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诗(1):魔幻垃圾场

◎缎轻轻



合适

丈夫是合适的,在柏油路上走动的男人们
总有一个是合适的
合适,一起铺开床单,洗刷厨房的砧板,把地板擦得锃亮
现实的瓶口是合适的,在一个家庭里
一片寂静是合适的,龙头滴着水,一滴,变成两滴
儿子是合适的,小马驹焦躁得合适
藏在蓝色帐篷里,把积木踢翻
睡眠总是合适地迟到十分钟
她没得选择,在寒冷的露台上倚着烂木椅子
把湿衣服晾在房屋的阴影里
在惯性的夜晚,尝到大风的咸味


落入梦境 

我要抚摸你那生辉的面庞,吮吸那咶噪的舌头
别说话,在充满毒汁的梦境里,获得海绵一般的满足
两个小人物的爱啊,微不足道
甚至不值得,在晚餐时间提起

造物主让所有的戏子获得满堂喝彩
让我们举起酒杯,咽下每一顿平凡的稀粥咸菜
承认闹剧是存在的
黑暗中你向我灌输的一切,让我泪流不止。


想放弃一座城市和一份职业

放弃驾驶汽车,放弃那安装你身上
黑色的车轮
你迈动双腿,在城市里的绿野
伪装成疾走的猎物
清晨的四周
正咧嘴笑着露出龋牙
人们面部神经扯着,牙痛和面包虫
钻进写字楼和商场
小风徐来吹动你腰侧的衣裳
瞬间,荒谬击败真实感
动物的本能,让你想放声痛哭


论重复

海水是腥的
抽动鼻子,捂住隐蔽的部分
宛如在厨房,煮一锅死去的蛏子时
也有同样的慌张
“需要新鲜”
“打翻这重复的365日”
忽然间,有了戾气,还有沮丧
窗外海滩上,被洗刷的圆石、藻类、砂粒
倒是多年未变的安静


魔幻垃圾场

故事到了尾声,我听到蜂鸟的哭声
在他老年的头颅里被困堵、继而乱撞
而他的思虑与形体:很软,深红,没有规律
沮丧的我,锁门
门后一张床,一把腐了腿的檀木椅子
烛台,烧出旧物的味道
——这像一片魔幻的垃圾场
我们跳进、又跳出


很慢

“不用担心”,花园是慢的,花的衰老也慢
当人的脸上只剩下纹路,像迷过的路
慢慢踱步,思考慢了,身体的代谢也慢了
但不是停止。观簇云的绣球、芍药
状态不佳,慢已经跳离生活,我把一把药片缓慢地吞下去


永无放松

临睡前,没有人能感知我的紧绷
从眉端到脚心,警惕着,提防着,提灯而来的鬼神
我想平卧在黑暗中的青草地
让植物潮气钻进鼻翼,青虫那样蜷蛐,度过潮湿的春季
便站立,伸出翅膀,扑扇向星辰深处
心病——以我的年纪,捂着胸口,没人可倾听
逃,狱牢角落,便是终点。在梦境中我被保存成一张衰老狱卒的影象

 


际遇奇妙

这棵柚子树下,我认识了你
不知姓名的人,这是际遇
一切皆由天定
十四年前的长椅上,坐着初识的人们
紧绷的表情,让我忍俊不禁
每一年春天,草木沙沙作响
叶片和根茎,生长、呼吸
这时,沉默的人不再想着逃生
绿湖水,静寂得像死去的少女
这恍惚的眩晕的绿
这广袤的抑郁的绿
痛苦中我想到际遇奇妙因而遇见你
有些瞬间抚弄内心的柔软,我想要停一停。


故乡清晨

人们在清晨的昏暝中面目惺忪
桐城孔镇上,前人拂着宽大的袖子
幽灵悲伤地站立于青石板
少女散发腐烂的气息
他们的居住地由一张门票来接管
天穹照耀游人的脸庞放光,身影在无序晃动。


出租房

清晨,红绿灯闪烁,倚着一棵梧桐树
商业的诡计,他要把租金交给上帝 
发怒徒劳,太多人
得到了婚姻、异性知己、一场喧闹的工作酒局
又累又乏,结束时,回到出租房里
生着闷气
妻子把一盘水果洗干净,他不再承认
他不曾爱她,这场婚姻本缘于合适
“合适”的她面无表情,在夜晚用双腿缠紧他的
乱梦一夜,中年的他
在出租房的双人床上突然坐起


去欲

凌晨,拥挤的临海屋子里
人们交谈着
有一样追寻的东西,悬在黑暗中的高空
求而不得的明月,照耀这千年不变痴求的人心
这情景是完整的
白炽灯下,你看到我,说我的脸色总如此苍白
也许红晕里住着人们狂热的万物之欲
而我,长久以来,无幸福,也无焦虑。


灰人类

灰月亮,云雾潮暖
湖边野鸭也是灰的
漫天灰羽毛
我瞪着远处炉膛内的火
我的脸发烫
思维却像一种冰冷的物质
灰色结晶体,像霜一样落在地板上

诗人的瞪视,转移向小餐馆里
一碟红烧鱼和菜芥
几盅酒下肚,想到三十年的错误
想发狂

此刻就餐的人们,在灯泡的光影下
表情如落入一场魔术
这一定有秘密,可我猜不出

灰斗蓬,老者放出长寿的灰鸽子
万物的存在并不依赖什么
灰人类,站在街边,一动不动。

 

寂然之夜

我和父亲 
端坐在池塘边 
整夜地观⻥

对明⽇之猜想 惘然,
微⻛在水面掀起鱼脸
鱼唇轻声念:涟渏与 
未曾放下的事物
充实了你我的内心。

黑夜平稳,父亲终于逝去
梦中他卧于山崖壁
一片榕树叶缓缓吹来
盖住他的眼睛

曾经在崖顶看事物拱起,
他的葬礼座无虚席 
石块滚落 
瞬间山崩地摇,瞬间
一轮明月正冷静地升起。

这,并没有意味什么——
灰烬中她听得到浆果正在爆裂
皖南,墙根是发了疯的青苔
披裹了端坐的亲戚
嚼着瓜子的嘴永远喋喋不休
她在光晕中
一贯保持沉默

父亲,曾领幼小的她到凉亭
藤蔓上爬满金银花,红花芯
舔舐神秘的事物,正朝她吐着腥红的舌
时间没有回返,而长江上惊心动魄的大船
载着众人,三十年
——你已经改变。


戒律

戒律的巨幕
从云端垂落
盲眼的人,黑暗中
虚弱的母亲抓紧儿子

她生前的疾苦从未言说
而他,自然也无从知晓
只在反复的每一天中,手指紧紧攥着
那只虚空年岁中摇晃的藏青色衣袖

他和众人的谈笑也是充满戒律性的
私下的自语:
“有人和一堵青苔色的墙
终日相互映衬”
他认为自己也是那墙的一部分
甚至他期待,有一天
青苔会着了火般烧他的心
也烧光了他母亲的遗物


蚂蚁

日落后,蚂蚁们爬向我的书桌
我长在那儿,人形的黑窟窿
背负蜂蜜的甜,它们爬着,忍住不要掉眼泪
因为日落遵循着晨夕规律,我无话可说
而夜深时,蚂蚁也无法组成我的诗句
我像个哑巴保持沉默
像个盲人闭着眼睛
蚂蚁爬向我的心脏
我感到奇异的难受,正如幼年时
被伙伴们所遗忘
孤独是蚁群爬过的痒,有一点痛感,也有甜


毛茛

毛茛的白色头颅撒落于地面
我开车飞弛轧过紧张的斑马线,听舒缓的巴赫
花苞盛开在巴赫颤抖的嘴唇上
他的手指快速掠过琴键,那些匆匆死去的事物呢?
他睁开眼:毛茛开得漫山遍野
面容平淡的妻子正坐在镇口织着
一匹铺天盖地的网
网上凝固的毛茛,像温柔的女性正张开马驹一样的双腿
毛茛不受拘束地打开了
音符,不受旋律控制,在黄昏的天空中如花朵般旋转。


在北京  

午后,强烈的光线照着头顶
一排杉树把身后湛蓝的天空推向我
当大巴车停下,我看见
每一个下车的行人,五官都呈现透明
那飘浮在干燥空气中的蓝色游丝
闭眼呼吸——
玩麦秸的孩子,妇人抱着狗
场景完美而恰当,我缓缓地呼吸
三十五岁
在北京,这是我这一岁中平凡的一日


相遇与衰老

遇到我时你也年轻,冬季结冰的湖面
两个人在世俗中安然的行走
小风刺骨,割着我们近乎深渊的表情
我们默不作声,对已经发生的不再追问
我们之间的默契如巨大的衰老来临
在冰里消耗热量,锯齿在燃烧


剧情

面对桉树无可悲伤,夜里垂头的女性
解开盘扣,露出肉与白骨
簌簌作响的月光投射在她脸上,凝视光影中的僧人
他始终闭着眼睛

清风叠起她身体的一部分
惊奇的鸢尾,回旋送出旧时节气:春分,宜祈福、求嗣
今日,她和他同时啜泣、放声大笑,又同时生着病
如此散漫的剧情,无穷无尽。


别无选择

走吧,走吧,被驱赶
逃出那片霾下的——你广阔的躯体
四肢葱郁
眼眶里养育鳟鱼,当我望着你
讲了一个笑话
绿水滚落,唇角悬挂了我们即将发生的——
强光,鱼眼停滞
我在你身体的深处找寻人性的神秘,圣殿高远
晨光下,奉旨休息。


违背

他给了她定律,她思考即是违背了
只有更冷淡的花朵
是存在的
在语言的边缘
博尔赫斯在一个黑夜里踱步
深深叹气,此刻
月如钩,刺桐树在光影中闪烁
棕社鸟,唤出
躲藏于树后的她
一回眸,圆木从山坡滚落
捂着嘴巴,却不受惊吓
她的脚趾在等待时凉透了,定律的禁锢
早已经散去
只有一个沉默的女人
把捡来的树叶散乱地压在书页里。


 



返回专栏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