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8年8月)之三

◎伊沙




《镇巴行》(组诗)

《最初的陕西》

小时候
送父母出差
望着他们把写着
宁陕、宁强、镇巴、佛坪⋯⋯
字样的物资
搬上解放牌大卡车
陕西在我心中
初成地图


《秦岭山中》

车子穿行于秦岭山中
山林间的小屋隐现
让车中的诗人
想起了什么:
"听说某某跑到
山中隐居了⋯⋯
"这不是自绝于
城市、人群、现代诗吗?"
我说



《去镇巴》

陪艾蒿返乡
才知他真是
从大山里走出来的
现代诗人
口语诗人
这是把不可能
变成了可能


《镇巴》

大巴山中的县城
一条清澈的碧水
穿城而过
被一个诗人
命名为"量心河"
正是此次
邀请我们
前来的诗人



《缩影》

从长安到镇巴
从北方到南方
一路上
车里播放的
全是顶级的
欧美流行乐
以鲍勃·迪伦为主打
这是一个
青海草原长大的
孩子
还有一个
大巴山中长大的
孩子
自我教育
自我拯救的缩影
向中国的中央山脉
秦岭高调宣示着
在这个国家
在这个时代
一个现代诗人
是如何炼成的



《咏竹林》

竹林深处
清凉渗人
斑驳的阳光
闪烁着
失传的
《广陵散》



《蓝》

大巴山的天空
就是蓝本身



《路遇》

昨天午夜
镇巴县城
长安诗歌节
结束以后
当地诗人
把我等
送至宾馆
路上碰到
另一帮
当地诗人
赶紧解释:
"来了几个
现代诗人
所以没叫你们⋯⋯
我猜
他们是写古诗的
一问果然是




《幸福》

看艾蒿给女儿梳头
知道这种幸福
我没有
又想起我曾给妹妹
梳过头
将来也许还会
给孙女梳



《偷来的素材
也得自己写出来》

在陕南乡间
一对男女
坐在瓜田里
女孩说:
"你再凶我
我就咒你家瓜"



《写于大巴山》

每当我来到我小时候
父母出差来过的地方
便会在心里对自己说
这就是我想他们
但不知道朝哪里想
的哪里



《视觉》

南方的青山
仿佛穿着军棉祆的
铁道兵
让一个北方孩子
心生非佛系的欢喜



《指》

车出镇巴县
见一屠宰厂
我指给聋哑诗人左右看
他指给我看
山上的大佛



《美》

小时候
很少听大人
说起什么地方美
他们从美的地方
出差回来
也不说那里美
由此可见

是吃饱了撑出来的



《在路上》

从石泉到宁陕
这一路段
过得不甚开心
我睡了一觉
丢了一个
诗的灵感

《师说》


车出秦岭
冲向关中平原
现代长安城
轮廓乍现
我对一路驾车的
90后诗人
我的门生
李海泉说:
"住在这座城里
写不好诗
就他妈亏大了!"

《名利双收》

此去镇巴
遇一狂徒
自封李白
将艾蒿封为杜甫
将我封为韩愈
还将班超封地
封给了我



《井底之蛙》

在镇巴
一个写古诗的人
三番五次告诉我
他是当世李白
我终于不耐烦了:
"你得用现代诗
来证明你是"



《红线》

在镇巴
最后一夜饭桌上
酒壮怂人胆
那个自封李白的
古诗控
妄图轻薄戏耍
口语诗
好!我他妈
死活让你耍不成



《最深的悲哀》

马在荒野
无人赏识
久而久之
自封为王
自欺欺人
马脸急成
硕鼠之相
灵魂沦为
井底之蛙
蛙变炸弹
专炸伯乐


《飞越疯人院》

去陕南的路上
海泉专注驾车
左右永远沉默
曼祺时睡时玩
我和艾蒿
聊得较多
仅就我们聊到的
十四年来
共同认识的故人看
这个世界
得是多大的一个
疯人院
那时我们
还不知道
在车的前方
在艾嵩故乡
正蹲着一个疯子
在等着我们



《行必归》

放飞的风筝
要收回
行必归
才有所得
在大巴山的
竹林中
我没有想到
我的家中
种类齐全的毛笔
都是竹子做的
回归书桌
放才想起



《再咏竹》

今年年初
我在西双版纳的竹林中
咏竹:"竹:南方的骨"
七个月后
我在大巴山的竹林中
咏竹:"竹:中国文人的骨"
所以大部分没有骨硬
极少数比骨还硬




《悲鸣》

汉文人在本朝
骨质缺钙的严重
甚于异族统治的
蒙元与满清



《酒量》

中国酒量最小的
诗人之一——艾蒿
荣归故里
三杯不醉
一杯啤酒
两杯茶代酒




《睡王》

人最瘦
酒量最小的
艾蒿
却是睡王
惠州诗会
现场作诗
《台风过境》
规定15分钟
别人都在写
艾蒿在睡觉
十分钟过去
醒来
写诗
不耽误交卷
在中国诗人中
说睡就睡
说起就起
比我强者
我只见过
这一个



《令人欣慰的发现》

在陕南行
往返途中
与年轻诗人
聊天发现
以好人自居者
全都失败了
伪善者
尤其骗不了年轻人
那为什么
老能骗到我等老皮呢
因为我们来自一个
伪善成风的时代



《圆满》

从人渣到圣人
以及中间的各色人等
全都领教过了
这样的人生方才圆满


《镇巴点滴》


在进山的公路上
在车中
我和艾蒿盘点了
长安诗歌节九年以来
五大令人生厌的嘉宾


有的人
见光死
有的人
见面死



国人最喜野狐禅



过度自负者往往
出于深度自卑
中师毕业就中师毕业呗
这个自封的当代李白
还准备加一句:
"与毛泽东学历相当"



《镇巴行》(组诗)

《最初的陕西》

小时候
送父母出差
望着他们把写着
宁陕、宁强、镇巴、佛坪⋯⋯
字样的物资
搬上解放牌大卡车
陕西在我心中
初成地图


《秦岭山中》

车子穿行于秦岭山中
山林间的小屋隐现
让车中的诗人
想起了什么:
"听说某某跑到
山中隐居了⋯⋯
"这不是自绝于
城市、人群、现代诗吗?"
我说



《去镇巴》

陪艾蒿返乡
才知他真是
从大山里走出来的
现代诗人
口语诗人
这是把不可能
变成了可能


《镇巴》

大巴山中的县城
一条清澈的碧水
穿城而过
被一个诗人
命名为"量心河"
正是此次
邀请我们
前来的诗人



《缩影》

从长安到镇巴
从北方到南方
一路上
车里播放的
全是顶级的
欧美流行乐
以鲍勃·迪伦为主打
这是一个
青海草原长大的
孩子
还有一个
大巴山中长大的
孩子
自我教育
自我拯救的缩影
向中国的中央山脉
秦岭高调宣示着
在这个国家
在这个时代
一个现代诗人
是如何炼成的



《咏竹林》

竹林深处
清凉渗人
斑驳的阳光
闪烁着
失传的
《广陵散》



《蓝》

大巴山的天空
就是蓝本身



《路遇》

昨天午夜
镇巴县城
长安诗歌节
结束以后
当地诗人
把我等
送至宾馆
路上碰到
另一帮
当地诗人
赶紧解释:
"来了几个
现代诗人
所以没叫你们⋯⋯
我猜
他们是写古诗的
一问果然是




《幸福》

看艾蒿给女儿梳头
知道这种幸福
我没有
又想起我曾给妹妹
梳过头
将来也许还会
给孙女梳



《偷来的素材
也得自己写出来》

在陕南乡间
一对男女
坐在瓜田里
女孩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