生活在这个时代的诗人,应该是最想保留纯洁的人,有一种孤高与洁癖。诗人一树也正是以这样的方式,仰望高贵而完美的灵魂,完成自身精神的重塑。

诗人笔下的“美人”意象是具象的。更是虚幻的。他将自己托付于“美人”——正如同曹植赋予了洛神,荷马、歌德赋予海伦,但丁赋予了贝阿特丽切……

2018年2月23日

(成都锦瑟,女,汉族。现居成都。喜爱诗歌、茶与音乐,自由职业。)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