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令

◎一树



如梦令(23首)

 

 

 

 

梦见陶潜

 

提灯,携晚菊、晚稻与晚风,从南山出发,潜入一口,被霓虹、雾霾与尾汽覆盖的

老井,用陶罐,那魏晋般的深喉,汲二次发酵的月光与米酒。

 

 

 

 

尚未午时,人间早已一脸乌青。

雨年方二八,却携带过多的分泌物——

云的轻浮。雷的喧嚣。霾的城府。花的妖娆。

雨喃喃着:不如

给万物都打上吊针,或,掀开琐碎帘笼

将幽梦还给类人猿。

雨忽然急剧腹泄,忽然想削发,坠胎,清空自已。

而悬崖边酒醒的风,怜香惜玉,轻轻扶住了她。

 

 

 

在梦州

 

在梦州,一场雨没收了天下所有泪滴。

在梦州,子民喜单车,太守爱提着明月独行。

在梦州,白鹭忽然放下架子,自青天陆续返回。

在梦州,沙场绿草如茵,刺客与骚客,一边推杯,一边朗读密令和禁书。

 

 

 

 

中年恍惚,常将朝露与晚霞混为一坛。踉跄,下蹲,呕吐,一泄两散——

一泓用来浇花。用罂粟的上半身补写情史,在杜鹃的深咳与昙花的遗嘱里,萃取童贞与暮年。

一泓用来炼丹。以毕生歉意作釜底薪,煮沸全部隐疾,滤掉锅中,二手的风雨和江山。在凉下来的鹤顶之上,醉卧而眠。

 

 

 

醉风

 

在虎背一样的大广高速上,午后的风瞌睡,略去一大段冗长的丛林法则。直至

镂空的西衙口被酒糟一样的暮色填充,开始食,开始色,开始性。

呵,一群推杯换盏的没落户,多像垮掉的十五国,因了无用的吹拂而露出,一排磨损的虎牙。

 

 

 

 

“问渠哪得清如许?”——晦庵兄

可晓得麦田有一身潮湿的渠道?

 

“别有幽愁暗恨生。”——乐天兄

可晓得琵琶女有一身潮湿的管道?

 

植物悄悄插枝

动物偷偷插管。

 

通了——杨枊岸笛声清脆

堵了——残月下嗝声浑浊。

 

风情万种又如何?

新的迟迟不来,旧的赖着不走。

 

空虚至极,才去移花接木——

〝喂,你通过我时,不产生空洞是有罪的!〞

 

 

 

保鲜辞

 

用苹果的汁液和幼童的眼泪

活稀泥。携坟头草

与明前茶、雨后笋建立暧昧关系。

 

 

 

瓮中辞

 

像笔下误,灯下黑,我时常将自己,请进瓮中。且栽

一株编外的荷花。听任一挂莲藕用泥污封顶。

无事刮胡,清除表皮下的反对派。看轻舟上岸,青山老去

在慵懒的烟火中,与一只打坐的蛙,推杯换盏。

 

 

 

内部矛盾

 

甲体内住满了开关

乙也是。

丙绽放时,丁刚好凋谢。

大度的戊说:

己庚辛壬癸们稍安勿躁

这仅仅是

发生在小腹的一次骚乱

大体不错——

旧山河绰约,而又多娇。

远处

一棵刚被松绑的葵花

趁着月光,清点起怀中

泪珠一样的籽粒。

 

 

 

笼中对

 

五月,一头败絮。鸟鸣与暗香渐渐疲软。锦衣卫飞檐走壁,标题党自缢于末梢。我猜知己佳人不在

此笼中,便在,彼笼中。魏晋路远,南山雾深。白鹅与白菊隔着篱墙,面面相觑。呵,此处有诗,和湿。

 

 

 

落樱

 

听风口令,少女于梦中跳伞。不掩面,不尖叫,不回眸。途中频频

肇事——与市井、寺庙、王府摩擦,碰撞。花倌笑曰:一失足,成千古香。

 

 

 

出关

 

青牛懈怠,花草偷懒。蝉脱壳,撇下一座废都。渔樵尚在

轻掀山水的门帘,旁听,云烟里,虚和实的旧怨。谁在打哈欠

——且将芳唇借给美酒,空谷留给幽兰。待闲王藏好玉玺

便遣风月蜂蝶诸元老,巡视人间。其时,功名利禄,正分兵压境。

 

 

 

套中人

 

美套住美人。诗套住诗人。财宝套住财主。风情差一点儿,套住风月。烟火之外,浪子用65度的山水解开五官。

 

 

 

名山藏

 

携带饱嗝、放大镜和角色感,灵长类们在躲猫猫,过家家。花草虫鱼飞禽走兽,仿佛丫鬟仆人。

空山本无名,只是,灌入太多矫情。俗物不知,青烟青云,棋子松子,鼾声水声,皆为非卖品。

 

 

 

貌似诗

 

真相解甲。

梨花与雪在互相抄袭。

海棠正红,像宠了三生的妹妹。

俗世烟火迷人

貌似是一场,好看的误会。

 

 

 

装活

 

如此冗长的一生足够他

死上一千次一万次。

而他依然活着。

极乐与极悲之外,是装甲部队

在阵守虚荣。

明月松间照。幽草涧边生。

没心没肺的目击者

除了苍凉

什么也不愿指证。

 

 

 

芒果之恋

 

理想有点儿甜——

梦挨着梦

金黄挨着浑圆

抚摸与品尝,全免单。

 

现实有点儿涩——

摊位摇晃

抛物线打折

满大街的刺猬在,互踢皮球。

 

 

 

夏日手帕

 

像清风一样,随身携带。

一个汗族男人,只擦汗,不擦泪。

 

有时,它和月光一个纹路

用眼神反复折叠,一张纯棉的脸庞。

 

偶尔,也会借给海边踏浪的凡高

让他包裹,葵花上溢出的手语和火焰。

 

 

 

笼中谣

 

让我进来

让鸟出去。

 

鸟提着鸟笼

我提着自己。

 

那个与我交换体液和羽毛的人

最知己。

 

 

 

旷野

 

旷野略显虚幻,仅次于美梦。

无需洗牌,也无需指认

甚至,连因果关系也不存在。

花与花,草与草,树与树,鸟与鸟,兽与兽

仿佛初识。

直至,一个心事重重的人闯进来

旷野随之消失。

 

 

 

深秋帐单

 

风提一杆秤

桂花的小称锤儿

又摇又晃。

有人配戴明月镜

为深秋结帐——

闲愁千斤

清欢四两。

 

 

 

昨夜下了一场雨

 

人与物是旧的,雨却是新的。

清晨的鸟鸣貌似复数,实际上

熟悉的和弦里藏有清凉的孤单。

一张脸越洗越净,一场雨越洗越浑。

理想寄居在雨后的一个词——

苍翠欲滴。仿佛每一次煎熬都会

诞生一个陌生的世界。

雨后晴空万里,江山妩媚多娇。

回首来路,曲折泥泞并无意外

惆帐如此卑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但这场匆匆的雨,不可复制

我会将它镶嵌在,那本新诗集的扉页。

 

 

 

 

臆想一场雪

 

深沉玩得过久矣!何不组建

一个绝对幼稚的祖国——

所有的鲁莽和草率都将

被宽宥。单纯的人已取得政权

一袭素衫的王

正空降一沓新传单——

茉莉发卡,葱兰书签,孩儿面霜……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