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楚 ⊙ 妩媚归途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与人间隔着薄暮(组诗)

◎西楚



◎雉鸟

一滴雨水落下,惊飞雉鸟
这对枪管的远房亲戚
往晨昏交汇处
拜访流水,和积雪

它们在途中交拜,和鸣
又不得不,分道扬镳
把彼此作为死亡的信物送出

它们随雨滴返回天空
一曲悲歌,在传唱中
一路低头,寻找唱歌的人


◎木质的亲人

树木曾有亲人,在太阳下
骄傲地,做大地的主人
传说在口辞中燃烧,在火堆里
熄灭

树木的本性里,柔软的部分
是灰烬的前身
它们曾披甲,站在世界中心
看亲人和星辰散去


◎露水

众人的故乡,在遗忘中
拼命地,把一只萤火虫擦亮

露水梦见江河,从澎湃到呜咽
有的变暖,有的变冷

有的,在生死的怀抱里
任由大风吹奏


◎巫语

不能揭开的面纱
是人间的黑幕,包罗着欢愉
和苦痛,不知下一秒
将有什么被说出

那些漫长的夜晚
和旅途,背叛和忠诚
似有转机
瞬间又千里之外

哀伤如落叶纷纷
水上有人隔空问道
山间有声,用苍凉作答


◎大风

赠我群山,群山巍巍
胸怀是庞大的收容所
赠我密林,林中有人形之兽
吞吐虚无的骨骸

大风播撒黄金的种子
人在山中,种不会弯曲的树
日月和星辰步履匆匆,带走
天空的灯笼


◎苍茫曲

有人唱歌,整夜地唱
苍茫曲,从枯草里长出
从斑斓的兽群跑出来

“你好,时光
我愿用身体与你交换
落霞,甚至成为落霞本身”

寨子无言,每一座木楼
活着石头和草木的替身
浊酒融入山溪,用流逝的方式
洞悉人的悲喜


◎收割

分开茅草,镰刀在腰间
扮成一面镜子,看见前世

收割者坐在山顶
口中的兵马,等待一声号令
来生模糊,大雾中
远走和到来的人,交头密谋

一把老镰,在弯曲中
分割自己的孤独
我向过客拱手
不问来处,亦不问去处

白云在山间铺路,一直铺到
天空的前庭


◎怀抱

在山上等待的
除了松树,白茅
还有温柔的老虎

风起于无形,歌唱到无声
这一生,是醒不来的梦
梦中,送走了故人和敌人

燃尽火把和星辰
依然看不到山路的终点
余生用来等待
人心紧缩,我依然相信
怀抱辽阔


◎野牛群

有人一生追赶野牛群
赶着赶着没入其中

这群太阳的影子
铺满山谷,它们是罐装的泪水
超载的江河,在身体里翻腾

野牛群跑过,遍地火种
蹄声高过尘世

有人一生在世间唱歌
唱铁的故国
故国里有人吞吐风暴

时光总随夕阳西下
天空倾倒黄沙
我准备起身,去追赶野牛群
它们已归于沉默


◎枯骨

群山是无碑的墓地,所到之处
一半是枯枝,一半是枯骨
捡柴禾的人失声痛哭

“它们的来路
洒满热血,山间清冷
时光什么也没有留下”

我们把交谈,让给了沉默
两个树蔸,面对满山的树木
两个沧桑的老人,看着遍地子嗣

下山时,我留在夕照里
他背着烈焰回家


◎迷途

大地的孤独之舞
在虫鸣中展开,迷途的人
把灵魂交给山石,林木
时而刀背藏身
时而混入落叶的激流

一只鹰在落叶之上,扮演
眼泪流干的送行者
前世铺路的人,今生在路上
棺椁藏于尘埃


◎白发

我以白发盖住胸口
群山说不出话来
如果说出,是一条瀑布
垂向人间

在腊尔山,流水回头
石头走下山坡
火把还在黑夜逗留

一位老人站在山腰
手中的刀子
一把插在胸口,一把插进土中

骨头上磨刀的人
身子薄如草叶,风吹发际
又落下雪霜


◎薄暮

心有哀鸣,雪片落入山谷
我以腹语回应,寒意刺刀般立起来

抚摸过死亡的手,是热的
仿佛刚刚从人间抱走了火炉

少年瞭望垂老
光阴光脚赶路

云雾沿途缠绕
我与人间隔着薄暮

2018、8、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