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女巫的酒坊

◎呆呆

《春日微言》

◎呆呆



《春日微言》

 

一、荒

 

多年前我们集体讨论剩余价值
群山含烟,这国度如此自由,女孩如蒲公英
被风吹向四面八方

我们没有母亲。我们的父亲,是桑树,松木
还有水中的细鱼
经过城市。陋巷中渗出旧时之美,桃花乱其阵脚,庙门前红男绿女

丰臀肥乳
其中有我的咪咪。她细眼,瘦腰。眉毛稀疏,淡如白云
多年前。春风剥尽草色,少年滞留山顶
寺庙远走他乡
咪咪。收到信后不要即刻展开


二、雨水

 

鸟巢悲鸣。
女巫往甏中投入细枝,蟾蜍和去冬的红果。八角梅其实是一种蝙蝠

说书人乃我师傅
闲时帮人杀猪为生:一刀割颈,江水滔滔

两刀提头
月亮浮在身旁
漂来漂去,心神有些冲动

 

三、杜鹃


在田埂遇见高中同学,脸红得很。旁边有人拔着青草
推着单车假装看坡上几棵桃树

落日缓缓下沉
坟墓渐显峥嵘

扛铁锹的人。往地下吐一口痰,将几坨泥块
摞上坟头

衣物微湿,水面浑浊
小卖部亮起白炽灯。一路桃花粘人,不去理会它


四、有误

 

送口信的人是个哑巴
急啊。他指着自己,又指着木窗;指指枇杷树,又指指檐雨

不能再等了
身后蚕声沙沙。已经吃光日影
墙头草颠来倒去

夜里水鬼嬉戏,溅起水花。看了一会儿闲书,觉得双眼被手蒙住

不敢言语
听到松果滚落台阶,做了风流鬼


五、渡

 

深夜下山
扯开喉咙嘶喊:猛虎归山,山月当头
雨势如重锤,杀气腾腾四处造业

路遇吹打队伍。四野都是樱花
松树横笛,柏枝照亮。偷来的皮囊,闻春韭之香,无端伤感


六、城南

 

早晨起来洒扫。小心绕过蛛网
昨夜酒色当道,满眼浮云。

所谓春树烟雨,绕梁三日,溪边杂草参差,野花开得凄清
竹匾里菜心蜷起身体

几何学很有意思
所谓窗子,所谓蛮腰,所谓三角定律

路遇良人。略停得一停
嗳。你的长衫已爬上苔色;被从前借走的月亮,慢悠悠走过石桥


七、风声

 

吊死鬼寄住在枯木
水鬼卧于草茎。星空饿殍遍野,放出一群群“噬心”的小虫

一个人走在旷野
悲伤把他稀释成晚照

我曾吃过茅草的根茎:那种甜味让人羞愧
“浮生若梦,万物逆旅。”

春夜宴请何人?
何物?这嫩寒的孤寂一动不动。你要确信,闪电深藏地下
我们没有父母。在地球上,从日出走到日落


八、烟雨

 

当然要定义。
当然。眼前等于空谷;腰肢接近素心;黑猫蕊蝶就是青花

池塘是“一”
夜晚小于月亮。
河流将我们冲刷至此。面目泥泞不可诉说

泥土在天上乱飞,稻黍没有形状
英雄主义不可诉说。酒色百步穿杨
杀人者手执莲叶。兄弟你睡在水上,几乎是一枚落日

 

九、蜃楼

 

碰到了某个虫子
刹那芳华。饮酒时有些失神,你卷起帘子,调皮地看着一树梨花

说:清澈啊真清澈
爱妃。你腰肢如水弯向春日。细雨绵软,仿佛几世轻愁

王朝的古道
颤抖着抱紧树根

此室如斗。瞥见墙面上万人争斗,一时王一时寇
天色渐暗。南方来的宫女削肩,脸小如野花。低手将烛点燃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