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亚 ⊙ 非亚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月亮之诗(25首)

◎非亚






《月亮》

某一天我沉睡了而月亮依然醒着
它带着女巫般的光芒,阔步走过我的上空
并用树

逗弄了我周围松弛的夜晚
我会常常被一个人
叫醒,在睡衣中
成为另一个影子,一个摇晃着
走向走道的陌生人
甚至像风一样成为
一阵烟雾
我踱向酒窖,或者一些更深的地方
一艘货轮把我带到海上
那里的海水,由时间组成
在甲板上我将被一个人
认出
它仿佛来自于前世
带着似曾相识的表情
映照我的面孔

1993,8



《孤独的月亮》

有时我一个人在房间坐着,都够孤独的了
但月亮,好像比我
还要孤独

我出现在阳台
它出现在天边
我低着头惊叹,它因寒碜
而闭上眼

风吹着
它身上已没有多少赞美的话语
我靠着栏杆,想象不出还能给它那些更好更美的词语

深秋了,至少我还有一张床,可以躺下
翻滚,在灯下捧一本书
在被窝里阅读

当我返回房间,不想再忍受它的哀愁
此时此刻,它独自一人,挂在天边
噢,它要熬到第二天的黎明

2000,11,6.



《二叔的月亮》

那年在乡下
我遇见一个人并把他抓住
朦胧的光线下,我发现
他不是二叔,而是正在升上树枝的
月亮

2001,7,8



《飞机上的月亮》

每一次站在阳台,总不免抬头
看一下天空

总不免想起,万里之遥的
意大利

想起2月10日深夜,到达米兰时的
一场冷雨

还有飞往罗马的小型航班上

那下面的灯火,和机舱外
又大又圆的
月亮

2001,8,7.



《树叉间的月亮》

从金大陆海鲜城出来,拿钥匙去开自行车
再推着,下降到低几个台阶的人行道

在一群桉树中间,是一轮远得不能再远的
明月,它的下面,是嘶鸣着掠过汽车和摩托的街道

2001,10,1-2



《月亮》

夜晚有它的重量,时间有它的
波浪,我的睡眠有
自己的形状。当灯熄灭
在枕头半梦半醒,我似乎也被
一些东西,抬离了地面
又像被老鼠一样的往事撕咬
吞没,我知道月亮
仍会缓慢地爬上天空
它静静地
挂在屋顶之上,看着下面的树木
山川,河流和城市
早晚有一天,它会把我抛弃
只照耀那些处女
未开发的土地
新生的事物
给它们光辉
而不再照耀我
日渐衰老的
皮肤,意志,心灵
平躺在床上的
躯体

2002,5,11



《月亮之歌》

确实是这样,没有人会阻拦我
但确实,能看到的月亮
是一天少于一天
这些天,要么热,要么下雨
也看不到月亮,飞过办公楼的屋顶
我仍然记得,那年坐飞机
从米兰去罗马,在天上
看到的月亮,它,太大了
像一只乳房
它的光辉,静静地
照在飞机的机翼上
有一次我加班回来,半夜,洗完澡
在阳台晾晒一条内裤
我把头,伸出门口,看到它
就挂在阳台外面
我想,如果有一天
我不存在了,会不会有几个喝醉的流浪汉
疯子,来公园撒野
洒一泡尿,咕噜地注视一会
扔下两个酒瓶
一堆烟头
或者,困得躺到草地。而他们头顶的月亮
会不会披头散发,穿睡衣
从湖泊的柳树上跑过
安静的大街,四下无人
四下无人

2002,8,6



《月亮》

又看见月亮了,不是一整个
而是小半个,弯曲的
在阳台外面
天非常黑
月亮也不够明亮,但这样
总比下雨要好
我穿拖鞋
拿着衣架,看到树木
静静地站立在房子外面
如果没有其它的事
我会独自一人
走在月亮
下面

2003,1,6



《月亮》

为什么现在只看到一个月亮
而不是两个
或者三个
如果整个天空都是月亮
明媚的月光,照临
街道

我也许也会像其中之一
脱离你
突然从树梢升起

2003,1,16.



《月光下的父子》

父亲带我,去一个叔叔家里吃饭
我跟着他
在一辆歪歪扭扭的单车上

甘蔗长得真高啊
挡住了我们可以看得更远的目光

泥路总是凹凸不平,要对付它们
可真得费一些劲

父亲在前面带路
夕阳在左边
跳舞

几个农民,在地里打点东西
准备回家
一些鸟儿掠过禾苗和树梢

叔叔的村庄,在地质队几公里以外的山边
那里,有一条小河
和大片的毛竹林

叔叔站在院子,等我们到来
晚餐的筷子和碗
可真热闹

当我们
从叔叔那里回来
田野一片寂静,月亮早已
在天边升起

我默默地,跟在父亲后面
月光下,他宽阔的肩膀
不停地在我面前
起伏
晃动

2008-9-23



《对月亮的观察》

晚上,我忙完了一天的杂事
赤裸上身,在黑暗中
回到自己的房间
此时阳台外面,淡淡的几缕云
围住朦胧的月亮
我打开门,站在晾晒衣物的旁边
对着空中的月亮观察
我想她之所以
只呈现不完整的半圆
大概是因为,和太阳的光线
形成一个夹角
这种不完美
其实也具有令人震撼的一面

在每一个日子中,无意义地
忙碌着
一些东西正在抛弃我
离我,越来越远
是的这一刻
我独自一人
沉默
忧伤
敏感地
观察月亮
但月亮在空中
如此高傲
冷漠
散发美丽的光辉

月亮

并不观察我
她只是
悬挂



2010-7-20



《月亮》

又一轮台风从太平洋赶来,混合着雷电
在傍晚降临,雨和云
遮挡住划过天空的月亮
我期待对月亮的观察
成为泡影
很多次,我在心中默念
“月亮,月亮
月亮啊”
尤其是最近的一次,我坐车
从外地回来
在高速公路的一侧,看到太阳
仍未降落,巨大的月亮
已高挂天边——
像一块冰
洁白,清晰
散发淡淡的光辉
当它真的开始发光,在夜空
犹如一面明镜
我观察它的容貌,没有一丝云
在房屋,树枝
和电线杆之上
显得多么纯净啊
只是我
那颗被世俗生活浸泡——
受过伤,困过惑
迷过失,思过考
犹过豫,蒙过羞
错过爱,掉过泪
暗过恋,痛过苦
疯过狂,矛过盾
反过复,迟过疑
胆过怯


从没有它坦率
明亮

2010-9-21



《操场上的月亮》

我出门
去附近五中的操场散步
迈开腿
绕着红色的跑道
像一个固执的疯子
围着一块草地
走上一圈
又一圈
我身体不断向前的时候
我的脑子却想到
某个人
某一件事
它们
不见得到底有多重要
只是我生命里
极小的一部分
旁边教学楼的空地
几个学生
在黑暗中练习跳舞
他们大概
在准备新年的演出吧
这么快又过掉一年
我必须习惯
然后继续
当我迈步
两个男人
在一个杂务房的门口抽烟
我绕过操场的一角时
看到一架红灯闪烁的飞机
而另一边的天空上
有一个令我惊奇的圆月
正高挂在一群
高楼之上

2010-12-21



《2011,11月11日,光棍节的月亮》

电视上出现了那个独裁者
我冲着他伸出中指,一次
又一次,操他,作为这个国家的公民,我
从未听过他哪怕半个字的演讲
他活在,用玻璃分隔的空间里,玩弄着权力
昨晚,在唐人文化园摇滚音乐节
一支又一支乐队登场亮相
声嘶力嚎,或大声演唱
人们围在下面,一些青年在那里摔头,摇摆
和跳舞,忘记了现实注入肉体的
痛苦,一对年轻夫妇把一个戴鸡毛面具的
孩子,抬到肩上
灯光明灭,不停地
照耀我的眼
我喝着酒,在一条妓女出没的大街
感受到一种被控制的自由
这不是错觉
而是一种穿透皮肤直达心脏的真实,就像夜空
它宁静地笼罩这城市,树木,房屋
窜过角落的老鼠,谈话的人们
和秘密的心
带着它的独眼,那一颗接近浑圆的
月亮
照耀这荒唐

2011-11-12



《月亮诗》

昨天下雨,今天晚上天气晴好
我一个人,带上钥匙
出门
想顺便看看
会不会碰到月亮

在五中空旷的操场,啊,这颗浑圆的月亮,正挂在
盛世联邦大楼的上方
明亮


像一面自动散发光芒的镜子
照耀周围的房屋,树木
以及一条从一个人的怀里窜出
跑到操场草丛的
小狗

而我,一圈又一圈地走着,那么固执
每走一圈
月亮就升高一点,我
抬起头,长久地
注视这古老的
充满哀愁的
月亮
想大声对它呼喊——
照耀我的心!
照耀我的额头!
照耀我的皮肤!
照耀我
因凝视你
而慢慢湿润的双眼!

2014/9/9



《月亮》

几天前月亮是红色的
后来它,像个明星
出现在各种报刊,微博,微信
和互联网站点
一个外地的女诗人
通过手机,叫我
观看月亮
我知道此刻,天空
正出现奇迹——
月亮,被一种阴影吞食
然后又
重新恢复完整

今天晚上,我
在操场散步,在跑道的尽头,在转弯处
猛然看到
挂在房顶的月亮
我笑了,我们好像彼此认识
在街头,在路边,在
一块草地旁边
又一次遇见对方
哦,你好
我生活中的熟人
邻居
社会主义国家披着头巾拎着铝制脸盘的妇女

2014/10/12



《月亮》

月亮像往常一样
走过大街
她在冲凉房
沐浴结束,穿着睡衣
而不是裙子出门
披头散发
每个人
在街上遇见她的
都停下来观看
就好像她是一个婊子
女神经病
或者忘了自己下一步要干嘛的女人
但月亮
一声不吭
只打算从A到B
到一个天花板有云朵的酒馆喝上一杯龙舌兰酒
高兴的话
甚至会窜上舞台
对着台下的顾客唱上一曲
一个留胡子的男人
盯着月亮
仿佛觉得她就是自己昨天晚上
失去的女人
他想献花
但月亮,像个高傲的女神
拒绝了这个男人
她知道
整条街的男人都喜欢幻想
喜欢在窗口偷偷地看她
对她吹口哨
梦见牵她的手
在角落
吻她
一个快要醉掉的酒鬼
搂着一根电线杆
放声大哭
每次她走过一棵又一棵树
都会激起一阵波浪
一架正在空中飞行的飞机
驾驶员从眩窗
用不停闪烁的红灯对她
发出暧昧的微笑
梦想下了飞机出了机场就可以
搂她的腰
月亮
不为所动
她想
这些没主见的家伙
他们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
到底与我何关
滚回你们的房间
去干你该干的
事吧

月亮这么想的时候
有一对恋人
真的明白了她的想法
他们在河边
手牵着手
知道她
不过只是一个被想象的光照耀的球体
没什么特别的
即使此刻
她看上去那么明亮
纯洁
浑圆
散发香气
像个女神冉冉升起
仍然是
没什么特别的一个球体

2015,9,27



《月光下…》

那个老头就住在我的楼下
每天,晚上
他睡着后
一扇蓝色的门就开始缓缓打开
从里面走出的死神
光着脑袋
穿着一件很宽大的衣服
手里
拿着一把剃须刀
在客厅里
走来走

或者摁亮了一支小手电
到冰箱里寻找什么
我透过楼板
看到了这一幕
屏住呼吸
没有吭

到了半夜
周围安静下来
死神坐在老人的隔壁
仿佛在思考什么
而在这个房间之外
月光下闪耀着微光的大海
在天空下
伴随着低沉的嚎叫
动荡不安

2015,9,28



《所略乡山坳的月亮》

在巴马县所略乡平六村的山坳我看见了正在升起的月亮
我跳起来,跟她打招呼——
哇,你好啊
女神
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
你还是像以前一样美啊
我今天刚开车过来
喝了不少米酒
你要去哪呢
回家
还是去你朋友或回娘家哪里
看啊,满天星光
正在夜空喷涌
一颗一颗
镶嵌在头顶
它们的光芒太微弱太分散太遥远了
完全比不上你
我大声地对着房间里其他人喊
过来看啊——
月亮
月亮
正在山坳升起
像刚出浴的新娘
披着婚纱
又安静
又羞涩
又高傲又超凡脱俗
那么美
之前
我们在房间前的空地
读诗
让诗对着夜色说话
吃烤肉
拎着酒瓶大声朗诵
声音通过山坡上的喇叭
传到山谷
在空气中回荡
我打开手机
在夜风中对着月亮唱夜空中最亮的星
当周围安静下来
碳火慢慢熄灭
月亮
在山坳上升得更高了
她跑向杉树林上面
扭头看了一眼
撇撇嘴
奇怪下面的山谷
酒厂空地上的这个家伙
为什么会像蚂蚁那样发狂
她想,你唱的那些歌
说的那些话
你手舞足蹈大喊大叫
到底与我何关
你,还是做个好梦
洗洗睡吧
洗洗睡


2015,10,8



《月亮穿过大街》

月亮穿过大街
又一次带来去年的消息

有人站在土坡
折断一截向上的树枝

老鼠趁着黑暗
横过马路

一个青年踢着一只易拉罐
大骂着想找人喝酒
打架

老年人的枕头,压着棉花与回忆
一根烟囱在夜空一直
冒烟

我从小区出来
走在一条人迹稀少的马路

月亮穿过大街
路边的芭蕉树像哀伤的女人
一幢出租公寓的阳台
又传来飘渺的歌声

死者在有月亮的夜晚
纷纷从墓园跑出
他们在沥青路上,滚动一只又一只圆形铁环

我关上大门
返回六楼的房间

离我二百公里的大海,在鱼群和海妖的扭动中
动荡不安

2017,2,6~8



《夜晚的光临者》

在一条街上
有两个人走着

相互拉着手
肩并着肩

有时沉默
有时低声交谈

有时踢到一颗石子
有时绕过低矮的
篱笆和灌木丛

我看着他们
在路灯和墙壁下
走上一段斜坡

手拿一束玫瑰
背着一个挎包

而我并不是一条狗
跟在他们身后

我只是树梢上的月亮
夜晚的光临者

赞美地面
那极其微小的摩擦声

2017,7,7



《我遇到的一个美人》

有一天晚上我看到阳台的地板极其明亮
拉开门
看到空中,悬挂着一枚月亮

我搬了张椅子,坐在阳台上
面向夜空
有时闭上眼,有时又静静地
注视这个女王

那一刻我光着上身,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给她
也没有突然地
被它激发出一首诗
更没有大声地向她打招呼
嘿,你好
美人

2017,6,16



《芭蕉林上方的月亮》

月亮看起来没有什么决心
去照亮这个黑色素过于稠密的夜晚

芭蕉林领会了它的心意
有气无力
不再长出任何一片新的叶子

路边的银行培训中心大门紧闭
看不到一个青年学员

石头砌起的挡土墙之上
有一家“致青春”的本地菜馆

我想象有一天呼唤几个写诗的朋友
在哪里喝一顿大酒

结束了一次散步之后
一个女人,用铁桶里的水浇灌新鲜的蔬菜

我作为新兴村附近的一个居民
抬头,向暗淡的月亮打了两声招呼

2017,9,10



《月亮》

月亮会在早上
飞离这个世界
在白日重新来临之后
它会让自己
隐藏在树梢和看不见的屋檐上

但现在,午夜时分
暴雨带来的乌云遮挡住空中的一切
月亮也因此
不再从空中冲出
在阳台上和我会面

而在某种感觉存在的地方
月亮会重新出来
比如在葫芦鼎大桥的上方
在新兴村街道的转角
它会重新
悬挂在芭蕉林的上空
或者我一个人散步的的头顶

2017,6,19



《月亮》

月亮总是温和并且微笑地看着我
月亮总是散发一种母性光辉
在新兴村,月亮总是
从东边升起,静静地悬挂在我阳台的外面
当我站在地板,扶着栏杆注视
它朦胧而永恒的光亮
一直从天空,照耀到了我的眉毛,头发
和弯曲的手臂

2018,3,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