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贴

◎一树





草木十三香
 
恍若十三姨。那十三味
传说中的中草药姗姗而至。之前
一个东方人被西方的白色药片麻痹已久。
 
童年素净,而短暂
像一枚早夭的旱莲。而成人
身上有着浓烈而持久的荤腥味儿。
 
抱一抱,青涩的异性——
槐角,夏枯草,黄芩,莲心,菊花,白芍
杜仲,黄芪,钩藤,郁金,地黄,益母草,荷叶。
 
现在,我把她们一并娶过来
安置在那间曾经郁郁寡欢的小屋
在青青的盖头上写下,我草拟已久的欠条。
 
 

乡间坐
 
乡间坐。有许多草木的素唇会随风
吻上脸颊。你若松开衣襟
时光的秘密便会在瞬间开花,结果。
阿 弥 陀 佛——
年迈的六祖在坛经中醒来,召唤
童子们在落叶上誊写晚霞。
君未至,墨迹尚湿,一缕炊烟就要熟透。



陌上桑

要绕过公园、广场、酒店、超市、地铁站
才能远远望见
日出,东南隅,陌上,一棵桑树下
罗敷手持青丝、桂枝
穿湘紫绮,梳倭堕髻,戴明月珠,照例支走太守
只为等我
一个喜欢吟诗作赋偷吃桑葚的书生。

 

苹果

那些全副武装的刺猬显然不是
她理想中的邻居。
此前,苹果姑娘写下这样的遗言:
果核留给儿子
果皮留给女儿
果肉留给丈夫
果香留给情人。
现在,她突然反悔了——
当她觅见那个干净的果盘儿,便想
静静地烂在上面。

 

葡萄

像一再破灭的梦幻
秋天的虬枝上挂满了密密的
悲剧——
一次次的投入
又一次次的遭唾弃。
葡萄姑娘啊
你可是我
那位娶了又休,休了又娶的原配?



桑葚

一名发着低烧的黑手党
刚写下密密麻麻的黑材料。

一位潜伏下来的易容师,正往
红里兑墨,愁里掺蜜。

是眼影,是幽梦
是众里遇她时的一管火药。

落花的梳妆台边
蝶儿钉上了黑耳坠,蜂儿戴上了黑项链。

还好,燕瘦之后,是环肥
初夏放下了暮春,我放下了昨夜。

 

桃花

美人亦不问出处——
在三月,允许花瓣与猪手齐名。
烟火缭绕
在一锅娇滴滴的人面里
在被春风缓缓掀开的
旧痂里,谁在轻唤
红红,那个尚未发育好的乳名。

 

蔷薇(一)

蔷薇一生下来就面颊绯红
有着伦理之外的体香。
篱墙在她身下,一如
楼群在云朵的胯下。
一见媒婆,蔷薇就脸白
她没有父母,没有儿女
只有春风里一起长大的玩偶。
春日苦短,短得让她
来不及关心
那些家长里短的乡间俗事。

 

蔷薇(二)

栅栏生锈,一枝枝
看不出上下级关系的蔷薇
各自为政。
我想,花丛中也会有一二
卧底的鸡,潜伏的鹤。
微风拂过
花香浓郁得让我顾不上分辨
哪一朵俗,哪一朵雅。

 

金银花

我曾私自将妖娆的它收做二房。
但它既不爱男人,也不爱女人,它只钟情
没有性别的草木一族。
梳洗罢,霞光在左,夜色在右。它挥舞着
双刃剑,直指
我脏兮兮的沸腾着的病灶。
我的喉咙终于凉了下来
清醒的我
要将另外一个尚未腐败的自己捐出来
成为清热解毒的
又一偏方。这样,我才配唤它的名字。

 



她是阴性的。让我害着单相思。她有严重的
洁癖。幼年好端端地就摘除了自己的
胃与性器。她不吃不喝,不谈恋爱。
从含苞到怒放皆如梦境一样虚空。就像
下弦月之于上弦月,她的肉体约等于灵魂,今生
约等于来世。她优雅的绿椅子只邀禅者。落座
起身。披风衣,濯清涟,奏流水。抑或临摹
游侠蜻蜓,在澹澹碧波中挑灯低飞。却对
俗世中郁郁寡欢的我,视而不见。

 

连翘

她有面壁的长夜和独立的清晨
如今,她刚用细雨打通所有关节
捻青灯,拢黄卷,唤出
那位珠帘轻挑的人儿,看一抹
湿漉漉的笑,开在,十面霾伏之中。



 红樱桃

在繁荣与凋零间练习
穿越术:秦汉魏晋唐宋,俱往矣。
青枝绿叶喂养的坯子
被金风和玉露一再打磨
衣冠,肉体,魂魄,三位一体。
一个甜心圆,笃信着
傻瓜的秘籍:努力甜,一甜到底。
呵,我爱这虚拟的王冠
这些暗香浮动的,小小美人痣。



黑樱桃
 
离枝。离岸。离我嘴角的罗曼史
一寸之遥。
去日不可留,而执意要走黑路的寡妇
在我的虎口之中
被活捉。
咀嚼如诱供。汩汩汁液如
甜美的供词——
前夜,她是流星的表妹。
昨晚,她是昙花的小姨。
今夕,她是撒泼的三娘,要与我争抢
第一枚,熟落在枕边的梦幻。
 


荠菜花
春到溪头荠菜花——辛弃疾

昨夜,城中桃李已全军覆没
白雪貌似白旗。
还在坚持的弟兄姊妹们
趁着启明星的微光
务必在牛粪遍地的荒野外集合
那里草木皆兵,元帅
是在溪头等候已久的辛弃疾
口令是——
一枝在春风里啜泣的荠菜花。



桂花

秋风里,她有
乱发,倦眼,稍纵即逝
的体香。
这凉凉的花糕
这末世的余粮。
潺潺月光,肢解谁的心事
枉凝眉——
她发黄的手卷过于散漫
过于颓废。
木讷的阿桂啊尚拥有
去日的闺蜜与死党。



落果

还原最初那笑靥:
无知,无畏,甚至
无羞,无耻。
从婴儿那里取来露水与蜜
交给你——
日渐潦草的诗人。
呵,地上满是沾有母亲气味儿的衣襟
裹着童年,与暮年。
这一刻
坠落如此之美
有沉醉,有眩晕,有轻眠,有刚刚
被秋风吹红的心。

 

落草

若有来生,愿趁小离家
深山里落草
不拜师傅,不敲木鱼,不念经卷
仿一棵寂寞开无主的
木樨,皓月下
打坐,吐纳,只与前世发生
光合作用。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