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亭 ⊙ 波斯花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南部的园子

◎蓝亭



南部的园子

1

“主认识属于祂的人,“
兵临城下,阿尔比人
困在贝济耶
那浩浩荡荡的十字军在撒旦带领之下
覆盖整个南部的田野
残酷的英诺森,呼召的军人
讽刺性一一佩戴着十字架,而那些单纯的农夫
不肯否认自己的信仰
绿色法国南部的葡萄园橄榄园一片黑暗
这死亡的军队,今天还在城下,诛戮是他的别名
血色是冰冷天空的颜色,
教堂钟声一直敲着,
直到拥挤的人群横尸街头
阿诺德说,不留一块石头在另一块石头之上
好似屠杀耶路撒冷的罗马军队
我虽不是一位中世纪的农民,
也不懂法语,如今却看见你的下场
满了毁灭的辉煌
“那些称呼祂名的人,
总要离开不义。”


2

法国南部,埋葬一些单纯
十字军死在自己的火焰与绞刑架上
那些复活的阿尔比人迈向火堆,
单纯的人们,活在乡村
他们不善言辞,却保留一份语言
诚实如泥土,柔软中坚毅
让我突然觉得大地的厚重,山水的愚拙
其实是一种美,衬托出我们的丑陋
神的本质也是如此,
那些屠杀的,虚伪的智者,一直在自己挖坑
历史学家的遮掩也无济于事


3

实际不在世界的喧闹中
甚至四季,古风的优雅里面蕴藏着空洞
看见黄昏旷野倒影在天空的树枝,
安抚过往车辆,
匆忙与技巧总归于沉寂
沉淀在夜晚深处的声音,无声而悠扬
军队已经来到,人们恐慌着
世界一如既往的矛盾,混沌中挤出哲理
实际的那一位,旁边看着,无语,无情


4

那些人,自己不晓得
天天从园子经过,没想过一切都在里面
山羊、绵羊、驴驹、泥里打滚的猪
叫不出名字的花与果实
它们叙述着古老的比喻,你细细聆听
你需要缓慢下来,
当作一份古老的信笺,上面写着:
“我是道路,实际,与生命”





月亮与中秋


昨天在一位眼科医生
朋友圈的眼球照片底下,
贴了一首打油诗:

月有中秋独自秋,眼里升起故乡愁
不邀晦涩明月末,何须湖水寡银辉

最后那湖水倒映不押韵的世界
已经离去,发现月亮没有了
雾气缭绕,如同在山中的房屋
不需要设计和什么风格,
它们安逸在同样的雾气之中

人们都是顶着雾气回家或者出门
他们将自己丢弃在某个窗外
某个田野,某段美化了的回忆

这惊人的相似,眼球体与月球
忧伤与湖里的倒影,本身没有什么过错





法官与穆尔的鸵鸟

 

坛子在山上,鸵鸟在奔跑、孵蛋
那些鸢鹰所消化的,
是他们的傲慢与无知,
政治家审判法官一般的残酷
相比之下,清晨的青草与青翠的芹菜难得干净
遍布山丘与田野,鸟蛋是一样脆弱的
田纳西的坛子向着天空张着口,保持它尊贵的沉默
这些熟悉的不熟悉,各自寻找家园
平庸的瓦勒度在法国南部逃遁,
波希米亚的农夫们,低头开垦山中的珍宝
英诺森的人马迷失在进山的路途之中
高山里面没有高度,有的是一片空旷,一些没有名字的生物
静穆,迅猛猎食或逃跑,耕种,在诚实的遗忘之地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