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看自己

◎路云

自动调频

◎路云




 
晚饭后沿环湖路快步走过
一个独行的老头时,他手上的收音机
突然停播。
两只耳朵一下立了起来,
播放声在十步开外
再次传来,我确定那台收音机
有着蝉的触角
但它们都没有发现,在收音机停的
片刻,我成功收听到几声
蛐蛐叫,沁凉的,
与左前方伪装成大树的发射塔无关。
 
2018/8/15
 


返回专栏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