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叙述(二十首)

◎德乾恒美




被迫叙述

醒来发现你依旧躺成恶棍惯有的姿势
你身体羸弱,鼻涕眼泪,嘴角嗫嚅,念念有词
你轻易地喊叫、嘶吼,上帝全然不知
你这身子骨,上帝视之为草芥、虫豸
你亲吻了你的爱人,爱人心花怒放
你执意远走他乡,浪迹于无边无际
你什么都没留意到,惟独暗夜的风和洪荒的星辰
你立刻想到自己和远方的亲人
你迈出的脚步不落痕迹,你的一生被秘密地归整为零
你退居乡野,开始变得道听途说、好逸恶劳
你时而拘谨,时而嚣张,清醒时也会忘记过去
你在乡下藏得很深,时而抒情乡野微醺的风
你营养不良,形容消瘦,你佝偻的身影
终有一天留意到对细节的追忆性叙述
只是心底深处残缺的诗章挤出来的都是柔弱


女 人

是啊
我该如何形容一个女人
一个我倾慕的女人
她伫立荒原
像一匹马
打着响鼻
远远盯视着我
我慢步过去
摩挲着她的鬃毛
她黑色的眸子
眨动的长睫毛
肥硕的臀部
不时浑身打颤
甩开白色的长尾巴
多么标致啊
如果可以溯源
在哺乳动物分开的太古时期
她是否犹豫过以后会成为
一匹如今的牝马
或者经过刀耕火种
食肉寝皮
直立行走
成为一位灵长的美人儿
向我走来


卓仓多杰羌①

六百年前这是一座大寺院
如今破败不堪
偌大的寺院
僧侣无几
信众阙如
壁画残破
斑驳的云彩
一如当天的天气
佛陀的苦痛画尽残壁
登上角楼
一个硕大的钟被修补得
见不得天日
在黑暗里
我想用手拍一下
唯恐它会从捆绑的绳子上
掉落下来

①卓仓多杰羌,藏语,家乡的一座古寺。


拉 萨

纯银的雪片自肩膀抖落于雪域净土
六百万枚海螺堆积出众雪山
起风了,漫天的风马
枯黄的经文在阳光下拂动似雪片

远方的孩子,回到了拉萨
十万雪狮吼,四方佛加持

布达拉宫巍峨,圣城石路参差


灵歌老头

你个糟老头子
老无所依
早晨,你推开门
一股子霉味
扑面而来
沾满污垢的枕巾旁
扔着一把掉完了漆的木吉他
木吉他啊!像个女人
丰乳肥臀,纤细的腰
你用手摩挲着她
就像一个十八的小伙
抚摸着爱侣的娇躯
当你的食指和拇指
捏住1.6毫米的塑料拨片
左手摁弦,右手划弦
你的眼泪夺眶而出
来自黑非洲苦难的歌谣
那身心疲惫后之后
躺在南方种植场的叹息
一曲布鲁斯
诉说衷肠


鄂温克酒徒

一辈子对着白桦林,有酒陪伴,还有
一群温顺的驯鹿啃食白雪覆盖下的草
偶尔感到孤独,对着大兴安岭——
祖先的厝宅,吟哦一些散乱的诗句,那么认真
在冰封的流河上我看到了鄂温克祖先的身影
他们小心翼翼地跨过浅滩,钻进温暖的蒙古包

这些影子至今还在梦的边缘闪烁,如流火
灼痛了我五音不全的母语和故宅深处的叹息


经验之谈 

十月怀胎,哇哇啼哭,张嘴要吃奶
他生下来就是一个有经验的娃
而岁月也让他成为一个经验丰富的人
当然,偶尔也会被人拿来经验经验
他有过躲进人们的阴影下被蒙蔽的经验 
后来他试着要把人们的阴影和自己的阴影重叠起来
所以他还算是个善于总结经验的人
他用经验照亮黑压压的人群
对着他们测试谁在说假话讲空话
他甚至有时左手拿着经验右手翻看日记和信函
研究被打乱了的阿拉伯数字
他终因老死,经验归零。如果情况不太糟
这些经验或可为一句话,一本书,一块碑文
留在人间,供后人指指点点:
曾有过这么个人,那些都是他的经验之谈!


情绪的惯犯

我,一个兴奋的仆人,情绪的惯犯
当压力遍及周身,侵入五脏六腑
我才会轻合双眼,撂下手中琐事
听一段琴箫奏鸣曲
声音穿透每一根经脉,余音不绝
我反复敲打安神的穴位,提肛收腹
身体蜷缩,保持深沉的腹式呼吸
吐故纳新,让舌尖轻抵上腭。
暗香明灭,油灯闪烁,念珠上
纯银的计数夹不觉间刺进食指
我还是活过来了——
有人拯救我于紧闭的拳头和牙关间隙
反复开合身体各个器官的阀门和关节
听从情绪发出的指令,熄灭这个念头
升起另一个虚妄之念


西藏的大象

我所有的对大地(西藏)的亲近来自于梦境
——不止于纯然的骨头和血脉使然

梦里已无人居住,惟有一幅荒诞的卷轴
里面的动物,踏入大地,大约因为寒苦
集体蜷缩下来,让人无法靠近——

那来自梦境深处的象呵!巨大无比
孔武有力的四肢,稳稳地踩踏于荒原之上

我深知,它只是一幅画,却无法靠近
它被我们反复描摹、着色,密密勾勒细纹

有时它会愤怒,我们会极力控制握笔的力度
当它温顺下来时,像一尊佛,慈眉善目

站在葱茏的原野——
那是一头力大无比的象


马的翅膀

一个月来,心事重重,注意力有些分散——
她咬了我胸脯,我才把头埋向她的耳畔
吻她的耳垂和脖颈,我把头伸向另一侧,她咬我的肩头
我们身上的草已经黏连在一起,像两匹马在撕咬记忆
寻找从身上丢失的因恐惧惊散四逃的所有感受


宇 宙

大半夜口渴
从床头爬起
打开冰箱门
像在黑暗中打开了天堂之门
里面堆满新鲜的果蔬、乳肉、鸡蛋、蜂蜜、干果和美酒
我关上门,天空逐之昏暗
整个房间,只有电器在运作
像是天体在洪荒中滚动的神秘脚步

时间在分秒不差地耗尽江河和煤矿的汹涌和烈焰
我拿起搁在饭桌上的一杯白开水
一饮而尽
河水从胸口汩汩而下


习惯了

习惯了被人随意咒骂
习惯了被人扇巴掌
习惯了被人侮辱奚落
习惯了弓腰下跪
习惯了做佣人当奴隶
习惯了逆来顺受
习惯了随波逐流
习惯了被欺骗被感动再被欺骗
习惯了走夜路走无人的街巷
习惯了睡破屋穿破鞋挤公交车
习惯了在冬夜仰望高楼暖暖的灯
习惯了吃变质的食品喝污浊的水
习惯了不再迁徙破屋挡风破帽遮颜
习惯了汗流浃背藏在废纸盒穿过霓虹街区
习惯了捡资本家用剩的婴儿奶粉喂养苍老的母亲
习惯了旧报纸14英寸黑白电视讲述的国家大事
习惯了天黑吹蜡哄妻儿老母早点歇息
习惯了没有歌声没有舞蹈没有钢琴
习惯了咯牙的米劣质的酒长毛的面生虫的肉
习惯了被人遗忘没有亲朋没有好友没有看门狗
习惯了麻木眼睛四肢耳朵鼻子生殖器的虚设
习惯了没有湖水天空和草原河流的城市
习惯了活着就像死去一个可有可无的分子
习惯了惊厥而醒又昏睡去反反复复无休止


反 对

在细微处反抗一株草——
它压制另一株枯黄的草
在阴暗的另一面抵制一粒细菌
抵制它们中做了叛徒的细胞壁
卖了自由和幸福的自由基
反对纳米、激光和原子
它们合谋制造杀人的武器
我会呵护这株枯黄的草
让它自由表达意见
获得它应有的阳光、水分和温度
我会爱惜每一粒细胞、病菌和质子
让它们参与世界法则的制定
让它们参与世界杯抽签仪式
我反对人们插手生物界的绯闻
反对干涉细菌的过度繁育
反对左腿压制右腿,右手勾搭领袖
反对人们漠视非暴力不合作
反对左手犯罪,右手包庇纵容
反对野蛮摘取活人的心
反对占领植物的居住领地
反对粒子加速运动非法获取能量
我们有罪!
却还有向上帝上诉的权利


萨赫勒的天空

1984年
萨赫勒上空
一只鹰俯瞰大地,来回低旋

它紧盯一个黑孩子,奄奄一息
他被父亲抱起时
像一根干枯的树枝

大地上,饿死了很多骆驼
反政府武装醉卧灌木丛林
豹子在夜晚舔舐巨石

2014年
一架麦道MD-83飞机
在萨赫勒上空消失

科普特女人洗净机身
身披羊皮的男人再用白布将其包裹


饥饿琴手
 
一个老人
鼓足勇气
参加国家电视台
歌唱比赛
面对麦克风
他沉吟良久
操一把失传久远的琴
消瘦的身子
发出饥饿的吼
枯柴手指
切切嘈嘈
弹拨出苦难记忆
 
我打开电视的时候
正在直播决赛
从头看到尾
却不见其身影
熬到最后
一众歌手
齐聚舞台
弹爵士钢琴
玩布鲁斯吉他
敲击中国古代的大鼓
齐声合唱:
International


新 闻
 
1986年12月
第二个星期的星期三
在W市一个寒冷的清晨
D走过肮脏的河水岸
一堆水泥拱形管停止了作业
D低头吹着口哨继续前行
在河与路的中间D看到
一条黄毛老狗对着水泥洞口
嗅来嗅去,不时
发出低沉的哀鸣声
它那沾满污垢的尾巴掖进了屁股
岸边霜打的败草也显得楚楚可怜
那种冷预示了冬天的过早来临
街头开始议论昨晚深夜
或者今早临晨
大约雪片落地的时候
一个老头冻死在河边


传 统
 
深夜聆听Ngerenger
吟唱的台湾民谣
古老传统依久保留于隔岸兰屿
歌声纤尘不染
从未被‘修饰’和‘矫正’过
 
而我所目遇和耳染的这块大陆上
每一个民歌手都有着同样的声色
旋律残存,风骨散尽
 
呼唤乡野之曲
你得委身深山老林


刀落草丛

杀一个人,先要爱上她
并且让她深信不疑
她会念念不忘、念念不忘
 
当我们紧紧地拥抱,我会拔出紧绷的刀子,直到它掉到草里


粗野气息
 
四月青唐,阴晴不定
花儿,耷拉下来,瑟缩在巢里
街边的板凳上,滚烫的羊腰子
一半猩红的肉,一半欲望的油
穆萨用蒜汁、酱油和植物油反复涂抹它
再抓一把芥末、辣椒粉和盐巴抖落其上
除了这些,一本卡耐基成功学扔在板凳上
它同散发酒精的破沙发和黑丝袜曝晒烈日
除了昏睡,这时候,你目光粘稠
只有日落时分,你才会打起精神
为此,你好像等待了整整一天
 
夜晚如期而至,像鲜花一样绽开
你蜷缩的身子在黑夜里尽情伸展
花朵吸满了水而肿胀,花猫卡在了门缝
它死一样的快活挣扎,令空气潮红、油滑
你伸出手,影子落在皮鞋上,整理衣着,出门
合适的夜晚,适合发出阵阵粗野、欲死的气息


古代祭祀都搬到了现代的露天舞台

神职人员
被长相雷同
身高相仿的
舞者和歌手顶替
古代圣贤
手持麦克风
脸色煞白
面对稳坐于沙发上
子民乱糟糟的
照相机摄像机闪光灯
不带眨眼
他声音洪亮
像晚间新闻的播音员
这朝野骛趋的
文艺晚会——
百年之前
在深山老林
才可唤出的乡野之曲
如今,旋律残存
风骨散尽
方士的炼丹炉被踢翻
又被修葺一新
道士被赶上山头
食客作鸟兽散
他们隐匿于朝廷
市井和野外
荣辱皆忘,把酒临风
岁月被遮蔽了神秘
朝廷杀人的武器和盔甲
流入民间,直指宫殿
愚民用它挡住脸
以为同时挡住了苦难
将它束之高阁
五体投地
以为可以远离苦厄
露天舞台一片漆黑
咒师模样的主持人
接过古老的火把
照亮舞台
帷幕渐渐拉开
锦旗招展,干戈大动
诸神腹背受敌。


 


返回专栏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