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浔 ⊙ 李浔活页簿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对岸 

◎李浔



对岸 

     李浔

水面上有你的底线,倒影不可靠
一碰就碎,两岸的风景不可靠,一闪而过。
在船上,你像一个明亮的孩子
干净、透彻,甚至不考虑后果。
你只归顺自己,体内游动几条有颜色的河
远方,像一只有力的大拇指,挤爆过
脸上无数颗痘痘,痛而爽快。
许多年,“水能载舟,也能覆舟。”
有些年头的旱烟杆,怱明忽暗
它从有手茧的手里传递到另一只手里
敲过凳脚,敲过门槛,敲过后脑勺上的反骨。
到对岸去。横在口腔里的这句话
像一只缓慢的摆渡船,对岸
那里的荠菜花开满了十个朝代
重复的香味让春天堕落,让美又痛又痒。
“逃走的鱼都是大的,得不到的,都在对岸。”
你身临其境, 沿着虚构中的旧路
从六月回到三月,鞋沿上沾满天上的雨水
河里桃花把天挤在河的中央,你想
我只是想过河,并不知道河的对岸就是六月
来回走过的场景仍然是陌生的,从三月到六月
你的鞋没有干过,河边什么事都有
有些上岸了,另一些像你的倒影飘走了
你并不知道对岸, 是六月或三月。

两岸,守时的饮烟,端庄的牌坊
只信祖宗的祠堂,都围绕这河在猜测对岸
“老村庄是先人打下的万年结”。
传言被打一个结,河被打一个结
一个结,把村路缠绕在一起
把婆媳缠绕在一起,把姓氏绕在一起
家谱里迂回的故事,是被割过几回的韭菜。
你不由自主,像一只孤独水鸟
天气晴好,却没有分享的快乐
在妻儿成群的麻雀面前,独吞自己的秘密。
到对岸去。你像一个落魄的谋士
消耗有水分的想象,没有一点自知之明。
“河不会吿知你它的最终自的
像寡妇的腰带经常不知去向”。
摆渡船上,同船的人肩与肩的空隙里
足够能让河水流过,足够让对岸的快乐未知
你不会回头,多么像一次断奶的行为。
船向对岸,破开的流水深陷你眼中
你学会了在虚构的对岸,找到了
为了落叶而长根的结,那里有
一个不会生锈的死结。
2018-8-29于湖州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