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沙集1161 - 1175

◎冯青春



泥沙集1161:有一滴水

有一滴水。反复击在铁栏杆上
从8点到10点。这是一个漫长的时间
我躺在床上抽烟。看着它一次一次地
把身体撞碎。然后飞散消失
我知道这只是水而已
天气预报说。未来几天将有阴雨
也即是说。这样的水还会增多
它们击打铁栏杆的行动将继续

泥沙集1162:下雨天修鞋。不知不觉修饿了

下雨天修鞋。不知不觉修饿了
拍拍手站起来。给餐馆打电话
――喂。餐馆吗。给我烧个鸡蛋汤吧
抬头看见外面。雨不算大
但毕竟是秋雨。已有凉意
甚至是。可用清冷来形容
我喜欢这清冷。在清冷里
喝一碗热腾腾的鸡蛋汤。多好

泥沙集1163:宫殿

我已经老了。深夜里当我在宫殿里漫步
之前我喝了很多酒。我在打着酒嗝昏昏沉沉
臣子们都劝我睡去。都说王。快睡吧
然而怎么可能呢。远处是漆黑的雨幕
能听到雨打击瓦。打击树木草叶的声音
我还不能睡。我说。我的声音低沉
有一种不容质疑的威严涟漪般荡开
你们都退下吧。我朝后挥了挥手
我想让这宫殿空起来
这空荡荡的宫殿
只有我在其中踱步

泥沙集1164:下雨天

下雨天。当他们把鞋子送来时
湿漉漉的。他们和鞋子都在淌着水
他们这样冒雨赶来使我意识到
下雨天人们依然要穿鞋子
鞋子坏了依然需要修补
我顿时认识到了我工作的重要性
甚至紧迫性。和不可懈怠性
于是从床上翻身起来
果断地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

泥沙集1165:出门

有一段时间。我陷在一堆破鞋子之中
可以说焦头烂额。处于人生低谷
有一次。我猛挣着站起来
啊。你妈的。我嘶吼着抖落掉身上的东西
然后背起包。关上门。向车站走去

泥沙集1166:在压抑的环境里

在压抑的环境里。头一直低着
身体成弓形。身体里的山川已枯寂
已是一片灰败。峥嵘和咆哮已远逝
天已黑了。拉灭灯去床上躺下
在压抑的环境里。应该去睡
去沉眠。在漫长的黑夜里去孕育

泥沙集1167:没有人可以毫无支持的活下去

没有人可以毫无支持的活下去
夫妻。亲人。朋友。人们这样互相支撑着
年轻的单身母亲依靠孩子和远方朦胧的情人活着
深山里的修行者则终日沐浴着信仰之光
所谓孤独者。也是怀抱火炭。若即若离
从来没有人尝试离开。去更远的地方
去什么也没有的地方。去那里度过真正的一生

泥沙集1168:成人用品商店

有一次。因为要去拜访一位女性朋友
行前。我去光顾了成人用品商店
在背街的巷子里。门脸很小
但是粉色的装饰还是很容易认出
我走进去。那个男人正在打瞌睡
嗨。我向他打招呼。努力使自己不致于羞涩
他抬起头。说自己看吧。就不再理我
难道他以为我是个嫖客吗。这样想着
逡巡了一会儿。什么也没有买。我就退出来了

泥沙集1169:客观主义者

半夜里又开始下雨
漆黑加上湿让人不寒而栗
事实上并没有这么严重
有一阵摩托车声传来
摩托车手挺直腰杆
双手转动油门。轰。轰
雪亮的灯光穿透漆黑的雨幕
照亮草丛。照亮桥洞
一会儿他就回到家里
哼着歌儿他推开门
他的妻子伸手接过湿漉漉的雨衣

泥沙集1170:我正在吃一盘炒米粉

白瓷盘中
金黄的米粉
堆得尖尖
尖尖的金山
金山顶上
细细的葱花
如同春草
多漂亮呀
如今被我吃下去

泥沙集1171:迟钝的农夫

我对一个来探问我婚讯的人说。我在等她长大我太迟钝了。我说
这个时候我是一个农夫。节令是深秋
我戴着斗笠。站在收割后的山坡上
我不善于收获。我告诉那个人
我太慢了。每次都抢不过你们
吧嗒了一下烟斗。我眼里又开始闪烁火光
等下季吧。你看这土地多肥沃
年年都会有好收成

泥沙集1172:神游

有一个人。他想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去
但是他舍不得买车票。也不愿意迈动双脚
我告诉他。你可以神游。什么也不用花费
实际上。所谓神游也即是做梦
作为一种出行工具。已经有悠久的历史传统
尤其在古代。交通非常不便
人们常常突然闭上眼睛说。我要去一千里之外了
一盏茶工夫。又睁开说。我回来了

泥沙集1173:窗台上有一缕细风轻轻旋了一下

傍晚时。我站在窗口沉思了一会儿
说是沉思。毋宁说是发呆
某一刻我甩甩头。望向窗户外去观察天气
尚可。雨已停。天际中尚有清冷的光徘徊
还可以再修一双鞋子。我本能地这样判断道

泥沙集1174:月光照在床上

月光照在我的床上
曾经照耀过巍峨大山的月光现在照在床上
曾经徜徉在大海蓝宝石上的月光现在照在床上
月光大方地照在我的床上
白花花的月光。在我的床上

泥沙集1175:天晴了

天晴了。街上顿时热闹了
拉拖车的。牵小孩的
光棍伶仃的。都来到了街上
在屋里霉了几天
他们都有强烈出来的欲望
现在他们已经出来了
已经来到了大街上
拉拖车的正在往车上装东西
牵小孩的正在慢悠悠地东看西看
那个光棍伶仃的则有些莫名其妙
他自己也搞不清楚
金黄的阳光使他走走停停


返回专栏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