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苇渡海 ⊙ 诗无大道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登火梯,奏流水

◎一苇渡海





登火梯,奏流水


有一部分土地烧成了砖
砖就是穷人的梯子
从乡下爬上城,从工棚爬上高楼
地理是什么,是垂直或近垂直
距离不在地上,在梯子上
想想吧外省进京;要么
从唐古拉峰顶俯瞰一下试试
好玩吧底下直插东海
爬的时代,我听见伽玛暴的声响
北极冰川崩塌了,那体量
足以给每个燠热城池一块炭
我无所谓,光头无所谓毛
我天天吃的灰都是火山灰
林子烧着了?河汉枯了
太阳风刮过来了?我的确
某夜看见月亮红了一下
我无所谓,我对绝境有一种
超弦的底气,就像火山摧枯拉朽
但火山灰会冒出森林,凉飕飕
穿过不知从哪来的溪流
在水之湄,没有记忆的人看见
林中第一缕光,练习
从自然的根部慢慢站起来
从藤蔓开始认识梯子
气候从未有过的正好
食草类兽和小鸟都是轻音乐
迎接狮子和猫头鹰将军

2018.9.20凌晨一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