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课

◎一树



《早课》

——纪念那些早起的日子

 

 

(1)

 

从鸳鸯枕上起跳,跃入

草木翠绿的笼里

与那些披着光影的鸟儿

互换羽翼和汗珠

离地三尺,提着自己。

 

2015-8-9

 

 

(2)

 

蚯蚓一边做引体操一边

斜睨我的四肢和外套。

微风则在萝卜和白菜之间温习

古老的平衡术。

石子路上密密麻麻的灵魂

渐次掉队。

早已厌倦了大脑的蝶们

送来一具具

轻盈的行尸,美丽的走肉。

 

2015-8-10

 

 

(3)

 

上坡,下坡

怀揣课本的我

在三岔路口停下来

左转,是暮年

右转,是童年。

小鸟叽叽,大鸟喳喳

一时恍惚的我

愣在

气喘吁吁的中年。

 

2015-8-10

 

 

(4)

 

一株花树在晨风中耗尽了体香

仍在开。

徘徊复徘徊的过客

用逗留的青春铺设一条条香径。

劳燕单飞

衔来昨夜私通的消息——

没有悔恨,没有惆怅,零落有新泥。

 

2015-8-11

 

 

(5)

 

现在,趁着空腹,不妨换些新的

填充物——

以尚未打药施肥的青草为主

佐以没有色素和添加剂的露水

以及沾着土腥气的蜂花粉,还有

卸了门窗的鸟啼、摘了墨镜的星光

让它们趁虚而入,让一个

草包肚,盛下一小截原始的,慢时光。

 

2015-8-13

 

 

(6)

 

大海翻开她清凉的内脏

供浪子挑拣——

有人拿走今生的泪腺

有人找到前世的苦胆

有人则在深蓝的肺叶上

依次写下

热血的败阵史和欲望的弃权书。

 

2015-8-17

 

 

(7)

 

在一颗露珠里陈述昨夜冤情

是徒劳的。

露珠有泪珠的模样,却无泪珠的履历。

我不忍在她温润的颊上镶嵌

有棱角的忧伤。

此刻,露珠正端坐在伶仃的草尖

与我相遇,却不相认。

朝阳下,她怀揣若有若无的

白痴一样的光

与尘世仅仅隔着,一小截懵懂的距离。

 

2015-8-23

 

 

(8)

 

拎着头颅

和猿们一道练习

直立,行走

途中遭遇一簇簇毛边的

花香,鸟语,小凉风

一二一,不厌倦

用绽开的汗腺和松动的关节

打通人之初。

 

2015-8-25

 

 

(9)

 

如意园的妙处在于

曲折成曲径,坎坷成起伏

在这里

老少皆可通幽,贵贱皆可凭栏

可行,可止,可落伍,可旁观

花草虫鱼若闲者

正拱手让出,各自的江山和美景。

 

2015-8-26

 

 

(10)

 

黎明时分,太阳穴疼。噢

逝去的奶奶又在唤我:开饭了——

红薯片儿,窝窝头儿,小磨油拌锅巴

童年的餐桌有贫朴的清香味儿。

日益肥硕的今天

我只能侧着身,穿过大厦间的夹缝

在奶奶蓝印花布裹就的膝上

用土坯、木风箱和有柴禾味儿的炊烟

磊砌,那矮矮又细细的乡愁。

 

2015-8-28(农历7-15)

 

 

(11)

 

晨曦中的洒水车像一位行者

同路的我有多种选择——

一是跟在后面,当个看客

二是等在前头,接受恩泽

三是与之并排,成为另一辆。

在我思忖的瞬间,洒水车不见了

还好,我会在如意园

继续挥汗,如泪,如雨,如露。

 

2015-8-30

 

 

(12)

 

生活中尚存不自量力之美,譬如

闹钟响了,梦幻的矛会按时轻戳

现实之盾。推开窗

细雨一把抓住我的小辫子

先是清洗我睡衣上的昨夜,而后

在我脸上栽种近于虚无的

绒毛。它们混迹于我僵硬的胡须

仿佛嫩韭倚着屠刀,仿佛

天使甘愿委身,尘垢深深的人间。

 

2015-9-4

 

 

(13)

 

荷塘岑寂,一枝莲从三十六计中脱身,随手撂下

作用力和反作用力。岸边,邋遢的如来

以若有若无的眸光轻唤,满塘的枯叶和清泥。

 

2015-9-5

 

 

(14)

 

醒来,我将为自己的灵魂备份更多的副本。一如

我将在诗行里,寄生或转世更多的朝露与美酒。

而正本只有一个,即那具日渐腐朽的肉身。

 

2015-9-8

 

 

(15)

 

阴郁中的我姗姗来迟。而园中

草木们早已披上绿袈裟,开始早课。

秋风习习,晶莹的佛珠散落一地。

披着肉身的小沙弥,被一阵细雨加持。

 

2015-9-11

 

 

(16)

 

天似乎可以再蓝一些,似乎

可以解除多余的武装——

降下云旗帜,遣散鹰卫队

静待草木,那些绿颜知己们

重操古老的活字印刷术

将清欢,排在秋风的第一版。

 

2015-9-14

 

 

(17)

 

秋深了。我的堕落远不如

落日美妙——

这伟大而颓废的宗教

让我不得不松开手中的缆绳。

而枣树上的红孩子

柿子树上的黄灯笼

似无信仰,还在与风霜,谈情说爱。

 

2015-9-15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