痉挛

◎余幼幼

新作11首

◎余幼幼



《嗨》

早上简称为“你好”
在过去的一周
每个人的名字都叫“嗨”
房顶醒来是红色的
嘴里的热气挂在空中
是透明的水珠
也是飞出很远的天鹅

毋庸置疑
它们会落到海面
会在接触浪尖的时候
被戳破
一团白雾又回到
我们的胸中



《老了要成为少女》

老了要成为少女
用纯洁的眼光去修补
垮掉的过去

腿和腰一个不落地
摆在显眼的位置
插上鲜花
再用舔瓶盖的方式
让岁月黏上甜腻的唾液

从红酒的味道里
喝出身体的白皙与紧致

它们不想回到往日
在监视中
堆放废弃的男人与爱情

它们留在此刻
此刻在她们旁边

零点钟声响起
她们开着自己去码头停靠



《在斯德哥尔摩》

咖啡放在半空中
没有托盘,也没有杯沿
杯底自由地存在
胃液一直向下
分解从别的
城市带来的味觉

放眼望去,海水不会太咸
也不因感性而起伏
仅仅是随意地
不可预测地裹着一些船只

海鸟俯冲出的水痕
钻进了船底
轮船静止
甲板上移动的面孔
也从各个角度
不可解释



《无骨》

她飞翔的动作
像蜕掉翅膀的羽毛
每个姿势都很轻
与海岸线重合

延伸到飘渺之中
海水浸泡着
她的每一寸挪动
吞没着另一个国度的慌张

除非有更沉痛
的东西苏醒
她的生命
就是迫不得已地打捞

未经同意而落入水中
疲惫上岸
无骨、逆风
没有希望



《错觉》

我们参与逃亡
实际上从未实现
把人心制作成祭品
献给其他故乡

模糊的出处
黑鸟为我们增添风力
骨感的裸体
在锈蚀的笼中穿上衣服

好冷啊
每一天都在
独自长成另外的季节
比历史更硬
的石头经过了几百年
都没有被
任何一个念头搬走

好冷啊
我这么说
仿佛站在我来的地方



《维斯比》

维斯比是一个小镇
小镇在哥特兰岛
岛上的落日
从不掉在陆地
而是掉进大海
会不会被鱼类吞食
并不是很清楚

只知道第二天
完好无损的光芒
又会像温水般
清洗每条街巷

它有绝对的小
也有偶尔的大
广场浓缩了特别的
酱汁和废墟的气味
气味中长草
昆虫飞来飞去

维斯比下过几次雨
但都不影响心情

我不可能在成都
欣赏一场雨
我不是一个情愿停留
在雨中的人
像柜中之物一样受潮

我住在维斯比的中心
地势偏高的山坡上
有时顺着雨的方向看下去
只有耶稣雕像站在雨中


《特朗斯特罗姆的房间》

墨莉卡坐在我们对面
散发着很久以前的气息
倒置的鼻孔和呼吸
拦截下房间中
巨大的谜语

她平淡的语气
顶住上颚
关于特朗斯特罗姆的部分
轻微而克制
仿佛他就在隔壁写诗
不想被人打搅

她曾拥有他一半的身体
另一半已交给宇宙
持续在无言中
充当他头脑里的右手
把生活抠一个洞
输送只有他俩
才知道的谜底和发音

直到某一天
他把暗藏的句式交出
悬于未决的时刻
左手停止摆动

房间从此安静下来
如同它的颜色
白得像窗外的一切
又像墨莉卡心中的丈夫


《哥特兰岛》

晚上九点十六分
整个岛屿都没有通电
孤独有了一个全黑的背景

唯有尖叫才能凸显出
这座小镇的线条
没有人说话
也没有人去揭发
安眠药爬上床
正在迷惑脆弱的神经

保持安静的人
和清醒的人
同时被吸走了人形
黑暗不高
适合在里面行走

到哪里都不确定
可以再走回去
岛成闭合状
没有一个缺口
让人从失眠中逃脱



《妈妈不在家》

妈妈在中国
我在波罗的海的
中央
这里有一块浅绿色草坪
我踩在上面
略显无力

仰望远方太久
脖子断成两截
海水灌入
希望妈妈在里面
帮我清洗脊椎
让身躯再干净一点
直起来一点

随身携带一个妈妈
走到哪里
都用来想一想
但我回不到她身边
尽管她也不在家

妈妈不在的时候
其余的妈妈和小孩
都没有家



《在柏林上空》

飞机来到柏林上空
闭着眼
耳朵里正在播放
一首关于洛杉矶的歌曲
还没到柏林
就先去了别的城市
我仿佛从
洛杉矶陡直的街道
缓慢滑向平地
穿过了云层
和我自身的重量
两座城市
越来越靠近
歌词突然唱到:
“我们只有相互撞击
才会感觉到什么”



《擦身》

美景时常消失
在车轮碾过的地方
粘连着皮肤和骨头的残渣
留下一撮毛发
代表欣赏过它们的人

宽大的袖口
藏着冰冷的手
捡到好听的故事又
为了下一个丢弃

它们擅长选择动情的人
而不选择明暗
伫立在原地
挡住了多少阳光
还是无法把自己的阴影剖开

与美景擦肩
想象它们如此值得路过
在损坏的断裂区
一颗沙子也不敢惊动

荒草遮蔽了一些
被遮蔽之前的东西
人们心中的鬼
悄悄从心中走出


返回专栏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