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热爱的初始》等十首

◎王西平



我们热爱的初始

今夜,我知道
焦糖之黑裹糊的野火
如此燃烧变为可信的诞生
抑或知道的你,令我写下了
引吭的第一行 

这些文字
像涂抹了鸡血的石子
午夜自动翻滚
一段故事开演,花瓣疯狂开裂

熟睡的婴儿,落入自身
吮吸,我们热爱的初始
并同晨曦升起
湿漉漉的拇指变得极为俏皮
仿佛低语,迎着暖光

记忆中的布鲁斯,进入尾声
人性的大善映射在幼年
恍然叶子般轻盈,落下
大美如歌
慵懒成猫


闯入者

江心取水,选择半夜
执念诱惑生命粉红色的夜啊
如春风不度三生三世

大水抵达静物深处,或携带茶香
操纵我们宽阔的内部
而窗外,鸟在鸣叫
似枝条晃动围捕的光

毫无意义的,追踪
与永无止境的人展开较量
一粒焦糖的深处
显现出令人超级喜爱的黑甜

百般尝尽,所有的闯入者
追赶一个仿生学恶棍
我们在一个未名的城市里
浸染了露水和霉




立于生物中间


这边有人投胎
那边黑灯在瞎火
此生无憾事,不慌不忙,不必
那一瞬桃花归于第二日
白天猫们洗脸,你尝到的是一种
洁净的甜
仿佛习惯于活着

甲方的饭桌
乙方的童年场景
烟灰里的小块……
不可或缺的滋味
在最深处,闯入者
立于生物中间
即便生命垂危
忘不了擤鼻涕

湿光打进来
抑或把灰尘堆在头顶
懒得清扫,且看镜子
只是为了取完整的,模样
人人在信仰中
攀比
不可反照的存在
如此虚伪




择良木而熄


茶余饭后,对影三人
用大炮击打一只蚊子
靶心失重,脚踝嗡鸣

吸血的天空,安放花冠
牧人归来写下一个秘密
关于庄稼,与践踏的核心

村野轻风,十分烧脑
所有的羊
清醒地,发出了咩叫

群星炸裂,灰烬入喉
也许今晚就能回到山中
择良木而熄,湮灭自我

瘪球无聊数以万计

田野里,烟气蒸腾
仙境不过如此,人间
走一遭,也是雾水一头

到处是土豆茄子
和青椒,一地三鲜
掺和着骨灰烹调

活人掌大勺
溺亡者用酣声呼救
用和颜悦色攻击舢板
木桩噗嗤如鬼

爬上水岸,顷刻切换为人 
吃撑了本无事事
仿佛天堂
就是你们铺在水上的未日
放眼望去,瘪球无聊数以万计

日光自扰,流水常新
同行的人,吻我
然后,彼此相忘于江湖





烧脑之夜


茶余饭后,对影成三
用大炮击打一只蚊子
靶心失散,脚踝嗡鸣

吸血的天空,安放花冠
牧人归来写下一个秘密
关于羊群践踏庄稼

一头山羊,不,所有的羊
以最清醒的方式,发出一声咩
村野的风万分烧脑

群星炸裂,年华未晚
也许今夜就能回到山中
择良木而栖,隐没自我

一座山之味,不见得有多混乱

人人都是神,立于山头
历经诸多磨难,谁谁又是
世俗之子

喝多了,鼻翼上照旧竖起酒瓶子
泡沫掀起峰顶
香草混和着牛粪冲出云幕
神啊穹宇之上,躬身人间
用弯眉砍下了胡椒

是的
一座山之味,不见得有多混乱
这里的秩序,并非如风所见
亦非一个四季百万个春秋所持有 

阴翳之下闪烁着幽暗的蓝光
夏蝉藏于无聊的白金
一只紧随主义的螳螂
和一只紧紧随主义的黄雀
他们的身后,草木好深
 
我相信
真正的好味道
终将炸裂在山中
但宇宙不会为此变心





安放如初


锤落下,冷艳如铁
保持呼吸,静物安放如初

果壳里,自持的小小机制
如黑星星运转,穿越山海
似乎没有及时撤离的童年场景
亦是如此

震颤之下
这颗水滴状的房间毫无动静
恍然头颅低垂于秋景,姹紫,嫣红
却又转眼遗忘,绚烂不再

逆流而上,哭泣如血
你我心声映照着船体,黑白两隔
如同区间测速,生命依旧

不要退回死亡的核心
那里万物冰鲜,自持慵懒
那里苍天如王,菩萨如帝




十四行热爱说


我们热爱的碎银搁在腰窝里
时光顷刻迟缓,软烂

每一朵云浸染上太阳的光彩
天空显现出格式化的清纯
唯有风知道,寂寥的代价

    
我们热爱的梵高站在高窗上
情人们的晶体,灼心潮涌
星空与荒原,被推向沉甸甸的高远

忧郁的列维斯特劳斯
你的蛛网集市,牛羊遍野
蚂蚁日渐成群,岁月干净轻呤

我们热爱的纵欲之马,成双结对
在谷物交易之所冥想
点燃了大蚕蛾的绿尾





阴湿之地


万物嗡鸣,碗中曲唱
你的喉咙充满决断,翻手悬崖

诱你攀爬的木梯凋零
草叶如雾,而你并非如此

眼睛,趟出这滩苦水
凝视风中亦如一桩佛事
不想助纣为虐,退回温和的巨木
和钵响

斗转星移,没有人可以移除
你的仰望,献给了野火的夜
热烈的夜

我们曾经是,森林
略显疲倦的阴湿之地
仿佛水气拍打的鼢鼠


返回专栏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