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云 ⊙ 七月的海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光影间(10首)

◎七月的海




◎中元节之夜

月亮不明不白地挂在树梢
冷气越来越重了
几乎深达一个人的心脏

散步的路上,一只陌生的小狗
两次追上我们
它一定也看见了什么

中元节之夜,我紧张地
撕扯身上的月光,我的身上莫名的
结了一层冰霜

那时周边的空气振动着一个
陌生的磁场
一些诡异的光斑,纷纷跌落

而河对岸,那些黑色的
和白色的影子
一直在呼叫亲人们的名字

那叫声如河水般急促
它们以为自己
还活着,以为大家都还活着

啊永生多么美好
可是亡灵们,毅然向着尘世
投生而来


◎平衡术

在白日梦中顽强地飞着
我以为自己是鹰
是雁,是飞机

可我仅是一张报纸
偶尔被风驱动

在坠落之前,我又重温了一遍
报缝中的那则小故事

我对自己说:
“事物的一生
总是要找到一种平衡关系”


◎光源

他陪着月亮走了一程又一程
如今把自己
送进了这一片人生的洼地
他凝视着眼前
再一次认领了这份孤独

“我必须……孤独”
他在沉默之后微笑,生活有时候
就像他熟悉的锅炉本体
——密闭、燥热
但也总有几处打焦孔
和观火洞,让他深深地
透出一口气

借着昏暗的灯光
他正在给锅炉安装一架声波吹灰器
在一个封闭的空间
他适应了生存的盲点
——工作、生活、家庭、孩子
他时刻都在体验人生,并借助内心的光源
给予不同的照射


◎美是无穷尽的

在白色中呼叫你的名字
为什么你身上全都是云朵和浪花?
这一刻,大海退去了铁幕般的沉重
小岛在海水上漂浮

白帆、白鸟、白云
一切看上去都那么轻盈
我相信在渤海湾,我们都可以飞起来
成为白云一朵
或者成为一只洁白的海鸥

你看那么多鸥鸟在飞
它们滑翔,俯冲
凝结成我眼中
一片独有的光芒

美是无穷尽的,在渤海湾
我多么迷恋水天一色
这首屈一指的风景,让志薄云天的你我
又一次误入歧途


◎所幸

我更喜欢梦中的自己
她总是有所为
有所不为……我更喜欢梦中的世界

每次醒来,我的心
总是“咯噔”一下,涌出一滴
人的眼泪

现实世界是让人焦虑的
所幸,我每天都能回到梦中
待一会儿


◎当仰望成为一种暗示

它把一树的槐花推举得那么高
我再三仰望
再三伸长手臂
都不能触到那些斑驳的光阴

其实我手捧那些花儿
又能做什么?它们枣花一样细小
并不能装点我的梦

如果抚摸不能带来愉悦
那就不如遥望
不如等它们某天突然簌簌落下
落满我的衣衫

其实我一天天在槐树下散步
不仅为一树清香沉醉
在这里,夏天的风可以带来
清凉的真理

树上的鸟儿也不时地
撒下清凉的歌声,而当仰望成为一种暗示
我突然很想停下脚步
我想安静地坐下,坐在树下休息


◎梦中的山寺
 

一层层地蜕去迷雾和闪电
一层层地醒来,在梦中的山寺
是什么让我如此激动和神往
是月亮那轮天才之作
还是星空的呼唤?
 
当我从那些带电的经文里醒来
那一刻仿佛有谁
在远远地凝视着我,我会突然
为冲出身体的那道闪电
而不安,也会为曾经自以为是的理所当然
而更加不安
 
可是在梦中的山寺
当我一层层地蜕去那些迷雾和闪电
当我一层层地醒来,那一刻
仿佛什么都消失了,真实与虚幻之间
只有我在闪闪发光,只有我浑身承袭着
如来迦叶的佛光和温暖


◎光影间

光影迷离中我们置身于四月
明亮的清晨
鸽子飞离完美的巢穴
以寓言的形式
在大地上留下投影
世界波光粼粼,迎接我们最清澈的凝视
那时,天空中一枚薄薄的月亮
有着清白之美
而朝阳,有着喷薄而出的壮丽
这两轮生活在天空中的物种
是多么不一样啊
而同时仰望它们的你我
又是多么一样
你有一轮唯物者的旭日
我有一轮唯心的月亮
它们彼此映照,消解着我们半世的惊涛骇浪
可是后来
当我望着空中一群白云的影子
悲伤忽然涌上心头
很多时候,我也只是想如大地上
那片初开的牡丹花一样安静
望着流云变幻的天空,安静不语


◎映照

月亮有浑圆的美,落日也有喷薄而出的美
此刻它们多么一样
我们多么一样啊!我有一轮唯心者的落日
你有一轮唯物的月亮,它们彼此映照
消解着我们半世的惊涛骇浪
此刻你我内心金黄,浑身散发着柔情的波光


◎映照

鸽子飞离完美的巢穴
以寓言的形式在大地上留下投影
世界波光粼粼
迎接我们最清澈的注视

那时天空中一枚薄薄的月亮
有着清白之美
大地上一群初开的牡丹花
有着静默之美

那个早晨,你有一轮唯物者的太阳
我有一枚唯心的月亮
它们彼此映照
消解着我们半世的惊涛骇浪

注:今年4月,我写了一首《光影间》,几天后我把它写成了两首《映照》,并且把这三首都保存了下来……一首诗歌总是在不断地修改中,一个诗人的强迫症,就是这样练成的:)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