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阳 ⊙ 永远的南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墙的度衡

◎阳阳



不知从哪刻起就无法穿透一堵墙
我的手,我的血,我的心,还有日夜庸碌的时光
无法架设一道桥梁或打通一座隧道,甚至于
搭上并不癫狂的秋日的肩头

轻功比不过风,衣衫飘飘越墙而过
力气逊色于雨,攥拳水滴石穿
纵有月光般万丈佛语
也难以普渡拐弯的思想

干脆站立成一堵墙
一边长满梧桐叶,一边开满野菊花
母亲的电话又响了
吹来乡村零散的风雨……
2018、8、3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