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桑 ⊙ 从彼得堡到新市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胡桑诗歌第六辑:失踪者素描(2011-2013)

◎胡桑



不遇
——致陆忆敏

又一次消失,又一次低声尖叫,
在正午的风中,我似乎听到一种寂静。
红色建筑,被病人阅读,就像被预约的
拒绝。这么深,黑得可以看见身体里的血。

“我就通过透明,没有什么比这更使我为难。”
门关着,紧闭失败,电话也沉默了,
走廊里,走动着党员,和低声喘气的希望。
窗外,晾在阳台上的衣服,像一场骄傲的雪。

门帘有些邪恶,指示着可疑的空虚,仿佛
随时可以填满。沉默的舌头,安慰过一名诗人。
一个地址,枯萎在半路。信还在投递的途中。
裂帛之声传来,一辆出租车拦住了我的脚步。

一个被出租的请求,它严厉,在皮肤下
以三倍的温度沸腾。那群生动的人,影子
清晰,等待下一个日子。未被注册的孤独
降临到了一代人身上。可我们都不是病人。

医院的气息如此逼真,像一张催款单,
降临在手掌,划破的手指等待愈合,
在这个国家,绝对的疼痛从未被兑现,
就像绝对的爱,总是死在傲慢的急诊间。

2011年3月29日



命名

旅行使我变得漫长,我试图传达黑暗的时刻,
它们却离我而去,如难产的燕子。
言辞的疾苦,毁坏了事物诞生时的快感。

小西街的瓦砾拼凑出夏天的精神分裂症。
历史再一次被推向了被告席,虚拟罪行,
我们已无法讨论未来,沮丧延伸,守着河边的弄堂。

假日既虚伪又富足,时光喧嚣,旅馆里
充满了声音。楼道加入了失眠的行列,
我需要描述高跟皮鞋的空洞,以获得安慰。

可是,在废墟上,我无权诋毁盗贼的残忍,
我并没有获得更为沉默的宁静,来化解
一块石头的傲慢,吞咽的流亡者,被口水绊住。

赋予一个名字,犹如接受一份赠礼,
失败者逐渐削弱自我,无形的经验开始
获得寂静的根系。蓄满的愤怒终于稀薄。

潜行于暗夜的城市,也来到自己的边界,
与荒野面对面,此时,才认清了速度。
我听着浴室的水声入睡,等待一个清晨使我醒来。

2011年4月30日半夜,湖州



对岸

一棵树,隔着河流飘动,
另一些树折叠在沉默中。

只有风置身于自己的处境,
并规定了时间的速度。

那么,眺望是一只熄灭于闪电的
键盘,目光也打开了窗子。

树下的脸庞邀请我坐下来,
开始清理我眼中的粗粝。

夏天来了,空洞犹如凌晨的
公共汽车,黑暗已卸掉了愚蠢。

在沉默和沉默之间,河流响动,
于是,我找到了生命的限度。

2011年6月27日

勇气

终于,时光逐渐穿透了你,
它要求持续。而你正进入一种欢愉。

我的手停在你的体内,
渴望被记住。一次短暂的复现。

一个平淡的惊讶延续了那么多年。
忠实于相遇,你留下的声音催促着进入。

进入疯狂。窗子看着我们,骄傲
和突然的泪水,墙壁安静如往事。

哎呀声中,嘴唇上漏出一道萤光,
那是未来的减速器,暴露着明天的忧伤。

我们是两条贴近的鱼,叠加在一起,
我在你的旁边,让你看到了自己。

和解,需要巨大的勇气。
最终,幸福犹如黄昏覆盖在我们身上。

2011年10月19日



那些年

那些年,已在黑夜深处丧失了名字,
它们分解如秋天的果实,我只找到一些衰败的影子。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岁月,我们再也无法返回,
这样的苍白令我内疚,时间获胜了,我无权反对。

那时候,我们需要打开自己进入生活,
命运却超过了我们,禁止赎回那些沉默。

我们被迫改变,为了虚无的目的,
习惯了世上的尘土,而我几乎已经无法认出自己。

2012年1月13日



北茶园

一个地址变得遥远,另一个地址
要求被记住。需经过多少次迁徙,
我才能回到家中,看见你饮水的姿势。

不过,一切令人欣慰,我们生活在
同一个世界,雾中的星期天总会到来,
口说的词语,不知道什么是毁坏。

每一次散步,道路更加清醒,
自我变得沉默,另一个我却发出了声音,
想到故乡就在这里,我驱散了街角的阴影。

“我用一生练习叫你的名字。”
下雨了,我若再多走一步,
世界就会打开自己,邀请我进入。

2012年6月8日





闲谈

研究老人,比如性欲和自杀,礼物和
秩序。也许,我们并不相信
真的有傲慢。你看,时间只教会了顺从。

不过,这到底是平和,还是无奈的妥协?
命运如癌症迫使一个人努力变老,
是啊,窘迫的生存让一切变得多余。

不需要怜悯,我们无须变成自足的哀悼者,
只有彻底陷入生活,才触摸它残忍的裂隙。
请向自己问更多的问题,让生活超越我们。

此时,每一条微信都在怀疑自己,
尽管如此,我们不能失踪在希望的门口。
我愿意做一个熟睡的人,等待被阳光唤醒。   

2012年6月13日



杨浦公园,一块砌进湖堤的墓碑

ONNIG. B. SHAHBAGHLIAN ARMENIAN(1920.9.25—1925.5.9)

我们的死者不住在这个国家——
他们多年来一直在旅行。
                   ——扎加耶夫斯基

这个城市接纳不了一次旅行,
激情被禁止。一场浩大的寂静。

就像这些菖蒲,它们从未迁移,
此刻只能与黄昏说话,逐渐进入黑暗。

这个孩子曾经活动于生命的疆域,如此短暂。
人们逝去,又回来,受雇于命运。

风从梧桐树叶间穿过,告别过去。
这些湖边的座椅会感到忧伤,它们不懂历史。

一块冷漠的石头,像世上的痛苦一样单纯,
随着谎言的展开,弄丢了住址。

你认不出这个时代,认不出它堕落的标志。
在劣质的歌曲中,这块墓碑是不道德的。

人工的湖水无法承纳生活的剧变,
它被清理得那么干净,没有一点绝望。

一对失魂落魄的恋人在幽暗的街上吃着烤肉,
人们慢慢走过,空气中的不安,像一只麻雀栖落。

2012年11月1日



与郑小琼聊天

我们谈到一代人。问候重复了无数遍。
在冬天,像两个沉重的老人,减少热度。

我们付出了激情,却并没有获得未来。
傲慢,让我们加速进入尘土的序列。

理想得不到长久的宠爱,此刻,
我们只能服从于静默,并且带着执拗。

我们之间隔了两三个省份,
你经历了火焰,我学会了压缩愤怒。

我日益冷漠,而你依然那么谦逊。
我可以看见你同情的天赋。

人生来是为了一次漫长的告别,
于是,我们工作,生活,等待。

只有卑微的人们接纳了我们的眼泪,
最大的勇气是,在别人的羡慕中承认失败。

或者从自己的梦境之中走出来,
和烈日中的黑暗相遇,和危险相遇。

2012年12月2日




空栅栏

漫游,寻找那唯一真诚的人。
                ——希尼

椅子是空着的,却如此安静。
抽水马桶循环空洞的希望,
误解随之而来。一切事物
都是被给予的,而我们不愿顺从。

房间里的翻译者渴望得到爱抚,
而内心的幻觉盛大,如阴影挡住了门口,
乌鸦的叫声掘开一个封闭的异乡,
言辞并不多余,不能由沉默代替。

于是,常被陌生人感动,是多么稀少。
深冬的落叶,已决心面对终点,
小区深处,亮着几盏灯,仿佛一些邀请。
一个灵魂,跨越黑暗,才能取消盲目。

2012年12月29日,波恩

炎症

我离开嘈杂的大门,
会遭遇什么?

疾病入侵喉咙,
像闪电撕裂了谎言,
沉默开始了,我听见别人在说话。

其实,看不见什么面容,
人如此盲目,
假如,目光从不凝视缺席的事物。

工人们身穿黄色工作服,
在教堂前,切割着一株冷杉,
用电锯摧毁了一个约定。

只在一夜之间,
无处不在的黑暗,像树干一样被拆开,
错乱地放置在一起。

我的喉咙,在疼痛的时候,
突然走到了人们的背后,
听见均匀的呼吸
在数着阳光。

2013年1月27日,波恩





——给金霁雯

苍老的楼群昏昏欲睡,
楼上,几个小孩子在吵闹,
这个世界毫无激情,我们却在忍受。

你说你要远行,并没有挥手,
离别就发生在了空气之中,
仿佛我们的生活是在招募免费的乘客。

并非一切都消失于夜幕,
那些界限,爱,仇恨,不能实现的梦,
急剧地兑现,并且,不断借用绝望来呼吸。

无数人从不相遇,就像昨天和今天的云,
但它们处于同一个天空,
想到这里,我获得了一些安慰。

即将离去的人,并不随波逐流。
也许,你只是活在了距离之中,
是的,总有人会代替我去造访异乡。

是的,总有更多艰难的秘密
需要去领悟,需要支付未来的激情,
迫使我们像云一样流转,变形,消失。

2013年3月9日,波恩



失踪者素描




随着寒冷,他漫游到了这里,
他试图完成生活的训练,每天注视
无叶的树。突然间,他忘记了
来时的路程,与寂静住在一起。

他不知道,是谁把他派遣到了这里,
人们经历着不幸,竟然如此专注。
逃离是不可能的,勇气也还不够,
花了那么多年,他终于爱上生活的丑陋。

房间里的沉默,已无法应付警醒的白昼,
空气中充满力量。地平线在远处守候。
那永远的休憩近在咫尺,又遥不可及,
逐渐地,他放松了肌肉,等待命运的注射器。



必须醒着走路,必须安全回家,
他通过为自负的人铺设的幽暗之路。
那些正在等待的,是亲人,也是敌人。
房间的门反锁了。人们需要存储秘密。

他的身体中转了那么多痛苦,
但他不能炫耀,他微笑,去郊外散步。
当然,有时怯懦使他无所适从,
在惊恐的片刻,他也曾迷失自己。

那些封闭的人怎能看到他收集裂隙的时刻,
他们拍掉身上的尘土,却拍不掉愚蠢。
每个人的羞耻和嫉妒竟然如此相似,
在人们的眼神中,他看到了脆弱和无知。




他呼吸空气,每一天都在接受馈赠。
于是,他看到孩子们在庭院中嬉戏,
没有课程教他们大笑,呼喊,抢夺玩具,
他们却那么快就和欲望结合在了一起。

一出生就被赋予记忆,于是,他越来越
怀疑自我。诽谤者只知道满足。然而,
谦逊并不像开灯那样轻易,开启即关闭,
我们知道,恋爱的人竟无法相互原谅。

他试图进入生活,试图原谅自私的人们,
血液中那恐惧的滤纸不能阻止希望渗入。
再冷漠的目光也要融化在客厅之中,
那里充满了问候,椅子,鲜花和餐具。

他多么渴望相似于每一个被困在世上的人。

2013年4月12-13日,波恩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